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不动摇 揭露迫害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12月7日】我谈一点自己的经历体会。在2000年春,我老两口去北京上访,被乡派出所押回,铐挂在派出所院内的两棵树上。派出所长袁某指着我老婆破口大骂,又是打来又是骂,逼着我们不要炼法轮功。我们没有动心,就被送進了看守所。唯一的一个女儿在外打工,家中无人照料。董志乡长贺长春就带领乡村队干部和派出所的恶警,还组织了突击队员,大车小车一齐拥向我家。来时二话没说,就抬门扭锁搬家具,连我的粮食油料籽一个也不剩,全部装上车要拉走。当场儿子吓昏了,邻居赶来大惊失色,看到这惨无人道的行为,非常悲痛、怨恨,就对乡长说:你们为什么抄家?乡长却说:他们跑到北京干什么去了?反对政府嘛,上面叫我们干的。有一位年老的邻居说:那你们等人回来了再拉东西吧!派出所长冲过来怒斥道:这事与你们何干?你管得着吗?一位好心替我看家的六十多岁的老姐姐泪流满面,苦苦相求,要求给我们的女儿留点粮食,却根本没人理睬。最后走的时候他们还十分可恶的把我家大门也拆下来抬走了,使我儿子家也没了大门,敞门亮户大开着。听邻居说,他们把粮食拉上半山,上不去就往下抛,有的东西都弄坏了。麻袋破了,粮食淌了一地。这些东西拉到村上,后来又拉到乡上大院,经受着风吹日晒雨淋鼠咬。

在这期间,派出所恶警多次深更半夜来吓唬和我们同院住的儿子一家,使儿孙们个个胆战心惊,夜不能寐,只好搬到别处去住。女儿听到父母的遭遇,急速回家,一看门庭敞开,家不象家。她哭叫连天,找村干部、乡干部、派出所、公安局,结果无人理睬。

当一个月后我们回到家,進门一看,家徒四壁,只有两个锅,几个水缸,其它什么东西都没有了。我当时什么东西也没管,只想着我放進粮囤里的小箱子中的十几本大法书籍和几盘炼功带。结果没有了,这一下子伤透了我们的心,我俩痛哭了一场,悲泪交加,一夜难眠。第二天我叫上女儿到乡上去要,乡长却说没有拿我们的什么书,至于你们家的东西,如想要回还得交来你们两人的罚款400元,乡上派出所接你们的路费1500元,还有乡上拉你们家东西花下的钱385元。钱拿来给东西,如不交钱我们就低价处理。我女儿说,你们是人民政府,为什么乘人之危,要拉东西等不得人回来吗?我父母只是修身修己做好人,只为了祛病健身才炼功,去北京向政府说句公道话有什么错?有什么罪?我父母一生为人忠厚老实,不做贼,不说谎,没做过违法的事,没说过没良心的话,你们想把这么好的人一棍子打死,你们的良心何在。乡长大怒,破口大骂,把我们撵了出来。

我们上北京这件事周围人都知道,消息传了几个县,人们议论纷纷。有人讥笑,有人落井下石,连一些熟人亲友都受了蒙蔽,对我们另眼看待,远离我们。但还有同情我们的人,说共产党比土匪还凶,一扫光,太坏太恶。我开始也对周围的人想不通,想从法中找答案。通过学法知道,我要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摆正人与人的关系,无论谁说我什么都动不了我坚修大法的一颗心。

在这五年的迫害中,公安人员多次来我家干扰迫害,2000年抄了我的家产,2001年因为我二次上访,恶徒判我劳教一年,2003年国安警特在我家抄了真象资料和大门上写的法轮大法好的对联,公安又判我两年半的劳教。我要把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曝光天下,叫世人看清江氏集团的邪恶行径,江氏人性全无,践踏人权,毁灭道德,坏事干绝,毒害着人类社会,象这样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何止我一个?多少大法弟子为了坚持宇宙真理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甚至失去生命。

公安局给我判两年半劳教,关在监狱,我就每天炼五套功法,背诵师父《洪吟》和短篇经文,整点发正念。送我劳教时我就想我不应该被劳教,不让邪恶之徒送我,结果送去劳教所不收。有一次我很想见一下一位做得好的大法弟子,在几天内就把我们调到一起,这些使我深有体悟:你做正了师父一切都能为你做,师父时时刻刻保护着我们,正念在另外空间起的作用太大了。正如师父在《洪吟》二中所说:

狂恶四年飑 稳舵航不迷
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当前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我个人认为;这三件事是一个整体,缺一不可,互相联系着,不能单独做那一件事,只有我们做好前两件事,才能做好第三件事。做好三件事也是正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和责任、目地,是给自己树立威德的时候,所以我们要横下一条心,持之以恒,勇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完成自己的宏誓大愿。让真象资料遍地开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