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的力量


【明慧网2004年8月16日】有一天在梦境中,我把右手从心的一侧伸進了心里,没碰到另一边,接着又把前臂伸進去了还没碰到边(当时修炼状态比较好),心里有些得意,埋下了一个执著的种子。后来时常想起这个情景,每当想起这个情景就想:修的挺好,看我的心都这么大了。时不时的给这个执著的种子浇水。有一天这个种子终于发芽了,一天又想到了那个情景,就想:我的心都这么大了,我对世间没有恨了。这一念一出,就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干扰就来了。在吃春饼时候,吃到了玻璃碴,其中一个玻璃碴扎到了舌头的根部,在常人角度上看是至亲有意放的,可我是修炼人要向内找,就问自己为什么?马上就明白了这是自己的执著(我的心都这么大了,我对世间没有恨了这个欢喜心。)造成的。旧势力打着要验证“我对世间没有恨了”这一执著来迫害大法弟子,这一关对我来说没什么的,可是至亲却被推到了危险的境地。心里酸酸的,眼泪到了眼眶里。我这至亲在常人中迷得很深,每次跟其讲真象基本没效果,可是她对周围的人有些影响,这些人都是我应该救的。我清楚旧势力为了考验“我对世间没有恨了”安排了这一切,可是却把至亲推到了罪业中,正如师尊讲的法,旧势力是不把人命当回事的。在那以后我还是坚持讲真象,一有机会就讲,可是至亲听不進去,不是说真善忍能给我带来多少钱,就是说别跟我讲这个我不爱听。事情就这样僵持着,对她周围的人讲真象由于她的干扰老是出现反复,效果不理想,心里急呀!

在学法过程中,我一直以师尊为榜样,师尊的法每个字都是真善忍,每个字都是。真的象师尊讲的:“我好像是有那么一点举动,甚至于我穿衣戴帽,有些人都想要学,所以我就非常注重这些大小事,不但传正法我人也要身正。”(《在纽约座谈会上讲法》)我就是有意无意的跟师尊学。前些天我突然想起了师尊讲的法:“我看问题和大家、和世人不一样。人看到一个人犯了错误简直不可饶恕了,我不这样看问题。我全盘的看一个生命的整体,哪怕还有一线希望我都给他希望。”(《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这是多么洪大的慈悲!我就想;我的师尊对众生如此慈悲!我一定要跟着学。

由此想到:一个常人在世间就象一个木偶一样,特别是大法弟子周围的人旧势力都是做了细密安排的,人的一念一行往往不能做主的,她要是知道她迫害一个大法徒的罪孽有多大她能去做吗?是她的主意识明明白白做的吗?不是旧势力安排的吗?我们不是要否定旧势力吗?所以就发了一念:对我所有的不好我都不记恨,在我这方面都不算你的过错,我真的不介意,只记得你的功劳和好处。这至纯至善的正念一发出真的打到了他们灵魂深处,内心深处的震撼在表面反映出来了,效果马上就出来了。再回去的时候她态度不一样了,周围的人真真切切体会到了大法弟子的善,回应的也是善意,觉得他们很有希望,跟至亲再讲真善忍,不象以前那样反对了,解读她的眼神:你真的这样善?这是她的疑问,做为一个迷得很深的常人她真的不信,不理解,可是她体会到了大法弟子的善。

向伟大的师尊问好!感谢伟大的师尊救度我们!谢谢明慧同修及其他海外同修的努力,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