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诽谤大法的宣传画和标语


【明慧网2004年12月1日】我从1998年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经常得病,有时卧床不起达一个月之久,每年都如此,很痛苦。修炼大法后,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所有的病都不见了,感觉一身轻,体重也增加了。

我只读过三年书,识字不多,所以初学大法时,总喜欢听讲法,看《转法轮》一天也看不了几页,时间紧甚至没有看。有时就让丈夫读,自己听,因他也修大法。与功友交流中,认识到学法很重要,要多看书。这样,我每天都坚持看《转法轮》,有时也看其他大法书。

我本来就很善良,不与人计较。学法后更加孝敬老人,老人的衣服被褥我经常给他们洗,还给他们讲大法的法理,他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我的家庭环境变好了,连地里的庄稼都比别人的好,忍得让得,开朗大方。邻居们看到我及我家的变化,都信服大法,相继有很多人都来修炼大法了。

99年“7•22”后,江氏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2002年5月28日,乡政府一伙人在没有任何证件和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搜查我家,把大法书籍和一些大法资料抄走了。恶人要我写保证并罚款1000元。我不从,他们强行把我们带到乡政府。到了乡政府,我给他们讲大法真象,他们不听,我就与他们周旋,发正念让他们都离开办公室。在他们离开办公室的两分钟时间里,我把大法书籍取回来装在丈夫带的装衣服的口袋里。为了迅速带走大法书籍,我违心写了保证并交了500元钱。回家后,悟到不应该写保证,既然写了,就应该去拿回来,决不能配合邪恶。第二天上午,我冒着大雨去了乡政府,一路上发正念:一定要取回不该写的保证书。去后,乡治安室的门没有锁,但保证材料被锁在办公桌的抽屉里。我请师尊加持,然后用力一拉就把抽屉锁打开了,锁却完好无损。我销毁了保证,顺利回到家中。真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6月4日,乡政府的一帮恶人又到大法弟子家中抢劫,我家被抢去25寸彩电一台,收录机一部和其他一些物品。7月26日,我被绑架到戒毒所非法关押了四个月。在狱中,功友间无话不谈,我找到了许多不足,那就是学法少,讲真象少。出狱后,我增加了学法讲真象的时间,做农活的时间也安排得很紧,效果很好。

2004年春节前后,邪恶势力发了一批毒害世人特别是青少年的宣传画。我和同修一致认为,必须尽快清除这些毒害世人的东西。很快,我们顺利的清除了本乡的宣传画和标语。但邻近有些地方的没有清除。一天晚上,我与同修连续清除了几个地方的宣传画,到了一个学校,有扇窗子外边就挂着一张宣传画,里面有人正对着窗户看电视。我们发正念,令那人转过身去,他刚一转身,我一下就揭下了这张宣传画。一个路边小店,店外墙上贴满了宣传画,又拴着一条大狗,我们发正念定住狗,不许咬不许动,定住后,我与同修用预先准备好的墨汁把所有的画都涂抹了一遍。因白天给店老板讲真象,店老板说是村支书让贴的,要守好,守好了有工钱,不准扯,有人扯就举报。后来了解到,这个店老板还是自己把宣传画扯下来烧了。有个镇政府大门外的电桩上贴了一条诬蔑大法的标语。这天下小雨,我们几位同修去那里,赶集的人很多,电桩边站了不少人。我们发正念,令电桩边的人全部离开。他们走开了,我把背兜倒扣在电桩旁,发正念:所有的人都看不见我,任何邪恶都看不见我,请师尊加持。我迅速站到背兜上,一把就把标语抓下来撕烂捏成了一团,然后顺利离开。

我们本地虽处农村,但大法弟子多。师父说:“共同精進,前程光明”(《洪吟》)。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我们都坚持相互交流,我们夫妻间的交流是最多的。我文化少,刚开始讲真象不知怎么讲,又害怕讲不好。后来坚持多学法,多看书,原来每天只能看二、三十页,现在每天要看一百多页,农活却做得好好的。学法开启了我的智慧,现在讲真象,不管是男女老少,都随意的讲,别人听了都觉得很好。这都是法的威力,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我还要不断精進,跟上正法進程,抓紧救度众生,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不辜负众生的期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