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师父在贵州传法时的神奇美好


【明慧网2004年12月18日】我在1993年得法,曾荣幸的参加过师父的四次传法班,一次师父给辅导员讲法,共五次亲见师面,五次聆听师父讲法,沐浴佛恩,亲身感受伟大师尊的慈悲。我把这些我脑中最最深刻的记忆写出来与同修分享,见证大法的神奇、殊胜和美好。

一、五次亲见师面、五次沐浴佛恩

1993年5月的一天,在多年不见曾经在我念小学时教过我的一位教师的引导下,法轮大法在贵州洪传的第一期学习班的第三天,我荣幸的走入了大法修炼之门。

初见师父,好面熟啊?!似曾早已相识,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我轻脚轻手在后排空地上找个地方坐下,听到的第一句话是“有练过其它气功的人進到我这个班,只要你真心修炼法轮功,我都会管你,会给你清理身体、调整身体,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保证你在今后能在我这一门中修炼。”真神了!他怎么会知道我练过别的气功呢?(之前由于身体原因,我曾练过别的气功)看来这才是我要找的真正的师父……。就这样我深深的被师父的法理所折服,师父的讲法句句打动我的心,我越听越想听,越听越爱听。

师父在贵阳的三期讲法班我都没有落下,还叫了单位的一些人及我的亲朋好友也来参加。

1994年12月师父最后一次在广州传法,我也请假赶去参加了,1997年9月23日,师父在贵阳为贵州大法辅导员讲法,我也荣幸的见到了师父,并聆听师父讲法。就这样我五次亲见师面。

师父在讲法中说:“我觉得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得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转法轮》第一讲)是啊,每当回忆起这段日子,真是无比幸福。

二、师父除魔

记得在三期学习班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干扰,不是在讲法过程中突然停电,就是传法场地的突然变动,特别是在第一、二期传法班上。师父讲着讲着,突然就停电了,查电源、电路样样都没问题。此时只见师父用手一抓,又一挥就又来电了,灯又亮啦,师父又继续讲法。又停电,又处理,反复多次。还有时是平静的默想几秒钟(注:在这个空间的体现),问题就解决了。

从讲法中我们得知,贵州这个地方有很多修道之人,他们在深山里修炼,他们用功能把洞堵起来,修得很苦。常人看不见他们。他们不得法,修了很长时间,也没修上去。他们中有很多好的,这次也来听法;但也有个别不好的,离贵阳17公里(西南面)就有一个,它也修了很长时间……。师父不愿跟人斗,就是传法。谁也干扰不了。

5月、6月接着办了两期班,第一期在省地质局,第二期在贵阳医学院礼堂。8月份办第三期,听法的学员很多,开始是在省政府大礼堂。听完第一堂课,第二天就不准在那里了,很快又找到了青少年活动中心,没有影响到师父传法。后来才知道就是花溪山洞里的那个蛇精在捣乱。在北京93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它又跑去捣乱,(此前它曾给大法贵州辅导站站长讲过再不捣乱的)师父一再慈悲,多次给它机会改过,它都不听,始终魔性不改,最后它被销毁了。

三、贵州的三个特殊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在2000年的一天,听一位同修说,她在报上看到一篇报导说:五百年前,太极祖师张三丰曾经到过贵阳与遵义,并在贵阳青岩留诗一首:“头在青岩铺,脚抵四方河。五百年之后,浩气直贯皇城阁。”(注:青岩、四方河、皇城阁均为贵阳地名)是啊,五百年后的今天,伟大师尊传的宇宙大法“真、善、忍”。我们有幸生在这特殊地区,和伟大师尊有着特殊渊源的、特殊修炼人群中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定要珍惜这特殊的机缘啊!

无论邪恶采用任何卑鄙手段進行迫害和打压,都无法改变弟子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决心,事实证明这批修大法的特殊人群是打不倒压不垮的!即使他们中有人摔倒了,但很快又会爬起来继续走师父安排的路,紧跟师父,救度众生,用实际行动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助师正法,只听师父的话,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走正走好最后的路。

四、照片上的神奇

第一期班结束后,有幸与师尊在贵阳黔灵公园白象泉前边空地上(当时的集体炼功点之一)合影。

第二期班结束时,师父拍着我的双肩,慈祥的对我说:“守住心性,好好修炼。”一位年轻同修看见了,他对我说:“你好幸运啊!李老师给你好东西呢!”回到家,我怎么也静不下来,想着师父马上要离开贵阳了,我一定要去送送师父。

当时,天下着雨,我在赶往火车站的途中就感觉到就象师父在“灌顶”中讲的那样突然“一阵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全身。”(《转法轮》.第四讲)非常舒服的感觉,一直持续很长时间。从此,我多年的四肢冰冷,及全身所有疾病不翼而飞,全都好了。

