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坚信法 走好正法修炼的路


【明慧网2004年12月1日】我是锁着修的大法弟子,全凭着对伟大慈悲师父无比的坚信,经历无数的风风雨雨走到了今天。

因为我太愚钝悟性又不是非常好,在修炼中,时好时差,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写的,总觉得自己太差劲,对不起伟大慈悲师父的苦度。在同修的鼓励下,克服重重干扰,拖到今日才动笔写稿,这么晚了才写稿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这次辛勤组稿的同修。下面就把五年来凭着对法对师的坚信,经历的风雨历程对师父和同修做一下汇报,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教师大会讲真象

在1999年4.25前夕,全乡教师大会上,乡校长讲:“县开会,不许教师炼法轮功。”面对全乡100多名教师,大放厥词,污言秽语,不堪入耳。经我们向县教育局反映,教育局让乡校长在全乡教师会上给大法弟子公开道歉。让我讲话时,我就把大法的美好讲给了教师们,并且说“校长对我个人怎样我不在乎,就是不许对我师父和大法不敬,这是犯罪。”这次有力的震慑了邪恶,维护了大法,会下教师对我说:“你师父真了不起,能有你们这么好的弟子,你说的太好了,是不是有讲演稿,滔滔不绝,就是得注意你得罪了他们,一定会整你的。上边(中央)有人嫉妒你师父了,要镇压你们。”我说没有什么。

二、正念面对电视台采访,讲真象

2000年的腊月初八,乡政府先后非法绑架了我丈夫(大法弟子)和我。乡里610恐怖组织同乡派出所又将我丈夫单独从洗脑班非法绑架到派出所,恶人写好保证书,让他在上面签字,他把保证书从恶人手中抢过来,撕个粉碎。恶人又连夜把他非法绑架看守所,非法拘留進行迫害。我当时悟到这是邪恶的迫害,不是师父安排的路,坚决不配合邪恶,符合大法的我就干,不符合大法的就不干,它们非法关押我,在乡洗脑班進行迫害,家中只剩下八旬的公爹婆母和年仅八岁的小女儿(都是大法弟子)。

2001年春节,派出所恶警向家中姐姐和弟妹(不修炼)敲诈人民币2000元,看守所勒索600元,还说是看面子。要不就得5000元才放人。我丈夫绝食抗议非法拘留迫害,我去看望他,使我的心不能平静,1米83的个子,瘦成了个竹竿子了。我鼓励他要向内找,都是放不下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進行迫害,要以法为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向邪恶妥协,正念正行,不要害怕,多和同修切磋,整体的力量是大的。

回到家后,我又被610恐怖组织非法绑架到乡洗脑班進行迫害,在那里听到同修私下说我丈夫在电视上讲了对大法不敬的话,我再也忍不住了,泪水止不住的流,我不相信,真的不相信,这是我朝夕相处的同修,这是我的丈夫,我不能接受他对师父,对大法的背叛,百思不得其解,我不能呆在这里了,我要回家,去讲真象,把大法的美好讲给亲人和世人,不能听从恶人的摆布,坚定正念,回到了家中。

刚進家门,江××流氓集团的追随者什么书记,伙同610恐怖组织的政法书记与电视台记者一同到我家進行非法采访,我悟到堂堂正正证实大法的时刻到了,要窒息邪恶,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揭露邪恶,我说:“你们来得正好,如果不来,我还找不到你们呢,录像录吧,你们看看我的家,你们知法犯法,夜入民宅,砸坏了两道门,跳着進院,用斧子把大门锁和铁拴砸坏,用脚把外屋门踹开,看这门框掉一半,锁被撞坏,录上吧。让全县人民看看。”恶人软硬兼施,说你还是教师呢,一点也不明智,我说这大法就是好,我们做好人有什么错,我们在家中睡觉,碍着你们谁了?把我丈夫非法绑架,非法洗脑,非法双开,非法拘留,進行迫害。早先我体弱多病,通过修炼身心健康了,他们说不配合电视台,就不放我丈夫,我悟到这是旧势力对我亲情的邪恶考验。我是大法弟子,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用大法给予我的智慧,正念正行救出大法弟子(我的丈夫)。我义正辞严的说:“我带你们去北京,去找江泽民,去找国务院,去找政府。你们不敢去,我带你们去,问一问政府要干什么,是不是做好人也要挨抓、判刑。如果政府公开说,中国不要好人,不要真善忍,江××流氓集团一手遮天,凌驾于国务院和宪法之上,还非法判刑,我还要修炼,还要做好人。”一席话惊的恶人呆若木鸡,半天没说出一句话,那个书记带头钻進车中,灰溜溜的走了。

