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祛顽疾 讲清真象救世人

【明慧网2004年11月17日】修炼前我患有风湿关节炎20年,两条腿痛,每年春天都要发病。1998年12月20日得法,开始了我新的人生道路,每天炼功、学法,就是想按书上写的真善忍去做。可是在常人中的观念很难修去,可又想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悟到能做到多少就是从常人中走出多少,超越常人多少。在修炼一个月以后我全身的病都好了。可是在常人中养成的自私、有理不让人的毛病很多。有一次我和丈夫发生口角,我的脾气比他还大。结果他拿起高压锅照我的前额打过来,锅划过把窗户玻璃打碎。当时我脑子嗡的几秒钟,一摸前额有个大包。过几天再摸被打处的骨头是软的。我想这是师父时刻看护,要不然当时就死了。

1999年7.20,中央电视台谎言恶毒栽赃法轮功。2000年10月5日,我们几个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回来后家里人不理解我们,说我们胡闹。第二次12月25日我们准备再次上北京,结果父亲发现死活不让去,时时刻刻看管着;丈夫一看我又要上北京,找茬和我打架,不让我上床休息,我想起师父说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也不理他。丈夫让父亲把我的宝书《转法轮》烧了,结果第二年父亲的身体很难受,上医院一检查是癌症,后来给我父亲讲真象他也愿意听了。父亲听完师父的讲法录音,提了一个问题:“这里面讲的都真理,真有道理,那为什么江泽民非要迫害你们?”我说:“江泽民心眼小,妒忌心大造成的。”半年后父亲离开了人世。

有一次我和同修趟大河去几公里外发真象传单。天下起雨,我自言自语说:“发完再下。”同修也说:“发完下雨多好。”忽然雨停了,我俩很快发完,天已经黑了。雨又开始下大了,雨滴很快把衣服湿透,全身钻心的冷,这时我想起师父说过“吃苦当成乐”,一会儿雨又停了,心里热乎乎的。

刚走到胡同口我和邻居打招呼,他忽然吓一跳,说:“我没看见对面有人。”我笑一笑,他也笑了。我悟到这是防护罩起的作用。

一次有一个老大娘坐我的车说起她有病,我给她讲真象,最后我说您要相信我刚才讲的,电视全是谎言宣传,记住“法轮大法好”。大娘说我相信你说的一切。过了三个月,邻居见我说起:有一个老太太说的就是你,一个女司机让她心里念“法轮大法好”,她说她的病全好了。当时我想这是大法的威力。

一次有一个小伙子把钱包丢在了我车上,我把钱包交到单位,打开一看有一万七千三百二十元钱,当时我想现在证实法有点早,万一他要是通过钱包想讹我,说包里有三万或五万到时怎么办?于是第二天我通过公交派出所把丢包的人找来,当我的面他说钱正好,我心里踏实了。我马上对领导和丢钱的人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人。他们要感谢我,给我东西和钱,我说:“我什么也不要,你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过了几天邻居喊我去他家接电话,对方说他是报社记者,问了捡钱包的经过,当时考虑到是在邻居家,为了邻居的安全,我没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就这样张家口晚报头条新闻报导了这事。报纸上没有证实大法,我还是个炼功人吗?那两天我很难过。一天我和丈夫修理完汽车,公司领导派车来接我,说是张家口电视台采访,地点在运管处。到那儿和记者一见面,他问我:“钱包是你捡的?”我说就是,我说报纸你看了,我在邻居家接的电话。我又说:“我为什么这么做,因为我们师父说了,修炼人应该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做什么事都先考虑别人。”因为社会上有些人受谎言的毒害,不能全面了解炼法轮功的人,我说完后,市运管处领导给我倒水喝,我看到当时他们精神很紧张,我知道这是受邪恶宣传毒害造成的。

出租车出市要登记,一次我忘了登记,警察要罚款200元,我身上带的钱不够,给丈夫打电话,丈夫说没钱。我和公交派出所所长说能不能照顾一下,上次我捡了一万七千元钱我都给了失主了。所长说可以。第二天我把200元钱给所长送去,他们坚持不要。我开始给他们讲真象,临走时所长说以后有什么事来找我们。后来我把这钱给了资料点,救度世人用了。做为一个大法弟子,我想应该时时刻刻想办法讲清真象,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