师父上了车,火车缓缓启动,我们几个同修一直在站台上目送着,师父在车门边向我们挥手,被拍下一张照片,只见师父挥动的手向着我们头顶上方全是一片洁白,我们几个同修被一片洁白覆盖着,看不清我们的身影、面貌,全是一片洁白。每当看着这张照片,我们都会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倍感幸福、亲切。

五、点化有缘人

在修大法前,我曾经因病乱投医练过多种气功,还拜过本地的一位气功师,有几位师兄师姐对我很好。修大法后,我心想:只有大法师父才是我真正的师父,才能救我。因此我就对几位师兄师姐讲:法轮大法是真正性命双修功法,李老师是来度人的,从今以后,我只修大法,不练原来的功了,并希望他(她)们都来修大法。包括那位所谓的“师父”,我还买了坐垫和全套大法资料给他,他把坐垫收下了,而大法资料却还给了我。其中一位师姐,她说大法好,她也想来修大法,可就是迟迟不见她来。

第二期学习班快结束的那天中午,我又去了她家,她很高兴的告诉我:早上她在家打坐时,(她练的功中也有静功的)天目看见从我们(学习班在的)医学院方向有一股很漂亮非常强大的光柱旋转着直奔她家而来,(其实她家在城西南,而医学院在城北,几乎要贯穿全城。)然后就停在了她的面前,耀眼极了,她感觉非常舒服。更惊奇的是,在她出定后,发现在她右手掌内居然出现了一幅非常漂亮的山水画,就象用紫色铅笔画上去的一样,抹不去,洗不掉。我看后也很兴奋,就对她说:“这是大法师父在点化你呢,叫你莫失机缘,赶快修大法吧。”接着就拉上她往医学院学习班,她终于听到了第二期传法班师父讲的最后一堂课。

听课结束后,我领着她到师父面前,向师父说了此事,师父看了她手上的画,高兴的对她说:8月份来参加第三期学习班。由于她放不下原来练的那些东西和所谓的“功能”,更放不下常人中的执著,最终也没能走進来,真可惜!

六、清理、净化身体

师父在讲法中说:“凡是来真正修大法的学员,我都要给你清理身体、净化身体,你知道的病、不知道的病、和将要发生的病,统统给你清理出去……。”

修大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脑挫伤后遗症、颈椎病、萎缩性鼻炎、肺结核、肋软骨炎、风湿性关节炎、左侧肾结水等等,经常浮肿、四肢冰冷,还经常感冒,长期不离针药,整个人看起来面色无光、又黑又瘦,比实际年龄苍老得很。

修大法后,不到一个月,在不知不觉中,我以上疾病全部不治而愈,且面色红润、精力充沛,从此与针药绝缘,从新获得新生,整个人看起来突然年轻了许多,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同事及家人都为我高兴。

在第二期学习班结束后的一天下午,我在家搞卫生,一边哼着歌曲,一边拖着地板,突然一下子胃里象刀割似的疼痛,痛得我在沙发上打滚,一会儿功夫全身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丈夫和儿子急得团团转,要找车送我去医院诊治。我说这不是病,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祛除病根呢!我不去医院。就这样我没去医院,后来实在痛得不行,我就喊着:请师父加持帮帮我,话音刚落,唰!一下就不痛了,就什么事也没了,就象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我又拿起拖把开始拖地。这直令在一旁看着的父子俩连声说:太神奇了,刚才痛得那样吓人,你一喊师父就不痛了,要不是我们亲眼所见,谁会相信呢。

还有一次,早上去上班还好好的,突然就开始腹泻,一趟接一趟的跑厕所,同事都叫我赶快吃药,我说没事,不好的东西排除去就好了,别管它。中午我没回家,也没吃东西,整整一天,拉了几十次肚子,可是我却很精神,跑完厕所回来照常上班做事,同事看见都说:“奇了,按常理象你这样不停的腹泻,又不吃东西的,是要被拉脱水的,可你倒好,越拉越精神了,还红光满面的,法轮功真神奇……。”由于这事,后来她们都和我一起炼功,只是99年7.20后因为怕遭迫害她们不敢炼了。

修大法后,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太多了,两次被汽车撞翻,两次从楼梯上摔下来,结果都安然无恙。这都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和威德,为弟子消去了许多大难。是师父给了弟子太多太多次的生命啊,谢谢恩师!

