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粉笔书写真象 震慑邪恶 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4年12月13日】2002年4月至2003年年初,由于双城邪恶之徒的大肆迫害,我们地区一时之间出现了真象资料暂时短缺的现象。揭露邪恶决不能停止,救度众生迫在眉睫!

师父早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一文中教诲我们:“……在讲清真象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的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在师父这段法理的指导下,我决定采用粉笔书写的形式来填补真象资料暂时短缺的空白。从那时起至今,两年多来无论是严寒还是酷暑,在口头讲、发传单、撒光盘的同时,我都始终如一坚持不懈的用粉笔书写真象,不仅揭露了邪恶,更鼓励了本地区的众多同修,同时也在尽力救度着众生。

下面,仅就运用粉笔书写真象的点滴经验与同修交流。

与其他讲清真象的形式如传单、光盘相比,粉笔具有经济消耗小且随处可买的优点,虽然存在怕雨淋的缺点,但是其方便携带并且不易引起邪恶之徒的注意,这便是我当初选择它做为讲真象工具的出发点。

我刚开始书写时,由于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写的内容不免有些单一,而且书写的位置在现在看来当时有的也没有考虑到一些常人的接受能力。那时我写的内容大多是“法轮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善恶有报是天理”等标语式的真象,书写的位置一般是各大街道的公用线杆及居民住户的水泥墙面上。随着书写真象标语次数的增多,我觉得我写的这些内容人们已经通过横幅多多少少有所了解了,常人需要在这一方面继续深入的了解——你说法轮大法好,他到底好在哪里?你说善恶有报,谁因迫害法轮功遭报了?……于是,我书写的真象便由最初的内容简单且单一逐渐转向内容的丰富多彩,而且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真象内容的针对性越来越强。

针对一些常人不明白法轮功究竟好在哪里的现状,我便在公用线杆及村屯水泥宣传板上写上诸如“修炼法轮功,浑身真轻松”之类浅显易懂的真象标语;针对一些常人不清楚“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现象,我写下“法轮功不杀生、不自杀,天安门自焚是造假”之类的真象内容。针对许多常人不知道610是一个什么机构、法轮功被迫害到什么程度的事实,我又写下“610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专设的邪恶组织,双城610头目姜宏伟伙同恶警张国富、金婉智害死20多名双城法轮功学员”的曝光文字。这些内容在不同程度上震慑了邪恶,救度了众生。双城市610头目姜宏伟的一位同学曾当众嘲笑他:“……你在双城可真有名啊!就连厕所内都有你的大名!”姜听后气得无话可说。

2003年正月,大法弟子刘杰被双城邪恶之徒举报而遭迫害致死,在得知举报者的详细资料后,我不等不靠,更没有彷徨观望,而是立即在此恶人原工作单位及其家属工作单位附近以及市内大街小巷用粉笔曝光恶人恶行,有力的震慑了邪恶。真象文字有的在第二天就被擦掉了,我就在夜间再次写上。写了擦,擦了写,就是在这种反反复复的擦写过程中许多认识和不认识刘杰的常人都知道了她的死因以及迫害她的恶人姓名。一位同修的亲属对同修说:“你们法轮功又被迫害死一个,我们楼对面的墙上写的,叫刘杰,刚37岁,可惜了……”这位同修便顺着亲属的话题和亲属讲起法轮功真象;一位同修在大街上碰到恶人刘子敬询问他最近怎么样时,刘子敬语无伦次的应付道:“还活着呢……”另一位在政府机关工作的职员在一次朋友聚会时对在场的一位修炼法轮功的朋友说:“……610刘子敬其父举报大法弟子刘杰……迫害好人天理不容……”言谈中流露出对刘子敬父子如此为人的不齿。

