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的道路上我越走越坚定


【明慧网2004年12月1日】我于九六年得法,得法前身体状况非常不好,脑血栓后遗症,走路拉着一条腿,挎着一只胳膊,什么活也干不了,还经常吃药。

九六年五月份的一天早上,我与孙女遛早看到县老干部局屋里有很多人,就和孙女说咱看看是干什么的,到屋里一看是炼功的,看着看着就跟着炼起来了。炼完功辅导员说:你只炼功不行还要学法。我拿到宝书《转法轮》后,我就白天晚上看个不停。过了一个星期左右,辅导站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我就去看,当师父讲开天目时,我的前额就往里顶,力量还很大。看讲法录像时就感觉到师父的法身给我下上法轮了。在家里看到屋里也有法轮,炼贯通两极法两手推动时也感觉到小腹里的法轮转动,所有这些使我感到大法的奇妙和超常,每天集体学法炼功,早到晚走。我们炼功点的学员还经常到大街、公路两边洪法炼功,我们那里学法的人也越来越多。

经过两年的修炼,我的身体完全恢复正常,什么活都能干,也不累,精力非常充沛,两年的时间没有花一分钱药费,我跟儿子说:你买个彩电吧,就当给我买药了。儿子花了3450元买了个29英寸的大彩电,正好有师父国外讲法录像就用它放,全县大法弟子都到我家来看录像。

在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晚上,听说天津公安局无理抓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大家万万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觉得应该向政府反映我们的真实情况。第二天早上我带上点吃的,带上书就和大家一起去了北京。到北京时大街两旁都站满了学员,我们就站在中南海北门旁,当时有好多警察,他们劝我们回家,大家说: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父,为什么不叫炼呢?我们就将大法的好处,把亲身受益的情况讲给他们听,他们听了后说:退伍我也炼。最后,由国家总理接见了法轮功代表谈了半天,到晚上11点有了结果我们才回家。

没想到7月20日邪恶江××出于嫉妒心开始对法轮功进行迫害,把全国的辅导员都给抓了,在中国大陆禁止学炼法轮功。我想这么好的功法叫人向善、做好人,怎么能不让炼呢?不行,我得上北京上访,当天中午我坐车去了北京,没想到一下火车刚出站口,就被警察围住,把我们带到车站派出所,问我们是哪个地方来的,就叫我们在那里等着不理我们,晚上10点钟来了一辆大汽车,把我们拉到当地派出所关了三天。在派出所里,强迫我们看诬蔑大法的电视,还一个个审问,叫我们放弃修炼,我们坚决不答应。第二天儿媳妇跟我说花点钱把你接出去,就说你有病。我说:不行,大法弟子没有病,花钱也白花。在这三天里共抓进来40多人,有的弟子带进来《洪吟》,一人背一段,大家轮流背诵。派出所有一个工作人员是个胖子和我谈话,说中央不叫炼,你又是个党员就别炼了,你在这说不炼了回家炼也没人管。我说:不能说假话,再说这功这么好,师父这么好,为什么不让炼?我脑血栓、心脏病、高血压,六岁时出天花落下满脸麻子都好了,大法是万能的,必须得炼。再说我这个党员是干出来的,是够标准的,而且是更高标准,我还告诉你们,要把炼法轮功的当坏人就大错特错了。他们听了就不吱声了。

第三天他们叫写保证书,说写了保证书就放人,我不写,他们就把我家里人叫来了,我弟弟拉着我写我就不写,最后我弟弟说我写,他写得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大声喊:你写的我不承认,我什么都不写。就这样他们把我拉家来了。从那时起我就在家里学法炼功,有时同修来我家交流,还给我送师父的经文。

后来我们地区恶警抓了很多同修,有的被非法判了劳教,有的被强行抓进洗脑班,形势非常紧张。在这情况下全家人(儿子、儿媳、丈夫)都反对我继续修炼大法,他们想方设法不叫我与同修联系。不许大法弟子进我家,我出去也受到限制。我通过学法认识到,作为大法弟子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坚修大法心不动”。我想公安局、派出所都动摇不了我修大法的决心,怎么能被小小的家庭改变我修大法的决心呢?于是,我和丈夫说:你不叫同修来咱家可以,但是我必须走出去和同修做证实法的事。于是我从发传单、贴不干胶做起,后来就面对面讲真象,我还向县公安局发了一封信公开证实大法,在证实法的道路上我越走越坚定。

2002年正月,公安局、派出所来了四个人到我家找我,正好我没在家,去我弟弟的商店了,他们见我没在又派两个人到我弟弟的商店找我,正好我上街买东西去了,我回来后弟弟说:你走吧,公安局找你哪。我说:没事,怕他们干什么,你别担心。一看表正好10点我就发正念,结果他们走了。

2003年8月的一天,由于心性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早晨正炼功时,不知什么时候趴在沙发上不知道事了,家人吓坏了,找来医生又打针又用药的闹了一天也不见好,就又把我拉到县医院,做透视拍片子也没有找出毛病来,最后,我吐了两口血就醒过来了。醒来后我问这是在那呢?弟弟告诉我:在医院呢,在家你早死了。我说:我没有病,咱回家吧。他们见我醒来后又说又道精神又很好,就租了车把我送到儿子家,到家他们还是不放心,还是强行输液用药的,我一想这不行就回了老家,很多同修听说后都来和我交流,同修帮我发正念。

通过这件事情我认识到,另外空间的黑手利用病业的形式迫害我,这真象《转法轮》所说的:“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答案就是正念除黑手。

回家第三天我就恢复了正常,第一天五套功法没有做下来,腿站不住;第二天五套功法做完,还能做饭洗衣服;第三天完全恢复正常:第四天我拆了一个棉被又做上;第五天我骑上三轮车到同修家告诉大家我好了。

破除黑手对我身体的迫害之后,黑手又在家庭给我修炼制造障碍,家里人说这次得病是练法轮功炼的,都不让我练了,他们闹得很凶,说是你炼功如果被抓要罚很多款,弄不好孩子上学都成问题。把我弟弟也叫来了,他为了不让我炼功把录音机砸了,还撕了一本大法资料,不叫我和同修联系,给我造成很大的压力。面对这样的情况,我躺了三天想对策,内心里发正念,铲除干扰他们的邪魔烂鬼。最后儿子见我很坚定,对我说:你也别不起来了,你想炼就炼吧,我们也不管了。这件事使我认识到,只要正念正行就能破除黑手的干扰,随后我多次向家人讲真象,我丈夫也改变了态度,真象材料也接受了,家庭的环境得到改善,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修炼的路上我每向前走一步,不知师父费了多少心血。佛恩难报啊,不管以后路有多长,我一定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正念正行,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