凡是真修大法的弟子,都能感受到师父就在我们的身边,随时随地的呵护着我们。

七、佛缘

1997年9月23日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早晨在炼功点炼完功后,另一位辅导员对我说:下午两点钟在八角岩饭店开辅导员会议,叫准时参加。后来她又来电话说,要我早点去,打扫卫生布置会场。她还说,她太激动了,昨晚一宿都没睡好觉,今天连饭也不想吃,真是太激动了。我私下想,是什么原因能使她激动得废寝忘食呢?莫非是师父来了!

我就随便吃了点东西,赶紧洗了个澡,直奔会场。等一切准备好了,这位同修又叫我到饭店外边去接别的点上的同修,怕他们找不到会场(其实,这个地方很多同修以前都来过多次,是来看师父讲法录像),我答应着走出礼堂。刚走到礼堂门外第二节台阶,就看见师父在一位站长的陪同下,走在离我几米远的花园小路上。师父也看见了我,微笑着朝我这边走来……,我呆呆的站着什么也想不起来,眼里满着泪水,只想给师父跪下,然而周围有很多常人……,正在此时,那位站长对着我喊:还不快领师父進会场,你还呆着干什么?这样我才从惊异中醒来领着师父進了会场。

佛缘啊,深深的佛缘!没想到,到如今师父的最后一次来贵阳,居然是我在无意中,毫无准备之下,在师父讲法的礼堂门前迎接师父。(在这里,我绝非有半点显示心,我只想与同修们分享幸福。)当时那沉浸在幸福中的我,脑子一片空白,面对师父,就是想不起要说什么。末了临别时只说得一句:“谢谢师父!”

师父握着我的手,微笑着,很亲切的对我说:“多看书,多学法,就看《转法轮》,你想修多高,都能指导你修多高……。”看着我们一步一回头,依依不舍的样子,师父过来对我们说:“贵阳我还会再来的……。”

师父啊,在此,我谨代表贵州所有大法弟子向伟大慈悲的无以用人的语言称颂的师尊合十、问安,师尊辛苦了!贵州大法弟子想念师父!

期盼师父有一天真的会来,我们相信这一天不会远了!

八、光圈

师父最后一次对贵州辅导员讲法过程中,曾有两位饭店服务员跑来跟我说:她们看见师父坐在一个非常漂亮的光圈中,而且师父头上还有光圈。她们还说:“你们师父是佛。”我对她们讲:“你们说对了,我们师父是来救度众生的,你们看见了,那是佛缘,福份非浅啊!你们赶快来修吧。”她们都说:“要放下常人的执著,(她们都看过《转法轮》了,也炼过几天功)她们做不到,要求太高了。”尽管我多次劝说,包括以上提到过手掌出现山水画的那有缘人,她们虽然都曾得到过师父的点化,可是由于她们迷得太深,太看重现实,最终还是没能走進来,真是太可惜了。虽然如此,但欣慰的是,她们已从心底知道了师父、知道了大法的美好,但愿她们这几年没有被江氏集团的谎言宣传所迷惑。

九、显神威

师父在讲法中说:“从我这个班上下去的很多学员,你不但病好了,你还要出功的,很多的功能……。”

我单位一位参加第三期学习班的同修,得法后不久,在1994年的健康体检表上发现,他多年的乙肝“老三阳”转阴了,完全好了!而且还出了功能……。

1994年秋天的一个上午,她带上钱到批发市场去购物,在公共汽车上,一伙扒手盯上了她,一些朝她身边挤过来挤过去,剩一个就伸手摸她的钱包,可是那手啊,刚伸向钱包,就被弹回去了,反复多次都是这样。最后,那些扒手们只好停下来,全都盯着她看。其实她早就发现了这群扒手,只是没吱声,想看看他们到底还要使什么招,因此也就盯着他们。扒手们受不住了,然后心虚的在中途下车了,一边下车一边大声嚷嚷:“这个女人身上带电,惹不起。”

师父讲的法,处处显神威,关键时刻这位同修修出的功能得到了应用,使她免去被扒手偷窃的损失。

以上是发生在我身上和我亲身感受与见证的真实故事。很多神奇的事情有好多大法弟子都曾经亲眼目睹和亲身感受过。只不过,我把自己看见和自己体验到的写出来了,目地是除了与同修分享外,同时还想让所有世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知道大法师父的无私、无畏与大法师父的伟大、慈悲,及大法的神圣庄严和殊胜美好,一切都是无法用世间语言所能表达!

奉劝世人不要受江集团的谎言欺骗,分清是非,明辨善恶,真心相信法轮大法好,善待大法弟子,那是一定会得福报,一定会有个美好未来的。同时也正告所有参与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警,不要再充当江××的帮凶和打手,继续行恶,要知道善恶必报是天理!迫害佛法之徒,必遭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