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摘掉了高度近视的眼镜,重见光明

是大法让我重新站了起来


【明慧网2004年11月6日】我是一个罪业深重的人,修炼前高度近视,腿部肌肉萎缩不能正常行走,我几乎失去了生的希望。

我苦苦求索,终于在1997年有幸得了大法。得法不久,我的身心就有了许多奇特的变化,从中体悟到师父的佛恩。但是自己修的并不好,看书是看书,炼功是炼功,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互不衔接,不会悟,不懂修。

就在此时,1999年7月血雨腥风的日子来了。失去了起码的修炼环境,我该怎么办?紧接着,压力从四面八方而来。单位、派出所、居委会轮番谈话,找麻烦。要收书、收录音录像带。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压力,我想到我一年多以来得法的经历和奇效,想到师尊的教诲:“……什么是修?你说好,我说好,大家都说好,那能看出人心吗?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看人心怎么样,有些心不去连佛都敢出卖的,这是小问题吗?”(《精進要旨》“大曝光”)我不能昧着良心出卖佛祖,于是我就和他们说:如果你们要听真话我就告诉你们“法轮功就是好!”接着我就把我的亲身体会和身心变化告诉了他们。他们有的说:那你就在家炼吧,不要出去了;还有的不表言辞扭头就走了。

对于这一切,我心中有点欣慰。但是我的丈夫总是和我过不去,不让看书、炼功,把我的书和磁带收了起来。我不悟,也不懂修,只是怨恨。一天早晨起来身体酸软,不想动,就没有炼功,躺了下来。谁知坏了。一连几天越来越不想动,饭也不想吃了,发起高烧了。实际上是旧势力已经钻了空子,不让我修了,但我当时不悟。这时丈夫更是凶狠异常,强迫让我吃药,叫上女儿们将我连推带拉强行送往医院,又检查、又输液。事后我懊悔极了,我这一关非但没过好,而且还给大法和师父抹黑。还给以后讲真象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认真学法,在丈夫熟睡后坚持炼功。师父在《精進要旨》“佛性与魔性”一文中,讲的太清楚了,我懒惰、魔性发作,没有做好自己,让邪恶钻了空子,给大法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这个教训深深的触动了我。促使我在以后的修炼中,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不学法,不炼功,要好好学法、对照自己,努力提高心性。可是不久,我的眼睛看不见书了,这一次我想,这是我的业力,是老师给我消业。将要“物极必反”了,又想也可能是邪恶的干扰,不让我看书。不管怎样,我就要看,看不见也看,拿着老师的书几乎眼睛都贴在了书上,也看不见。我心里着急,我想我的执著心太多了,坚持看,去掉执著,就这样,一天、两天、三天,奇迹出现了,我又能看到老师的书了,我心里说不出的高兴。是师父的慈悲加持,让我重见了光明,使我突破了旧势力利用我的业力对我的阻挡。就这样,更坚定了我修炼大法的信心和决心。我现在看书的距离也和大家差不多了。

在这几年的修炼中,我谨记师父的教诲,尽管做的还不好,但是收益很大,我自身感到越来越好,腿部肌肉也不萎缩了,左右腿一样了,腿也不疼了,走路腰板也直了,行动也快了,家里人看到我的身心变化,也改变了过去对法轮功的看法。丈夫也不干涉我学法炼功了。但还有怕心。

在住宅小区、在街上,碰到过去的老同志或亲朋好友,他们都感到奇怪,问我:呀!你现在不戴眼镜了,走路挺挺的,你的腿是怎么好的?有的问,你不戴眼镜能看见吗?我一一真诚的实事求是的告诉他们:我什么药都没吃,也没看,过去吃中西药、偏方用的法子可多了,都不顶用,这几年我就是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好的。我借此向他们洪法、讲真象,讲4.25真象,讲天安门自焚的漏洞,有的听了恍然大悟说:原来是这样。有的表示想学炼法轮功,我就把书借给他们先看。

今后,我一定按师父所讲的做好三件事,尽管我现在比起来差距还很大,但我决心努力精進,真正做好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履行对师父的诺言。

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