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来我与同修结伴走出家门讲真象的体会


【明慧网2004年12月5日】第一次结伴,是与我家邻居大姐(同修)。她修炼扎实、学法非常精進。她曾经去北京上访被抓后正念闯出。她愿意帮助同修。一次见到我谈起大法修炼有几天说不完的话。

她与我说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走出家门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真象,不等不靠,助师世间行,对我启发很大。她给我提供资料、传单,每周都来我家送了东西就走,她不说资料来源,我更不问此事。有时还给我她自制的“法轮大法好”等标语。我出去对准了大树一扔就挂上,很醒目。春节过后,大姐求我去市场买两瓶红色喷漆,晚上大姐住我家,半夜2点我们出去喷大法真象标语。我就立即去办了。她和我一夜未睡,起床后带上刻好的标语底片出了家门,边走边发正念。大街小巷路口都停着蹲坑用的小车都是空的。只有出租车里有人和灯光。半夜的风大了又很凉,但我们都有同样的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心里暖暖的。

我们开始做着世界上最神圣无比的救度世人的大好事。正念很足不慌不忙不怕,她按住底片我双手用力喷漆,凭感觉很理想。小区楼群喷上好多处呢。次日早上我去看过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字整齐鲜红夺目耀眼。

后来我决定搬家,一次我发现我住房子左侧是空房,喷标语后搬来了不速之客,不关门整天开着门,我上下楼都在他们视线内,一次我从阳台看到一个30多岁的男子正往这边看呢,但他的屋子没有家具,什么都没有。根本不是过日子。又一周了,大姐来送资料。看到我整理好行装,问:你要搬家吗?我说对。外边又租了房子,因为这里不安全,有盯梢监控。大姐开门一看左侧一户就明白了。其实大姐说她家也有监控的。从99年7.20以后,大法弟子就被中国的江氏流氓集团搞的白色恐怖笼罩着,环境阴森可怕。只有小心的走好每一天。

这一分手就是2年半了,我失去了讲真象发资料的同修伙伴。

其实我家姐妹、妹夫、外甥、外甥女、母亲都是大法弟子。那时妹妹、外甥被举报已被劫持進了教养院,那时江氏流氓集团向大法弟子下黑手,对大法弟子打死算自杀,对比好人还好的修炼人往死里整。我盼着老师给我们指路、盼着新经文。那时一部分昔日大法学员,却神神叨叨传着小册子看,见面一笑便问“全法”你看到没有。其实所谓的“全法”完全是邪恶势力胡编乱造的。后来,妹妹、外甥到期释放了。全家人一同切磋,都认为所谓的“全法”不是师父的话,一位同修曾借给我们一本“全法”,我们也私下给烧了。这不是在害大法弟子吗?这不是谤法吗?

那时我们没有资料点,只有仅剩的一个点,白天发、晚上发,晚上回家路上都发点,路遇一些人便向他讲大法真象,他们都爱听,有时他们更恨江泽民,说:“江泽民害国害民没有好下场。”

过一段时间,又成立了资料点,再不愁资料的问题了。我和姐姐结伴了,这一伴又是2年。冬天、夏天,从不停歇的在整个大城市里跑来跑去,对此城市情况了如指掌。风雨伴我们同行,又苦又累但心里是甜的,为了救度世人我毫无怨言。我们一切为了别人,助师世间行,非常值得。

我和姐姐发资料传单时,一人放哨一人发。一次大白天,我们走進一栋临街的楼口,我放哨她向楼上走去了,当姐姐发到三楼时,猛的从道口另一端走出一个50多岁的老头,身穿警服,精神气十足,看上去便知是专业公安人员,常人的精明,腿脚利索,虎视眈眈直奔这个楼跑来,我看此情况,心很稳,不慌不怕,心发正念,便大喊了一声姐姐的小名,说:“找不到了那咱们走吧。”姐姐一听都明白,姐姐往下跑,那老头往上跑,正打个照面,姐姐挎包猛然断了。真是险上加险啊。我们骑上自行车三拐两拐出了楼群,我们相对而笑。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这是师尊给我们的智慧,这时边发正念边发资料,一直发完资料才回家。

