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穆媛茹副教授


【明慧网2004年11月9日】我是1995年7月得法的,才修炼几个月,身上多年的顽疾都消失了。当时是自己在家炼,并没有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1996年1月,学院领导要我在寒假期间给教师培训班培训口语。培训班里有个老师跟我讲:“咱们学院有个叫穆媛茹的老师,她也修炼法轮功,还是辅导员呢。她也来参加培训班的,你会认识她的。”就这样,我见到了她。她个子不高,胖胖的,慈眉善目,穿着很朴素。我得知她曾亲自参加过师父的讲法传授班,心里很羡慕。从那时开始,我知道修炼法轮功必须认真学法,时时处处用法来指导自己的一言一行。她告诉我要常去炼功点去炼功等等。我从她那里得到师父的《法轮大法义解》书,也经常从她那得到师父的新经文。我心里为结识了这个辅导员而十分高兴。我也悟到我能结识她是师父的慈悲安排。因为我那时修炼时间很短,在学法中或者在个人修炼过关中,我总是找她寻求帮助。她总是说:“师父说了,要多看书。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有时我们下班顺路,一路上我们都是在谈如何能做到在法上认识法,如何能做到,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

在我的心目中,我认为穆媛茹女士事事处处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她工作上任劳任怨,不计个人得失。她由于工作出色,被提升为社科系主任。当时单位里分房,按照她的级别,她完全可以要求分到三间一套的新房。可她没这样做,只要了一套别人住过的旧房。从她身上,时时能看到大法的美好。她是教法律课的,她的课总是受到学生的欢迎。有个学生非常敬重她,常常去找她。她就向这个学生介绍了法轮功,刚开始,这个学生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这样如此好的功法。她就说:“你回去将这本《转法轮》看三遍,再来告诉我你炼不炼。”后来这个学生走進了修炼的队伍,而且还非常坚定。1997年,穆媛茹女士被评为法律副教授。同年,她还被评为北京市中青年骨干教师。从我结识她以来,我知道她年年不是被学院评为先進教师就是先進党员。

她身上有种凝聚力,她们系的老师们在工作或者生活中有了困难,都愿意找她诉说寻求帮助。她在学院里比较有名气,大家都知道她修炼法轮功。由于她是系领导,她常常需要到外省市去上课。凡是跟她一起去出差的老师,回来后就成为了大法弟子。我们系有两位老师就是在她的介绍和影响下,走進了大法修炼中来。逐渐的学院里有了十位大法弟子。穆媛茹老师就提议在学院成立一个学法小组。利用午休时,大家在一起学法并交流学法心得体会。有这么个辅导员带领着,老师都非常精進。由于这些老师们心中有法,她们在工作中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她们几乎年年都被学院评为先進教职工。

1999年7月20日,对法轮功迫害铺天盖地而来。我们凡是修炼大法的被要求去单位“学习中央文件”。穆媛茹和其他几位老师去了天安门没去单位“学习”。当时,到处都能听到诬蔑法轮功和师父的声音,我心里的压力很大。经常能听到某某辅导员被抓被打,家被抄的消息。我在家心里很担心,就打电话给穆媛茹老师。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她是那样的坚信师父,我心里安定多了。有很多人把书上交了。我又问她:“如果有警察来家搜书怎么办?”她说:“如果把书交出去了,不就是把师父给出卖了吗?”所以在我心中有怕时,我总是打电话跟她讲讲自己的想法。她也总是要我好好学法,要有正念。在99年8月20日,我们十位法轮功修炼者被要求来校進行洗脑“教育”。当天下午,被领导们叫去谈话,要求放弃修炼法轮功。穆媛茹向找她谈话的领导说明:“我们修的是真,善,忍,为何要放弃!”从那以后,她和其他几位老师上午上课,下午被迫遭受洗脑。她是重点洗脑对象。学院认为,只要她“转化”了,其他的老师就会“转化”的。所以,派有关人士到她家,找她先生帮助她“转化”,看起来是十分可笑的。她曾经跟我说过:“任何人,任何力量都不能让我说出不炼两个字。”从她身上体现了大法弟子对真理,对师父的坚信。其实她的表现也激励着其他几位老师。当时听说有300万大法弟子来北京上访,被警察堵在北京城外面不让進来。我们也决定到我们的上一级单位上访。我们找到了信访部,向他们讲了修炼了法轮功我们身心的巨变。希望他们能直接跟中央反映:还法轮大法清白。第二天,凡是去上访的老师都被停职“学习”,学院领导认为,去上访一定是穆媛茹老师出的主意。一周后,她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在她给学院领导的所谓“学习心得汇报”中有这么句话:“我一定要继续坚修大法,心不动,做一个有道德高尚的人,毫不利己的人,无私无我的人。”

最后,学院有关领导问她还有何话,她说:“请你们善待法轮功。”

她失去工作以后,我们保住工作的老师只能在经济上帮助她一些。我们再也没有机会在一起学法炼功了。我们只有在家自学,有空到她那去看看,交流交流学法的体会。每次从她那里回来,都会在学法炼功上比以前精進了一步。她曾经说过:“咱们学院真不错,修炼法轮功的大部分都坚持下来了。”我个人感到,有个好的辅导员带领,也是很幸运的。

在2002年10月也就是十六大召开前夕,她在家晚上被警察非法绑架。2003年1月30日,她被关押在北京市丰台区看守所4区5号,在此之前,她已在所谓的“法制培训班”(实为罪恶的洗脑班)被非法关了3个多月。后来,她被非法判了两年劳教,2003年6月12日被非法入狱,现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五大队3班。

(我特别希望知情人能提供她的照片一张,以便能尽快营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