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贾红岩和刘连英等歹徒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4年11月7日】由于法轮功学员的正念正行以及明慧网的揭露,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表面上有所收敛,实际上仍在继续,而且花样多多,下面举例说明一些:

在合餐室,60元的合餐菜竟然是土豆、粉条、大头菜、元葱之类的,有时有盘炸鱼和花生米,但就其成本而言不到10元,管教还经常让接见的人买商店里的东西,如果不买就以各种借口不让学员往回拿东西。当一些法轮功学员写完声明后(注:一些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下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他们写声明的目地就是表明重新开始修炼),其大队的大队长和管教就不让他们往回拿东西,甚至停止他们和家人的接见。二大队的刘连英大队长和其手下的管教曾以各种借口停止法轮功学员和其家人的接见。

对于刚入所的新学员,管教们先装出伪善的面孔表明劳教所根本没有什么刑具,说那都是明慧网的诬陷,攻击和扭曲明慧网的事实。有些人相信了他们的谎话。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当所谓的说服教育不好使时,恶警们就开始破口大骂,采用强制手段,例如电棍、面壁罚站、不许学员睡觉、让其他刑事犯殴打学员等等。

现在一大队和六大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最严重。六大队曾于今年6月左右又迫害死一名法轮功学员;一大队对不决裂的法轮功学员,采用体罚、面壁、电棍、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的方式折磨坚定的法轮功学员。

二大队的迫害仍很邪恶。今年8月左右被绑架来一个法轮功学员叫朴生今,珲春市的朝族人,因她坚决不决裂,其管教贾红岩就不给她邮信。她没带被褥,贾红岩甚至不想把公被借她盖,以此来要挟她,后在别人劝说下没有没收朴的被褥。大队长和管教之间互相勾结,9月中旬一天大队长仁枫找朴生今谈话,第二天仁枫告诉贾红岩朴生今的认识不好,恼羞成怒的贾红岩把朴生今叫到管教室,当着刘连英的面先从头到脸打了她好多巴掌,又拿出电棍往她的头部和脸部乱电一气,旁边的刘连英不但没有制止反而叫朴生今好好站着别动,打累了的贾红岩让朴生今回去面壁。

有个叫刘丽的法轮功学员曾在贾红岩管制的小队,第一次进劳教所时被洗脑后放弃信仰,减期回家,后醒悟声明。今年8月左右被恶徒钻空子再次送到二大队。为此贾红岩非常不满,她认为给她丢了面子,所以怀恨在心,逼迫刘丽再次决裂。严加看管并安排邪悟者围攻了2个多月。任何一个管教都去找她的茬,只要稍不顺眼就添枝加叶的汇报给带队管教和大队长。期间9月14上午9点左右刘丽在教室里写字,被路过的于波管教发现报告给刘连英大队长,诬陷她在传抄经文。刘丽被叫到管教室,刚进去刘连英上前拳打脚踢外加电棍。刘丽正告她这样做是违法的,现在司法部门正在整顿,你们却仍知法犯法。理亏的刘连英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行为是违法的。2个多月的围攻没有使刘丽屈服,最后贾红岩让她以书面形式再写一份认识,刘丽把自己坚修大法的决心写了出来。管教和大队长看后非常狂躁,当天上午贾红岩在寝室里就把刘丽打了一顿,下午1点左右又把她叫到管教室,大队长仁枫拿出2个电警棍,贾红岩和刘连英一人一个轮番电刘丽,并用毛巾堵住她的嘴,电了很长时间。刘丽身上伤痕累累,眼睛也破了皮,不知是被电击破的还是被打破的,见她仍不屈服,贾红岩和刘连英也为了怕别人知道她们电击刘丽的事,于是她们把刘丽单独关在一个屋里面壁,并派一个刑事犯看着她。刘丽稍有举动,贾红岩和刘连英就骂看她的那个刑事犯,在刑事犯与法轮功学员之间制造矛盾,从而引起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对大法的不敬。

管教和大队长们让其他刑事犯看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如果学员互相之间说话或不配合不法之徒的安排,她们就责骂甚至以加期来要挟那些刑事犯,使得一些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造了许多罪孽。

贾红岩和刘连英还收取许多贿赂,有些法轮功学员在接见时让家人给贾红岩几百元钱,想让她帮买些日用品,可贾红岩虽给买东西,并未报实价,扣除不少辛苦费,口口声声说用自己的手机给学员家里打电话,自己多么无私,有时总用话点学员太抠门,意思没给自己上货。甚至在一些法轮功学员解教时并没有把其账上的余款给她,而有些学员也碍于面子人情,没有作声;在奴役劳动方面,不分年龄大小、体弱多病的都得干活,老年人也不例外,不能少干一点,恶警经常私自加班加点。

劳教所里的恶警和她们的头头们不断造谣,还在洗脑班上制造假经文。面对越来越多写声明的法轮功学员,邪恶之徒非常惊慌,谎言不断被揭穿,她们也愈加难以维持局面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