一次晚上下大雨,姐说这样天气是发资料的好环境,我们穿上雨衣走出家门,约半小时我走進了居民区,这时我俩突然站住了,正往反向转时,一个老头打着伞,正盯住我们跟踪我们呢。老头当时被我们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得不知所措的站那不动了,我们发正念铲除他身后的邪恶,他只好走了。半夜时分我们的资料粘贴、光盘全发完了。其实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呵护着我们呢。回到姐姐家楼口处,一辆黑轿车停在那里,灯光大亮,照出好远,我们发正念从灯光正面过去,那人盯着我们看,我们俩上楼梯到三层从上面栏杆向下看,车子刚刚启动一溜烟的跑了。我们要没动那颗心,就不会出问题。

一次我俩早上6点左右骑车去市繁华的商业区,我们带了很多资料光盘等,边走边发正念。我们发资料传单,很快就要发完了。路经一家有名的酒店,此时保安正在集训,几十人的队伍冲我们就来了。姐姐说这么多人,我立即发一念让他们向后转,话音未落领队叫令向后转跑步走。直到商业区开业了,真象资料也发完了。

每次出去发资料时正念很足。这晚上我俩走向全市最长南北主干街,到一个公路口时我决定横过马路。我俩过来了,这时与我们同行的身穿蓝色工作服一男子又高又胖脏乎乎的。他立即掉转自行车头,盯着我俩,是红灯隔开了他,他着急盯住我俩,姐姐说发现他有半小时了,终于甩掉他了。这资料每次一百份都发完了,顺利结束了。是晚上十点多。

一次去了一大片小区带上200多份光盘资料,一路正念很足,最后剩下几个小张贴,姐姐看一个楼口往里走,我一把拽回她,小声说车里有人,车里没有亮灯,当我直奔车子走过去,发现真有人坐在车座上一动不动。我和姐姐说我们做着救度世人的事也要注意安全,不能掉以轻心。是师父在关键时刻看护我们。

一次去河畔花园里的楼群里,河的两侧是路,凭多次经验我选择逆路而行。姐姐提醒我说;你怎么走反路呢?我告诉她这样走就为了更安全。这是一个下午2点左右,我们发正念、底气足,前后左右认为很安全了,才开始做。其实我们没怕过跟踪,就靠大法给我们的智慧每次都化险为夷。一人放哨、一人发,这时马路反侧一辆白色面包车,一个长脸型的40多岁的男人,时常头靠在窗子上往我们这张望,我俩速度很快的到了一个小学校,发了一阵子,又拐進了社区猛发一阵子,又来到了小路的花园发完了。走出社区看到马路边有卖菜的,我们顺便买了两个红萝卜,装在车筐付了钱,刚要离开时那车已停在我们面前,刚才的长脸男人下车慌忙来到萝卜摊,猛的掀起地上的麻袋片,瞅了瞅,又看了我们一眼,这时我们发现车上印有“司法”两个字。“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师父的话牢记在心。这样一步一脚印的在讲真象的洪流中,在证实大法中,在有惊无险的关键时刻,师父在我们身边。多少风雨交加,多少寒风雪雨中,多少日日夜夜我们走遍了整个城市,我们为了救度世人,心里却是甜甜的,每到人们熟睡时,我们都在呼唤着他们,我们来救度您来了,你们一定能收到。是冒着生命危险救你们来了。

几年来江泽民一手制造的白色恐怖笼罩下,全国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讲真象,我们从不怨言,从不怕什么。无论遇到什么险阻,有师在有法在,做好师父教给我们的三件事,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放下自我,用神的慈悲救度世人、讲真象,就没有怕,就能做好。

资料传单不足时我们动手做过许多种小粘贴,向世人讲真象,红色粘贴,我俩做了无数小贴,我们跑遍了全市大街小巷,同时又对付着跟踪的流氓特务,整天都在高度警惕之中,但我们又从不怕这些,我们只要有了资料就毫不松懈的去发。一提救人我们心急着出去。正念正行,谁也动不了我们。

师尊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按照师父的法去做就顺利。我们有时带上资料却发不成,或有什么问题都会出现,我们心在法上,用法去处理好一切,就顺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