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心的完成自己的伟大使命


【明慧网2004年12月8日】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今年64岁,1996年7月20日,我有幸得法,从此走入大法修炼中来。现将自己8年来正法修炼,特别是99年7.20以来,紧随师父证实法,救度众生的经历向师尊和各位同修做如下汇报:

一、得法净化身心

修炼前,我性格泼辣,天不怕,地不怕,丈夫、孩子都被我管得服服贴贴。由于孩子多,家里只有丈夫一个人上班,家里生活非常困难,我身体不好,患了七八种病,什么心脏病、胃病、腿疼病、肩周炎等等,整天病歪歪的。我还有附体,家里供着狐黄白柳,被它们磨得生不如死。那时,邻居们都以为我活不长,我去买冰棍、汽水,人家都不管我要钱,为的是积德做好事。虽然那时我被疾病、附体折磨得死去活来,可心里却总有这样一个念头:我不能死,我还有个大事没办呢。具体什么大事,我也不清楚。

96年春,我做了个梦,梦见空中下来一个顶盔戴甲的神,進屋后变成个现代人,在屋里呵斥一番,走了。从此,附体就没了。学法后才知道,是师父超前给我清理附体。同年7月,我小学的老师给我介绍了法轮功。我到书店看到《转法轮》,心里立刻产生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这就是我多年要找的天书啊!从此我便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

修炼后,我的心性提高得很快,坏脾气很快就改掉了,身体也相应发生了巨大变化。我经历了好几次大的消业过程。有一次消业,我就象滚钉板一样,疼得我昏了过去。丈夫害怕了,要送我上医院。我守住心性,说啥也没去。不长时间,我脸上的老年斑就消失了,过去患的七八种病也没了。熟人见到我都很惊讶,说我年轻了,简直换了个人。

二、三次進京证实法

1999年邪恶镇压开始后,我心里非常难受: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让坏人随意诽谤呢?可自己该怎么做,一时拿不定主意。后来看到各地大法弟子陆续進京上访,我打定主意:我也要進京上访,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

2000年10月,我只身一人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当天就被恶警非法抓走,关進北京市模范监狱。次日被黑龙江省驻京办事处带走,不久又被市公安局接回当地,关押在市看守所。关押期间,恶警们逼我写保证,被我拒绝。十多天后,恶警们让我在一张半掩的纸上签个名,我没多想就签了。当天就回家了。出来后才知道,我儿子在那张半掩的纸上替我写了“不再上访”的保证。我一听,后悔极了:大法弟子怎么能向它们做保证呢?我决心用实际行动弥补我的过失。

同年11月,我再次走上天安门证实法。来到天安门,我心里有点怕,听到有个声音说:你快回家,你快回家吧!我知道这是魔在干扰,不让我证实法。我心里说:我不听你的,我听我师父的,证实法的事我做定了!我当即从衣袖里抽出写有“真、善、忍”的横幅,高高的举过头。瞬间,怕心一点也没有了,感到身体轻飘飘的,非常美妙。当时我就被恶警带到前门派出所。在派出所我给他们讲真象。一个高个警察说:“我们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们警察也有好人哪!你别不相信我。”他当着我的面把填写地址的表撕了,说:“你走吧,谁要问你是不是炼功的,你别回答,免得再抓回来。”走时他还问我有没有钱,我说有。当天我就坐上火车,一路讲着真象,非常顺利的回到家。

2003年春天,我第三次進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前,我绕着金水桥边走边发正念:清除北京市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烂鬼,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感觉非常好。当时我还看到一些外地同修也在天安门前发正念,虽然我不认识他们,但大法弟子的心是相通的。

