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自己那颗隐藏得很深的私心


【明慧网2004年12月14日】昨天,一件偶然与妻子矛盾的事情,险些让自己陷入黑手烂鬼的迫害圈套,回想起来,是双方为私为我旧宇宙生命特性的大暴露。好在发现了,在法上认识了黑手烂鬼的迫害企图,坚定的正念否定了这种迫害,清除了黑手烂鬼。今天及时将其写出来,以引起同修们的警惕,特别是应引起做资料或协调工作的同修们的警惕。因为事情比较繁杂琐碎,要说清楚需要花一定的笔墨。

我们地区一些表现得“精進”一些的学员几乎都被抓被关了,使本地区证实法的事情严重受挫。我从劳教所闯出来以后,被监控一直很厉害。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还能够看到师父的新经文,这条线始终未断过。

但毕竟资料很少,很多人才有一份资料。师父的每次新讲法、新经文,很多学员都只是匆匆的看过一遍。为了保证平时能看师父的新讲法,每次来了新讲法、新经文,我都会连夜抄一篇出来,然后将原件还给人家。由于自己身边有手抄的新讲法、新经文能长期看,所以对法理认识有了一定的程度,知道怎么反迫害、怎么坚定正念、怎么讲清真象……所以讲清真象的事,我由浅入深的在扩展着做,取得了一定的效果。而且逐渐也认识了很多功友。和大家交流切磋发现,很多人在法理上的认识比自己还差。每次问到看了几遍师父的新讲法,他们都说只看了一遍。根据我的经验,每次新讲法没看到4-5遍,自己就不知新讲法讲了什么,有些新讲法,我看了几十遍。可是他们没有条件,往往看一遍都是匆匆忙忙的,因为后边还有很多人等着看呢!这一方面是资料紧缺,一方面是功友们对正法的认识极浅造成的。看到这些问题,自己心里很着急,只好在极严的“监视”下,理智、智慧的和功友交流,期望能达到好的效果。一段时间过后,通过大家努力学法,功友们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认识。虽然离正法的要求还是差得很远,但突破了见面不敢打招呼、不敢停下来交流的局面。

于是建议多印几套师父的新讲法给大家。他们克服重重困难(尤其是心理上的),印了几套出来。随后,又有极胆小的学员自愿主动成立家庭小资料点。他跟我一讲,我自然举双手赞成。根据和同修交流得出的个人体会,认为应首先多下载一些“心得交流”、“弟子切磋”给大家看。这样一做,连农村的同修都带动起来了,填补了许多空白点。

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也包括了妻子(同修)的一份付出。我们认识的人很少,当然不是协调人,但都主动做了协调的事。可是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却始终虎视眈眈,他们不会放过一切可钻的空子,特别是做资料工作的和协调人,尤其应该警惕。

今年初,自己认识到应该让“落伍”的亲人们都赶上来证实法。于是,首先把母亲接来,让其重新修炼,妻子又把岳父接来了,因为我们的亲戚7.20前都修了大法。只是7.20邪恶迫害大法以后,在压力面前他们退缩了,以至后来放弃了。让亲人重新修炼并证实法的想法本来很好,可是由于我们的心不纯净、不圣洁,不易察觉中都挟带了“为私为我”的成份。母亲不识字,又80多岁,过去学法基础又特差,常人心重,尤其在乎人家对她是否尊重,总是放在心上耿耿于怀。我和妻子,虽然修炼多年,但“为私为我”的成份很重却不知道。妻子对我母亲不如对她父亲好,母亲非常敏感。有一次,弟媳来了,来的目地是想交流提高。可弟媳也在“落伍”之列。坐下后,她就和母亲先谈起了家中的事情——母亲喜欢在家里当“老板”,要管好家——弟媳就向她汇报,这一下大家学法交流的事让她俩给搅了。妻子说:“你们还说,我就到房间去学法!”母亲被冲了气管,弟媳也瘪了气,我的心也不平了,心想,如果“搅局”的是她家人,她不会这样对待的。

母亲受了委屈人心翻腾,哭鼻子闹起来,我的人心也跟着动起来,也做得很不像样,不象个大法弟子。结果,母亲回家了,岳父也回家了,以后谁都不愿来我家。事情过后,虽然知道自己错了,也尽量弥补损失,但却没找到根本原因。

我们当地证实法的形势有了很大改观,我们夫妻俩主动做了一些协调的事。难免家里要存放一些资料,我看到妻子多次不赞成多印一些师父的讲法、经文、弟子切磋的文章和真象资料,认为她过分谨慎近乎“怕”。注意安全是很重要的,但一旦“注意安全”过了分就不对了。很多不敢走出来证实法的学员,心里给自己的理由也是“注意安全”。为什么在魔难中证实法的弟子建立的威德那么大呢?就是在有魔难、有危险的情况下走正走好了证实法的路。每当我多拿了一些资料时,妻子会用一种责备的口气说出她的意见。我看出了她有怕心在作怪,心里也多少生出了一些“怨气”。