通过这件事,使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正压百邪,邪恶是怕见阳光的。

三、去乡610恐怖组织讲真象

2001年5月18日,又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学校发三个月的工资,校长通知我说,工资被乡610恐怖组织给扣了。

我在乡政法书记办公室询问自己工资的问题时,被政法书记用拳脚击伤左肩部、左手等处。伤后来县医院骨科治疗,因准备起诉,而来法医门诊作伤情鉴定。县医院诊断证明:

1.手拇指关节脱位骨折。
2.肩及右小腿软组织损伤,分析说明:因外伤所致,左手拇指关节脱位骨折。属软微伤。至今未愈致残。

以后我多次去县信访办、公安局讲真象,他们都表示同情,但都不敢主办此案。说算了吧,你这等于告政府,没有敢办的,回去等着给法轮功平反吧。通过学法向内找,悟到自己修的有漏,争斗心好胜心没去,被恶势力钻了空子,加重了迫害。

四、给来迫害的警察和工作人员讲清真象

在修炼中,我悟到应以法为师,放下自我,救度众生,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去洪法讲清真象救度世人。不断的修正自己。把公安局、政府“光临”我家的,看作是救度的对象。我看他们觉得好可怜,做了那么多坏事,就给他们讲清真象,用在法中修的善心,正念耐心的讲解,他们都认真的听,再也不让我写什么,或签什么字了。只是说:“大姐,我们想您了,领导让看看您,关心关心您。”我为他们能明白真象,生命有好的归宿而高兴。

五、在学校讲真象

平时用真善忍法理去开导孩子,把大法的法理潜移默化的融入到教学中。

2004年春,邪恶的旧势力将黑手伸向了天真的孩子。搞人人过关,写对法轮功的认识。师生每人都要写,我悟性愚钝,在很深的空间,还存在一定的怕心。在思想上有波动,写大法好又怕受迫害,一想,算了吧请一天假就说有事。不行,我的学生呢,他们怎么办?我被难住了,这时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悟到逃不是正念,正念要正行,放下自我,救度孩子,他们都是我要救度的众生。眼巴巴的在盼望我去救度,不能让这千万年的等待毁于一旦。用最纯净的心态,带着博大的慈悲,走進了全校的每个教室,给学生讲清真象,讲大法的美好和世界需要真善忍,告诉学生写就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父好!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邪恶的旧势力黑手和乱法烂鬼一看它们达不到害众生的目地,只好罢手,校长没再提让写的事。

在不断的讲真象中,学校的师生都懂得了大法的美好。我多次跟校长讲真象,他表示不反对大法,真善忍的种子在孩子们的心中生根、发芽了,不久就会结出丰收的果实。

在2004年5月1日放假回来,校长铁青着脸,故意找事。一天把我叫到校长室,暴跳说:“你跟我说实话,你跟没跟学生、教师说过法轮功,我把全校的学生交给你,你就教这个,你打算把学生带到哪里去,让上边知道了,我都得被撤职。”我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他的黑手和乱法烂鬼,用真正的科学给他讲真象,他人的这面还没清醒。为了钱、权,气急败坏的说:“我再也不敢把这么多学生交给你了,你回去和你丈夫商量商量怎么,不要来上课了。让副校长去马上通知各班教师,微机课不上了。

他告诉学生、教师说我调走了,不敢讲他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后来知道真象的师生都说;“这个恶人,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好人,该遭恶报了。”

我丈夫找他讲真象。他说:“我不想怎样她,让她写一份保证书,保证讲课本上的知识,不讲课本以外的东西。就可以来上班了。”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又使出的新花招,我丈夫的义正词严的说:“她没有错,是在救孩子,是做好事。”他就伪善的说:“办个停薪留职吧。”我坚决反对,我没有做错,做的是最正的事,这是对我的迫害,就这样我失去了工作18年的教育生涯。

六、溶入正法洪流

五年来,大法和大法弟子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最邪恶的考验,大法弟子在风雨中渐渐的成熟了,恶警多次非法抄家、绑架,大法弟子不能安居乐业,身心受到严重迫害,是伟大慈悲的师尊时刻呵护着点悟着我,使我不断的规正自己,在正法中坚定的走好每一步,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感谢师尊,感谢大法!给我这么庄严伟大的历史责任。用我贫乏的语言难以表达我此时此刻心情的万分之一。

谢谢——师父!谢谢——大法。我没有错过这千万年的等待,我没有白吃人世间的苦。比其他的同修,我做得太少了,还不够。要更加勇猛精進,珍惜正法这最好的时刻,助师正法,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让师父放心。路是我自己选的,我一定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紧随师父走到底,完成伟大的历史使命,让师父放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