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走出来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4年12月18日】我一九九八年得法,在大法的指导下,心性渐渐提高的同时,身体、心灵及家庭各方面都受益很多,自己庆幸能得大法,万分荣幸。记得有一次消业肚子痛,几乎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痛,时间长达二十几天,痛得严重时起不了床。在心性方面的考验多来自家庭方面,有时能守住心性,有时也做不到忍。每一关一难,凭着对师父的正信,再加上师父的慈悲点化,慢慢的走了过来。师父的法常常在我的脑海中涌现,师父在《真修》中说:“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

99年7-20江氏集团发动镇压法轮功,那时我与女儿正在山东亲戚家,看到电视上用谎言诽谤大法与师父,心中非常气愤。当时想起师父讲法“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它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转法轮》210页)我当时心里想到这是一种考验,心坚定下来,并且向表哥、表妹讲大法好,自己学后身体的变化以及周围人学后受益的真实情况。虽然不相信电视,心里很压抑。8月份初我回到了家后。听哥嫂说附近几个矿、市的同修纷纷上北京去上访说公道话,当时也明白对,但对8岁的女儿放不下,再加上丈夫对我的阻力,自己总是在心里思考、斗争。直到有一天有同修说真象资料需要晚上做,我与同修统一一下人数分地片的做。当天晚上7点20左右,我不顾家人劝阻,与其他同修一起开始放真象材料,直到第二天早5点30放完。回家的路上就觉得自己好像是从黑暗的魔窟里一下子冲出,到了阳光地带。冲出了自身及周围的层层阻力,在大法的感召下我真正的主宰了自己,这就是我第一次走出来。

在以后的日子里,抓紧时间多学法,一次又一次去散发真象资料。师父的法一点一关的点悟着我,随之心性慢慢提高上来。这时明慧网文章《严肃的教诲》发表,慈悲的师父又一次给未走出来的弟子机会。面对师父的洪大慈悲,我不再犹豫了,于2000年11月11日和同修一起踏上去北京的列车。11月13日中午11点左右,三人在天安门广场把真象传单抛向空中。当天晚上,我被黑龙江省鸡西市驻京办事处人员劫持送回当地恒山分局,11月14晚被拘留在第三看守所。

到看守所第三天,我丈夫与女儿,83岁的老父亲来看守所,女儿抱着我大哭不止,父亲与丈夫训斥我,并让我签字保证,说给我办手续出去,我一再坚持不写,僵持半小时之余,家人堵着门,说是不写不让出屋。我态度坚决的说:“绝不能签。”老父亲流着泪走了,他们无奈让我回到监号。

同修说:我们在这里什么也干不了,不如向外写洪法信。当天夜里做一个梦,梦见蓝蓝的天空中有一个梯子从下至上放在那里。白天与同修切磋,同修说是师父点化写洪法信是对的,于是我们开始写。写完后,有的拿给走廊的管教看,有的寄出。有一天我们悟到不应该在这里,于是绝食。2天后的早晨,我被无条件释放。这次我被非法关押40天整。

在走出来证实法的过程中,我深感师父的慈悲点悟、呵护,我充满了信心,下决心不辜负师父的一片苦心,坚定走好修炼这条路。我明白了无私才有正念,无私才能无畏,什么是走出来,我理解到师父说的走出来是从自私自利中走出来,从维护自我中走出来,从变异观念的枷锁中解脱出来,从人心的执著中走出来,从对邪恶的惧怕中走出来,从不相信自己的自卑中走出来。

于是走出家门与同修印资料,发放真象材料,开法会。由于真象资料需求量较大,晚上做资料常常到下半夜2点多才休息,白天还得送资料。路较远就打车,后来想到这钱来之不宜,于是步行20多里(打车费用20元钱)。在同修共同努力下,整体提高很快。

2001年5月11日,在与同修一次开完法会的路上,我与同修一共8人被抓。在被抓押往分局的路上,车曾经两次灭火走不了,可是由于在这段时间忙于做资料,忽视学法,在加上掺杂人心和各种观念并没有走脱。我们被带到当地市公安分局,遭到毒打审讯又送到看守所。再一次审讯时,我好像已经招架不住了,这关键时刻记起师父的法“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顿时心中一亮,又坚定了。

我被非法劳教一年。由外面同修秘密地把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等送進劳教所。每当我看到时倍感亲切、勇气、信心十足。并与同修一起向管教讲真象,环境一点点的变得宽松了一些,又写洪法信,向当地的分局、派出所,以及亲朋好友洪法。由于心里有意识不到的执著,被旧势力又一次钻了空子,我被非法加期一个月,通过自己向内找加上梦中点化,加紧学法,发正念。于2002年6月被无条件释放。

2003年春,3月我与同修一起写揭露自己在万家劳教所所遭受的迫害,揭露江氏集团的罪行并上网,上网同修被非法绑架,网上信息未清除掉,恶人收集网上名单進行非法绑架。2003年4月一天晚,我被非法绑架当地派出所,在场还有两位女同修。我走進派出所第一念:发正念铲除邪恶,必须得出去。于是我向警察讲真象,见他不听,便不停发正念。面对恶警,理智、智慧地对待,不配合!这时恶警所长向上级汇报,请示几次打电话,打手机联系,都没结果。

恶警将我三人关到所长办公室,由两名警察看着,其他都到别的屋子里,下半夜2点多恶警都睡着了,我们起身向门走去,门被锁上了,几次用力没开开门,我与同修悟到整体心性不到位,静下心来发正念。3点半左右,我们又来到门前,用力一拉门开了,过了第一道关卡。在走廊里有大门用铁环式的大锁紧紧地锁着,我们立掌发正念铲除周围及另外空间的迫害大法弟子邪恶因素,恶警不得醒来干扰,十几分钟,门没能打开,忽然法的智慧开启了我,有符合常人状态的钥匙,关押我们的门反锁上了,于是来到靠大门的房间,警察都睡着了,拿了一串钥匙,一同修开锁,我俩立掌发正念,门很快地被打开了,我们坐出租车离开了。

这五年的修炼,同大陆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样,经历来历史上最邪恶、最流氓的江氏集团无端施加的残酷迫害。虽然有苦,有泪,有辛酸,从惧怕、怯懦到放下自我走过来,却是师尊无微不至的呵护引导下走过来。是师父的伟大!大法的伟大!是师父的慈悲造就了我们!我们所证悟的一切都源于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