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处处显神威


【明慧网2004年11月8日】我们4.25去北京证实大法,到中南海附近找到了同修,刚坐下就有同修说:刚才有法轮在空中旋转,有大有小特别好看。同修们都非常激动。

2000年4月,我去北京证实大法讲真象,被恶警把我送到天安门派出所,县公安局驻京办事处将我领走,让单位和家人把我接回,恶警罚了我们家3000元,才让我回家。从这以后单位和公安局经常到我家干扰和办洗脑班。

在2001年9月11月份,县“610”几次闯入我家,我都用正念将他们赶走。单位安排两人天天到我家,把家里闹的无法生活,丈夫也无法上班,全家老少都吓得心惊胆颤,单位非让我写不去北京的保证,我给他们讲真象,他们说鸡蛋什么时候也碰不过石头,我说石头永远碰不过“真善忍”。他们起来走了。

从此以后我流离失所。我在住店登记时,手和整个身体都是麻的,我想不管它,万事随其自然,可是我的心神不定,觉得不对劲,应赶快离开这里。我坐车就走,刚到火车站,售票员广播:到南方去的火车现在开始检票。我问检票员上车后补票行不行,她向我点头,我赶快上了火车。下火车后出口要身份证,站口有四个恶警,我发正念除恶,等我走过去,恶警也没注意。我堂堂正正出了车站,有个女司机主动招呼我,并把我送到要去的地方。如此的顺利,感谢恩师的帮助。

2002年4月,我又一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邪恶绑架到派出所,让单位领回,把我送县看守所。我想,到北京证实大法是最伟大、最神圣的事,不能叫邪恶任意迫害,一定要闯出去,请师父给我加持,我出去还要救度众生。在被关押的第三天早上发正念时,师父点化我赶快冲出去。我开始绝食,一吃就想吐,我出现了高血压的状态、摔倒在地。他们把我抬到床上叫来狱医,一量高压220,低压120,右半身不能动。从此我不起床也不动。十几天过去了恶人还是不放我出去,早上六点我下地又摔在地上,狱医一检查:高压240,低压120。他们只好通知家里把我接回家。在恩师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闯过了这一关。

我回家不到2个月,单位和“610”八个恶人闯入我家,叫我去公安局说有事要谈。我不配合他们,立即发正念,我说我叫你们迫害成高血压还没好,不去。我给他们讲真象,不要给江××卖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他们一下就好多了,不象刚来家那么恶了。他们让我的孩子叫医生给检查,我说:我们不叫,你们找医生吧。他们把医生也叫来了,但没等看病,他们就转变过来了,叫我在家好好养病吧,不要出去,说了几句客气话,灰溜溜的都走了。

2003年8月,我骑摩托去山区送大法资料,返回的路上不小心,叫邪恶黑手钻了空子,连人带车摔得很远,公路的一侧就是深沟,真是太险了,幸亏一块大石头挡住没掉到沟里。有个好心人过来帮我把摩托抬上来,让我到他的饭馆里洗了伤口的血。我骑上摩托回家,到家不一会腿就肿起来了。家里人为我担心,都叫去医院,父母说如果不去医院,要残废这一辈子就完了。我说没事,我是炼功人,残废不了,大家放心吧。我一条腿全是又肿又黑的,第九天早上我发正念时,天目中看到有一个人给我擦伤。从那一天起,一天比一天好转,很快就好了。以前我的家人有不相信大法的,这次我的腿好的这么快,他们才真正的认识到大法的威力。

还有一次,我从山区骑摩托车回家,等回来后一看,摩托声音不对,赶快去修,打开后,发现里面的轮错位了,轴進去半寸长,早就应该轮飞车倒了。是师父的保护下,使我安全的骑回了家。

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只要正念正行、正信,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做好每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一定要走好最后的每一步,不要辜负了师父对我们大法弟子的期望,不要辜负了众生对我们的期盼,让我们共同精進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