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走大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4年12月14日】我叫陈功玉,女,50岁,湖北省一名普通工人。我于1998年4月喜得大法,经过6年的正法修炼,方方面面有很大的变化,包括亲人都受益不少。

我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从小患癫痫病,小儿子现读高中。我下岗多年,因身体不好,在家带孩子。一个普通平凡的家庭,全靠丈夫支撑着,在磨难中度日。

我从小懂事,很体贴父母,勤劳持家,从学校走向农村,从农村走向社会,一直是好学生、积极分子及先進工作者。我有一双勤劳的双手,任劳任怨,与人和睦相处,常人看来就是忠厚老实,除了忍让还是忍让。纯净的个人生活给亲朋好友、同事留下了好的印象。成家后,事情并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复杂化了。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道德的大滑坡,好人也随着变。我的心态也同样发生了不好的变化,面对家庭中的实际问题:丈夫整天烟酒不断,孩子疾病缠身要用钱,一切家事由我承担……我就是十双手也忙不过来。久而久之,矛盾一天天激化,人也一天天变,每天被烦恼和厌倦的情绪控制着,总觉得老天爷对自己不公平,把这么多磨难压在我身上、我家中……经过了长期不顺利的日子,我对孩子的问题妥协了,好象一下子看破了红尘,真不想在人世间呆了。由于劳累过度,精神不振,身体瘦弱,支气管炎非常严重,只要脾气烦躁马上吐血住院。面对现实的病魔折磨及经济的困难,我心灰意冷,终日泪水涟涟,度日如年。

正当我在生命的十字路口上徘徊,98年4月,经朋友介绍,有缘得大法。经过几个月学法炼功,我身体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学习《转法轮》也明白了很多真正做好人的道理,深深认识到,我的家庭、丈夫、孩子病魔、身边所发生的事情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它是有因缘关系的。于是,我将多年保存的离婚协议书毁了,不再有烦恼情绪了。宇宙发展是有规律的,做人是有道德标准的。得法后,对人生有了希望,对人生道路有了新的选择和认识,幸福从心中升起。是大法照亮了我的心。

1999年7.20,江氏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电视、广播、报纸对大法及师父進行诽谤、诬陷,蒙蔽了多少善良的人们。即使这样,我仍然坚修大法心不动,信大法,信师父,一修到底!

我曾两次被非法关押。第一次在2000年10月28日,县公安局“610”廖学胜深夜派新区派出所所长周××及随从人员将我非法关進县第二看守所。他们害怕法轮功学员去天安门上访,说什么“炼功有罪”,我说:“修‘真、善、忍’有错吗?我们没有错,你们弄错了吧!”一星期后,公安局要我们写保证书不再学了,不再炼了,否则长期关押。我们在一起的几个同修坚定信念,坚持学法炼功,他们无话可说,谎言不攻自破,最后,无条件释放我们。

为了说句公道话,还我们师父清白,我们做了大量的真象资料散发给被蒙蔽的世人。那时做事的心态完全是纯净的,就是为了大法的弘扬,救度无量众生,只有一个心眼,那就是救度善良的人们。

第二次被非法关押是在2001年3月17日。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一位流离失所的同修来我家住了两天,天下着雨,我们做好了真象资料,还没来得及出门,同修出去有事,约好回来吃晚饭,没想到下午3点半,她刚出门,邪恶一行五人来我家查询(新区派出所一行)。我心平气和的与他们交谈,一切顺利,在他们即将出门的时候,我欢喜心出来了(认为他们没发现什么),就在这时,最后出门的一个人发现桌上有一张复印纸,上面有几点墨迹,恶人说:“这纸与街上发的传单一样的。”另几个人也转身拿着看。我悟到:这是欢喜心带来的执著,被魔钻了空子。我同他们解释,没用。恶人打610电话,恶警廖学胜来了。几个人拉拉扯扯要带我去交待问题。恶人关上大门,几个恶人在家翻箱倒柜找东西,把同修包裹里的资料,500元现金拿走了。在这紧急关头,我担心资料的安全(那时资料的供应很紧张),但我又不能被邪恶带走,怎么办?同修回来也要被抓,瞬间我只有一念,求师父一定要保护同修的安全,绝不能被邪恶抓到,我宁愿多承受一点。他们拉着我丈夫盘问,有什么人到我家来过。这一下,我趁机快步跑上楼把资料从平顶甩到邻居的平台上。恶人赶上抓住我的手,问我想干什么。表面上看,恶人以为有人从平台上逃走,到处查看,随后,恶人搜走师父的照片及大法书,强行要将我带走,时间已经很晚了,同修要回来了,为了同修的安全,我只好随恶人走。我不愿坐警车,我要走,恶人架着我的两只手臂,在车门前,他们用脚踩我腰部,用手抓住头发,强往车里装走,街坊邻居都看的清清楚楚。在车上,我只有一念,请师父保护同修的安全,恶人将我带進新区派出所审问,动手动脚,并开口大骂,他们叫来公安局长陈配德审问,也没有结果。时间很晚了,局长陈配德派人非法监视我家,连夜将我带到看守所,非法关押达两个月之久。

