丈夫在慢慢的改变


【明慧网2004年11月5日】修炼法轮功前,我是一个“半条命”,为什么这么说呢?因那时我患高血压、心脏病、颈椎病、胆结石、上消化道出血,乳腺几次开刀,家人的辛劳,手术的担心,经济的负担几乎拖垮了全家老小。修炼法轮功的几年来,我完全变了一个人,所有的病痛不翼而飞,丈夫和家里人都非常清楚我的身心变化,我深深的体会到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使我获得了新生。

可是自99年7.20法轮大法受到迫害以来,丈夫却在邪恶的高压下,无理智的反对我坚持修炼大法,指使全家大小配合他对我進行监督,不准我与同修来往。

一次,一位同修送资料来家,被他赶出家门,还破口大骂;我给退管办主任讲真象,人家向我要真象资料时,被我丈夫看见了,他就把资料烧了;我在炼功打坐,他把我拎起来,丢了我的鞋子,骂个不停,甚至要把我的大法书烧了。

对厂里的其他同修他也要监视,同修对我说,你知道你丈夫每天坐在厂门口干什么?监视我们行动。我叫他不要这样,他说是领导交给他的任务。我和同修第二次被绑架到看守所,要不是他出现,或许就没事(他回去一会保卫科的人就来了)。

我认真的对他说,再这样下去,你会遭报应的。可不,去年十月的一天,他上山捡菌子,从老高的山上摔下来,流了好多血,120拉他去住院了。后来他在病房里说:什么都不能乱来的。我接上他的话说:那是老天对你的惩罚。他无话可说了。

五年了,邪恶势力对师父、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让家里人也受到了蒙蔽和迷惑,诬陷造谣毒害了他们,使他们对大法、对我产生了一些误解和偏见。

我遵从师父的教导,他们对我不好,我不能对他们也不好。我找机会给他看些真象资料,他很不乐意;讲我学法后的好处他也不爱听。我想让他和家人理解我,我就多关心他们每个人,我很注意我的一言一行,多做些对他们有益的事,遇事先想到他们,特别在经济上,一点也不跟他们计较。渐渐的我感受到了师父对丈夫和家人的慈悲,他们开始有些转变。

一天,儿媳妇来问我要大法书看,我很高兴,马上把我最后一本大法书送给她,接着教她炼功,我们俩经常一起学法。她跟大法很有缘。

我向丈夫面对面讲真象,他不听,我就经常写点真象放到他床上,几天后态度有点变化,证明他看了。奇怪的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我在读大法时,他会给我倒点开水抬来,我说:“谢谢!”

他跟我亲戚、战友,朋友都说,我炼功以来,变了个人,不发脾气,身体好了。我突然悟到,这种人叫他看大法书是很困难的,就想了一个办法,叫他帮助“对书”。因我刚学法时抄了四本《转法轮》和《精進要旨》,他知道,是他给我买的笔记本。于是,我就和他商量,我抄的大法书可能有落了的字,最后一本大法书儿媳妇要走了,我没有书看,就叫他帮助核对我的手抄本有无漏了字,他同意了。我读手抄本,他“看”大法书。可不,问题出来了,手抄本中不但有落字,更严重的是落了一小段,当时他就批评我:你是咋抄的?可见“对书”的重要,有时他还叫我读慢点,看他这么认真,我很高兴。

几次老战友集会,他非要我也去,我说:有个条件,你同意让我讲真象我就去。他同意了,效果还蛮好!

我的朋友来家玩,一来就七、八个,他都很热情的接待,还给大家做饭,都说做得好吃,他更高兴。我给他们看大法资料,放师父讲法录音,他也不阻止,只是叫我把音量开小点。通过很多事情,我觉得他已经在变。

师父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只有多看书、多学法,在法上认识法,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