三、创建家庭小资料点

我有个儿子,1999年12月,我去我儿子家,和当地学员一时联系不上。后来我就回到家,弄些真象资料,拿到本地市发。每次我带的资料有限,本地市又那么大,这样做下去也不够啊!于是我决定自己动手制作真象资料。当地学员有电脑,但不敢在自家做,我就把电脑搬到我家。我儿媳大学文化,也是大法弟子,懂电脑技术。做真象资料有时要靠自己编。我没多少文化,编起来感到吃力。有一次我想编首救度世人的诗,一时编不出来,我就求师父帮我。我让儿媳拿笔记,我随口就说出四句诗来:焦点访谈不要信,诬蔑大法害世人,善恶到头总有报,法正人间快来临。资料编好后,要找地方高价印,每张收0.8元,每次都要印数千张,费用全由我儿子拿。我儿子不修炼,但他非常支持我和儿媳证实法。他做生意,效益非常好。他能挣钱,我和儿媳就把挣来的钱用在证实法上。几年来做真象资料究竟用了多少钱,我也记不清了。资料做好后,我和儿媳往出发。有一次我和儿媳发真象资料,从晚七点发到半夜十二点,共发了3000份,楼区每户门上、自行车筐里几乎全都是真象资料。

四、正念窒息邪恶

几年来,我做了大量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实践中体会到,邪恶势力其实什么也不是。别看恶人表面上如何猖狂,都是背后的邪恶因素起作用。“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关键时刻只要我们的正念很足,就能窒息邪恶,制止恶人行恶。

2001年11月,我因证实法被人举报,七八个恶警闯進我儿子家,把两本《转法轮》和部分真象资料抄走了。第三天,他们把我和儿媳带到派出所。屋里有很多人,除恶警外,还有610和政法委的人。我请师父加持自己,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610的人看到我发正念,吓坏了,赶紧说:“咱们快走吧!她的事咱们不管了,让片警管吧!”说完全溜了。片警说:“我也不管了。”这时進来一个恶警,说些不好听的话,走了。片警说他邪恶,随手把在我家搜去的不干胶粘贴(上面写有正法口诀)贴在那个恶警办公桌的抽屉下面。我和儿媳不断发正念,清除这里的一切邪恶,不许迫害大法弟子。晚上七点多钟,派出所就把我俩放了。回家后,我继续发正念:让片警把大法书送回来。一周后,片警就把抄走的两本《转法轮》送回来了。

2002年11月,我在楼区给五六个妇女讲真象,结果被坏人举报。恶警把我带到派出所。一進派出所,我就发正念:清除周围空间的一切邪恶,不许恶警迫害我。我给他们讲真象,那天我讲的真象最多。我说:“你们不要听江××的。世界上有60多个国家的人民炼法轮功,哪个国家也不反对。”恶警说:“你怎么知道外国人炼哪,那是谣传。”我说:“你没看电视新闻吗?2001年有12个国家36名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证实法被抓。外国人都说大法好,你们还跟着江××瞎跑啥?”当时我一点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心想:“别看你们气势汹汹的,那都是假象。”到了晚上,他们就让我儿子把我接回去了。

2003年4、5月间,正是非典流行时期,本地是重灾区,死了一些人。看到这种情况,我非常痛心。我和儿媳制作了大量真象资料,做好后立刻发出去。我决心要把真象资料做到本地的每一个社区,每一个角落,要让本地的每一个人都能看到真象资料。一天晚上,我出去贴不干胶粘贴,不注意走進一个死胡同。我正往电线杆上贴的时候,一道手电光突然照过来。当时我没有一点怕心,继续贴,贴好后,还用手拍拍。同时我打出一念,让对方定住。果然,那个人立刻关掉手电,站在那一动不动。我转身从这个人面前不慌不忙的走出去。

五、到偏远山区做真象

2004年1月,我在所住楼房发真象资料,从上往下一层层的做,把真象资料袋贴在住户门上,做完后又到处去做。回来时发现,粘在住户门上的资料袋全部不见了。数日后,又做了一次,结果一样。我悟到:城里的真象资料不知做了多少遍了,应该到农村去做,特别是偏远山区,那里的人根本不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他们也是应该救度的对象啊。不久,我约了一个同修到偏远山区发真象资料,去时坐车,返回时步行,一晚上,我俩走了五个屯子,发了上千份资料。回来后,腿疼得下不来地,走路一瘸一瘸的。我想这不对劲,大法弟子怎么能这样呢?这肯定是邪恶迫害,应该铲除它。我立掌发正念,清除干扰我做真象的黑手和一切烂鬼。第二天腿就不疼了,一切正常。这以后每次去山区发真象资料,我都先发正念,结果走起路来轻飘飘的,做得非常顺利。

以上汇报的只是我在正法修炼中的部分经历和体悟。今后我一定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坚持正念正行,用全部身心完成自己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