在书写真象时,我发现:常人因忙于日常工作及家务的缘故,有一些人对送到家门口的真象传单或置之不理或走马观花,以致对一些有利于他们明白法轮功真象的重大国际消息根本一无所知。更由于邪恶之徒的疯狂,我们双城同修整体一时的怕心,所以像邪恶之首在国际上遭到起诉之类的消息因真象资料的短缺而不能在双城广泛传播。于是,我便将此类消息用粉笔及时写出,在2003年2月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写遍整个市区的大街小巷以及市区周围的十里八村——在公共线杆上我写道:“全球公审江泽民!”;在居民住户的水泥墙面上我又写道:“江泽民因迫害法轮功触犯国际法,犯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而被多国起诉!”……我当时就一个愿望:希望世人都知道江泽民因迫害法轮功被起诉,把世人从谎言的枷锁中解脱出来,使他们分清善恶,生命能够得以救度。我写的这些内容在当地引起很大的反响——邪恶因被曝光而害怕,广大的双城市民因此而觉醒。一位常人朋友对我说:“法轮功真行!我们村一夜之间家家大门柱子上都被写上江泽民因迫害法轮功被起诉的消息,早晨起来拿烧火柴的人们看到后都哈哈大笑,拍手称快……村干部可忙坏了,村长拿水桶,妇女主任拿拖布挨家挨户的往下擦。我们都说:人家法轮功好不容易写的,你们擦它干什么?村长说:没办法,怕上边来检查……”一次口头讲真象,我刚提到法轮功在国际上的形势时,那位常人就对我说:“大姐你不用说了,这些我早就知道了。在半个月前我家大门上就已经写上了:江泽民被告上国际法庭!我觉得这是它应有的下场!……”

有一段时间,我发现一些常人不珍惜极其有限的真象资料,将挂出的条幅和送到家门口的传单撕毁烧掉。于是,我就有选择性的在一些居民住户的墙上写道:“善良的人啊,不要听信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谎言,请多看真象材料,看后传出得福报。”

在口头讲真象时,我又发现,有的常人对树上飘荡的真象条幅不够理解,于是,我自己编了四句诗用粉笔写出:“彩色条幅空中飘,上写法轮大法好。劝君见到要尊敬,保你平安灾病消。”

师父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注发表之后,我更加自觉的用粉笔揭露邪恶对双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在大法弟子张涛家附近,我写道:“您的邻居张涛因修真善忍被其弟恶警张国富判劳教迫害致死,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大法弟子臧殿龙是双城粮库职工,我就在双城粮库临街墙面上写道:“大法弟子臧殿龙被双城恶警害死,迫害好人天理不容,恶人必遭恶报!”2004年3月,在双城不法市长李学良配合恶徒罗干卖力抓捕迫害双城大法弟子期间,我不顾邪恶的大搜捕,正念正行,在双城市区的大街小巷用粉笔揭露对法轮功学员的无理迫害:“近日李学良下令抓捕法轮功学员,仅十日内就有两名学员被迫害致死!”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使广大双城市民又一次知道了邪恶对法轮功学员的无理迫害。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双城遭恶报的邪恶之徒不断出现。为了更有利的揭露邪恶、警醒世人,我又用粉笔书写出如下内容:“世人啊,快清醒!法轮佛法救度众生,迫害大法必遭恶报!城管干部冉令才及陈永占因迫害法轮功已遭天谴恶报身亡!”

我书写真象的时间一般选在午夜发完12点正念后進行,从12:30分开始到凌晨4点左右结束。正常情况下一般用两盒粉笔,两年多的时间里共用掉300多盒粉笔。书写的内容由少变多,由标语式发展成文字式。而且,我写字的速度越来越快,70字左右的内容仅用1分钟左右,字迹越写越工整,心态越写越好,正念越写越强。每次都是安全出去并在恩师的慈悲呵护下安全返回,在书写的整个过程中从未遇到麻烦。我深知这是与自己平时从不间断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分不开的。

同修们,正法洪势已突飞猛進到“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的最后阶段,我们肩负的责任重大,应该慈悲众生,不能看着他们将被淘汰而无动于衷,让我们一起共同精進,听师父的话,在最后的阶段做好三件事,不愧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