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无病一身轻 遭迫害正念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11月9日】我于1997年6月16日得法,这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一天。

修炼大法以前,我身体不好,严重的胃病、高血压、右半身发软、头晕等病症长期困扰着我,常吃药却不见效,家里大部分钱都让我看病了,给家人和我本人造成很大的痛苦。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出现了神奇的变化,一种神清气爽一身轻的感觉,胃病、高血压、半身软等病症一扫而光。从此以后,我再不用吃药。

为了给附近学员提供学法炼功环境,在我家组织了50多人的学法小组和炼功点。早上4:20─6:20炼功,晚上7:00─9:00学法。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我们最愉快、最幸福、最难忘的一段日子,六七十岁的老人从不识字到会念书学法,老年妇女大多数来了例假,原来一个个有病的身体都变得一身轻。

1999年4月24日,我们听说天津大法弟子因到报社编辑部澄清事实而被警察抓捕的消息,当夜就去北京上访。4月25日早6点,我们到达中南海西门。很快有全国各地大法弟子来到这里,要求中央领导释放天津关押的大法弟子。下午6点左右,我和几位同去的同修看到西边天空许许多多大小不一的法轮在旋转。看到如此壮观美妙的景象,我们非常激动,从心里升起对师父对大法无限的敬仰,更加坚定了我修炼大法的信心。晚9点左右,得知天津放人的消息后,我们静静的返回当地。后来别有用心的人把原本合法合理的上访说成闹事。

4月26日早上5点回家后,我马上到炼功点准备炼功和没去的学员谈一下去北京上访的情况。走到半路,碰见一位学员,她说村委会通知不让在那里炼啦。村委会的人还在找你哩。当时我就说,他找我,我还找他哩,为什么不让炼功?刚到家,村委会早有人等我,让我去村委会一趟。到了村委会,村支书问我到北京去干什么。我就把天津发生的事情和他们讲了一遍。他们什么也没说,就让我回去了。之后我们继续组织学员炼功学法。

1999年7.20的迫害发生了,我们被迫停止集体学法炼功。99年10月25日,我再次去北京上访,村委会和镇上的人把我丈夫抓到村委会逼问我到哪里去了,并让他找我,我们开的门市部也被勒令停业关门,当晚不让我丈夫回家,家里只剩下未满4周岁的外孙女(大法小弟子),孩子一人在家不哭不闹,她想姥爷不在家我就在家看门,姥姥去北京上访是对的。

10月30日,我被恶人非法抓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3个多月。在看守所我仍坚持学法炼功。腊月二十八我被释放回家,看守所勒索近1000元,村委会勒索2000元押金,说防止我再次上访。回家后,邪恶的迫害仍不停止,要我每天去村委会三次报到,一日24小时派人在我家看守我,干扰得家人无法正常生活。一到节假日或7.20、4.25,就强行让我到村委会过夜。后来,我悟到,我炼法轮功没有错、当好人没错,我不能让他们管我,我应该有自由。他们见我不去报到,就让我用电话报到,我不配合邪恶的无理要求,他们也就不再管了。对村委会派来在家看我的人,我抓住机会向她讲真象,讲迫害大法的利害关系,第二天这人就没有来。村委会又派来另一个人看我,我也给她讲,这个人来了半天,也不来了。从此以后再没人来家监视我了。

2001年,村支部书记让我到村委会填审查表,内容有三项:一是已经转化;二是没有转化;三是顽固不化。当时我说:这与我无关,我什么也不填。接着我开始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的好处,讲江魔头迫害法轮功的真象。我讲了很多,直到一位村干部说:你快走吧。临走我又说了一句:你们大家千万记住法轮大法好!

2002年7月以前,我们县因没有条件上网,我是到外地大法弟子那里去取师父的经文和明慧资料。一次我和本县的两位同修一起去取,刚到那个地方,同修打传呼说村委会现在正找你和同去的同修,同去的同修所在村委会已经派车到北京找她去了。我马上通知在家的同修到半路等车,把资料取走。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顺利的取走了资料,那两位同修也平安的回到家里。

过了不长时间,我们县联系的两个外地资料点均被破坏,我县又断了资料来源。那几天我特别着急,找一同修商量买电脑、打印机建资料点的事,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凑到足够的资金,买了电脑、打印机,建起了资料点,解决了我县大法资料来源问题。现在我县已建起多个资料点,而且能够给外县的同修提供大法资料。

以上是我在大法修炼中的一些经历,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们不会走到今天。我文化有限,只做了我应该做的。以后我会更加精進实修,走好大法弟子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