后来,听家人讲,我被抓走后,不到一刻钟,同修来了。恶人临走时,对丈夫说,有炼功人来就将她带来换回你妻子,对我儿子说,某某来了,向我们报告,给你2000元钱,被我儿子拒绝。当时,丈夫看到同修来了,要她马上走(丈夫知道炼功人好),说我已被抓走。同修刚走到门口,就来了一辆摩托车,她坐上车安全的走了。刚走几分钟,恶人来到我家,守了两天两夜。在守夜期间,它们还想找点什么,恶人把另外一个同修放在我家的柜子打开拿走了500元钱(这位同修已被关押),买来酒菜,用我家酒大吃大喝。深夜被我丈夫发现,非常气愤,将它们赶出家门,再也没理它们了。后来,我仔细想,一切都是师父的帮助。我的正念,丈夫的帮助,儿子的拒绝,同修的脱险,一切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

我被关押后,“610”廖学胜用钱想要我配合它们找到流离失所的同修,我拒绝了。邪恶无处下手,想达到目地不择手段。廖学胜知道我家面临的困难,抓住弱点,要我丈夫做工作,写“保证书”,还骗丈夫说炼功人“某某头”都写了。这时,丈夫听了恶人的话,他知道我不会放弃,请来我70多岁的父母劝我,我一见父母,心想:一定是邪恶利用亲情的方式要我配合,放弃修炼,办不到。同时告诫自己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扪心自问:跟神走,还是跟人走?面临两条路的选择,我选择了“神路”。所以当着恶人的面,我对父母说:“我炼功没有错,政府错了,希望你们不要受邪恶所骗。”母亲流着泪给我下跪,我拒绝了,我说:“这样做没有用,做什么都没有用。”我明白,我只能跟师父走,修去亲情,不被人心所动。后来父母失望的流着泪回家了。每经历一次生死抉择,我意志坚定,坚定的走在神路上,心灵得到再一次升华,全身轻松,没有压力,完全是无为的,那种感悟真是美妙无比。我爱我的父母,我的坚定会给他们带来永远的幸福。如果我屈从于邪恶之徒的要求,那才是真的害了父母。

平时在家学法少,干扰大,背法不多,与同修相差太远,但我时常想起师父写的《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及《见真性》:“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四月下旬的一天,恶人审讯我:“国家反对‘法轮功’,说是×教,你知道吗?你为什么还要炼?”我说:“我知道,是政府错了。‘法轮功’是正法!”恶人不再问了,只好没趣的走开了。我悟到:是我的正念抑制了邪恶的延续。

没过几天,我两个弟弟来看我,谈及家中孩子无人照顾,丈夫为此事无能为力,家庭压力太大。我从家人的眼神里感受到他们对我的爱、恨之情。我动了常人心,亲人的要求是:不伤害师父,不违背大法,只是回家不能与同修来往,少到处跑,在家炼功。看到亲人无奈的眼神,我签字的心动了。我含着泪,感觉对不起师父。顿时,师父的话在耳边回响:“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无论什么人在世上干了什么坏事,都得自己偿还,我不希望一个学员掉下去,但我也绝不要不够格的弟子。”(《排除干扰》)。我悟到,哪怕是随便写几个字也是配合邪恶,对师父不敬。果然,看守所蒋××说:“随便签字不行,还要加几句话。”我马上悟到,这是师父给我再次把握好的机会,否则,我真得要掉下去了。于是我对蒋××说:“不办任何手续,我随家人回去,否则免谈。”这样,亲人又失望的走了。以后,不管邪恶千变万化的妄图“转化”我都失败了。我坚修大法的心不可改变!两个月后,我被无条件释放了。

回家后,十分惦记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我们是个整体。师父经文来了,我就想办法把经文送進看守所(用日用品或食物包夹着带進去)。时间长了,被里面的管教发现了。于是所里规定,不准接受炼功人的东西。但我还是想尽量让同修得到师父的新经文,充分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在家我多次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一定要给机会将经文送進同修手里。由于我们正念正行,管教接受衣物时,我们巧妙过关了。通过此事,我想只要心正,没有办不好的事,闯不过的关。

我感到,在真正实际生活中,面对家庭经济困难问题上修心,真正难……对于由很多执著心引起的漏被旧势力钻空子而带来的魔难没把握好,失去了很多次提高心性的机会。明知道是错的,可就是放不下,我认识到,是自己学法不深所致,我感谢师尊给我弥补的机会。在救度世人的最后时刻,我力争抓紧时机讲真象,正念救度世中人。让我们记住师父的话:“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同修们,在神的路上精進吧!

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