一天晚上我们放炼功音乐带炼功时,因带子需要倒转一部分才能完整的放。当我倒带时,妻子又用责备的口气说:“你又倒什么呀?!”这时,我心中的怨气忍不住了,随口说:“不用你管!”她回敬了一句什么,现在记不清,只觉得她满腹怨气。我马上意识到自己不对,可她还说一些什么,让我知道了,原来她以为我生她那方面的气:昨天上午我们去她妹妹家,她妹妹趁我不在旁时,给她20元钱。她推脱说不用给钱,别被姐夫知道了(她买了东西给妹妹家)。我当时知道了,没在意、不在乎。谁亲谁疏这个心谁都有。但想起她想带侄子去吃一些稀罕的东西,而不是把心思放在让她的亲人都赶快回到证实法的路上来,这不应该!回头一想,自己也曾私下给了20元钱给自己的侄子。当时是这样想的,母亲不识字,侄子给母亲念了《转法轮》,给他20元钱鼓励鼓励,希望他以后多念法给母亲听。实质上还是挟带了“私”和“我”,做事心不纯。当时知道她一肚子怨气是认为我知道她私下里给了她妹妹东西,以为我在生她的气时,脑子中念头一闪,心想:哦,你不生气我还不计较,你要真生气,我还真要和你计较计较呢!

于是,心里开始盘算着如何跟她计较了……“为私为我”的念头确实翻腾起来了——突然间,我想起了《明慧周刊》中多次刊出了这样的教训,许多做资料工作的同修,就是因为这些生活中的琐事引起了矛盾,从而被黑手烂鬼钻空子迫害了。细想一下,今天的事起初我没在乎,可很多事弄得我们双方误会起来了,勾起了我那执著的心。这一切都是黑手烂鬼在捣乱,妄图以此为借口来迫害我们。识破了它们的迫害企图,认真挖挖根,为什么黑手烂鬼这么弄,是自己“为私为我”的心没去,它们才有空子可钻,才制造一些误会,勾起我的私心。好险呐!我马上想:既然识破了它们的企图,就要彻底否定它、排斥它,用正念清理它。我发正念清理这些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不用说它们在迫害我们,它们的存在都是不能承认的,都是要清理的。我的正念出来后,妻子慢慢的也不在乎这事了。

我自己的问题是:首先,妻子对印多少资料与自己有不同的看法,虽然她有时口气生硬,但却是好心,而自己却心生怨气,没有很好的与妻子沟通,不能做到平心静气,以致成了“矛盾”的导火索。我想:其他同修也可能会出现这种问题,尤其是看到《明慧周刊》中刊登的出了事的资料点的同修,存在着这类问题未察觉。师父告诫我们:“出问题的时候啊,感觉不对的时候啊,一定要看自己!看看自己哪儿错了被邪恶钻空子了。错了就应该认识到了,就应该做好。你们别忘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啊!你们是来证实法的!修炼苦,证实大法中邪恶更邪恶呀,能走过来的,就一定是众生之王。”(《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其次,当自己知道妻子误会了,以为我在生她的气(气她私下买东西给妹妹),勾起了自己“为私为我”的私心,心里翻腾着。当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时,想抑制它却非常痛苦,只好在心里背颂:“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洪吟(二).断》)才慢慢抑制住了。

我知道,作为资料员或协调人,肩负的责任很重,可能忙得顾不上学法,或学法很少或学法静不下心来。师父说:“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这就要求我们资料员、协调人无论怎么忙都要抽时间学法,而且要静下心来学法,遇到问题才能在法上去认识,去解决。

自己常人心还很重,不能宽容大度,所以才导致母亲和岳父都不来了。对于今天证实大法的弟子来讲,是个严肃的教训。在此摘录师父《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与大家共勉:“所以有的时候啊,我们不能够带着很强的常人心,钻在一个牛角尖里边,老是出不来,越想越执著,越想你这个心越沸腾,越想那个魔就越利用。当你们不冷静的时候,我告诉你们,那个时候就是魔在利用你们,我不管你修了多长时间了,也别看你在大法弟子中的名望如何,你们不注意时保证是那样。我告诉大家,不管你们修多好,今天,你们只要有常人心在,那就是魔所能利用的东西,自己不注意随时都可以被利用。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那就是尽量的去抑制这些常人的心,尽量的使它不发挥作用,尽量的走正自己的路,尽量的在一切环境中,在一切发生的事情中,能够做得堂堂正正的,宽容大度,能够理解别人,能够尽量的全面思考问题,那么我想很多事情可能都会做得很好。”

但愿我的这个体会,能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使广大同修在证实法的路上少走弯路;同时也希望,具有一定条件的同修也默默的挑起“协调人”的担子,助师正法,兑现自己史前的洪愿。

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