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中 我总能感受到师父的呵护

【明慧网2004年12月16日】我叫新会,今年43岁,河北省大法弟子,是一名医务工作者。我从小受现有科学的影响,根本不相信什么气功。95年因突发事故给我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在27小时内做了3次开腹手术,输血20多磅,在第二次手术时大夫已经宣布人不行了,准备后事,在这期间出现几次生命垂危,但终于活过来了,给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2个月自己都起不来床。在以后的日子里,刀口感染、腹腔感染。经常发高烧,吃药、输液、去医院,就成了家常便饭。痛苦不堪。家庭环境也不好了,夫妻关系紧张,甚至丈夫提出要跟我离婚,精神上、身体上双重压力向我袭来。我一向把夫妻感情看的很重,当时我的心一下失去平衡。

一、得法

97年我借去某市学习的机会到亲戚家串门,当时他刚得法,给我介绍大法,我当时一笑了之。过了几个月后我又去他那里,他又跟我说起法轮功,当时我想,不知哪天就病死了,有病乱投医,试试看吧。我开始读《转法轮》,由于当时身体虚弱,大脑反映迟钝,一下午加上晚上都看不完一讲,看完一遍也没看明白,每天晚上害怕,我就把师父的法像放在床头,一闭眼身体忽一下飘起来,吓的我赶快睁开眼睛。有一天晚上在睡梦中,当时意识清楚,我在离大门不远的地方,这时刮起了很大的风,一下就把我刮了起来,好象孙悟空在底下托着似的,把我飘到一座山上,進一洞,有一位道家打扮的老者,给我三样东西,一个是船,一个好象是鸽子,一个好象石头。当时我接过来就揣在怀里,醒来后想,是师父在点化我吧,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就白天上班,晚上坚持炼功、学法,并严格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在矛盾中找自己,要求自己扎扎实实达到修炼人的标准。每天晚上睡觉前我想想一天来那儿没做好,并且要求下次一定做好,渐渐的我的身体一天天好了起来,心里也充实了,人也精神了,真是一身轻,周围的人看到我的变化很多人也学法炼功了。

二、从新做好

99年7月20日,全国开始抓捕辅导员,听说决定取缔法轮功,当时我心急如焚,我们租了两辆车,连夜赶往北京,向中央领导说明我们的真实情况。到了北京情况非常紧张,很多警察,我们一行人在大街上走,警察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不回答他们,只顾走。到前门那里,很多警车,来回巡逻,道口很多警察,我们过去时有几个同修被扣住,后来看到北京两个大法弟子走过来,给我们讲了中南海那边的情况:警察用大高客车抓走很多学员,从早上抓到现在,根本進不去。当时我们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就回去了。

第二天下午,史无前例的镇压开始了,所有的宣传工具的宣传铺天盖地而来,当时每个大法弟子都感到很大的压力,我每天看电视后再去学法把电视上说的和书上写的相对照,我仔细回想2年来的修炼过程,我当时真的不明白,××党怎么了,为什么这样对待民众,为什么竟然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来呢?

接踵而来的就是写保证,交书。从我修炼以后,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断的修正不好的思想,不论是身体还是心性上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毫无疑问:法轮大法就是好!我坚信师父,坚信法,我就给自己鼓劲:顶住!但当单位找到我时,总感到力不从心,压力很大,还是违心的交了两本书,两盘磁带,写了如何做好人的保证。当时还觉得自己很聪明,蒙混过关了。在以后的学法,炼功过程中,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我这不是向恶人妥协了吗?师父在《为谁而修》的经文中不是早就讲过吗?“有人在利用宣传工具一批评气功,学员中就有一部分人动摇不炼了,好象是利用宣传工具的人比佛法还高明了,好象是为别人而炼的。还有的人在压力面前害怕不炼了,这种人能成正果吗?关键时是不是佛都能被出卖了呢?怕心是不是执著哪?修炼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我不断的学法,向内找,找到了怕心,我告诉自己修掉他。

99年10月,我们当地有去北京上访的同修被抓后,派出所到处找谁还在炼法轮功,他们找到我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当时民警大发雷霆,扬言如果我再炼就开除公职,连你丈夫一起开除,并找单位,给单位领导施加压力,局长叫人通知我:“写保证书继续上班,不写就回家。”我当时写了我修炼以来身心的变化,并告诉法轮功是如何叫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交上去。我就回家了,家里人跟我闹翻了天。单位同事,亲友都找到我,让我写不炼了在家偷着炼,让单位交个差。我当时坚定的告诉他们:“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偷着炼?保证我是不会写的。”以后他们没有再找我。

我在家学法、炼功,经常和同修交流,99年12月决定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炼功。天安门恶警疯狂的打学员,把我抓入警车押往派出所,在那里登记,在那里我跟他们讲修炼法轮功以来,身心的变化,并把上访信交给他们。晚上当地驻京办事处的恶警押回本地并关入看守所,丈夫通知所有亲戚,给我做工作,软硬兼施,我守住心性,不被其所动。在看守所我和几个同修一起背法、炼功和号里的常人讲真象。关了20天,把我放回家,紧接着派出所传训10多天,在这段时间里,我所接触的人,向他们讲真象,证实法,我没有怕心,坦坦荡荡、轻轻松松。春节过后,单位通知我上班。

三、向迫害我的人讲真象

2002年9月本地办洗脑班,第一批就有我,上午我出去办事,他们来找我没找到,别人告诉我,我就到外地躲了几天。后来我感到不对劲,我就回来上班,过了大约20多天,单位强行把我送到洗脑班。在这期间,其余的时间610主任和各地抽调的工作人员轮番做转化工作,我牢记师父的教诲:“那些所谓的做转化工作的也是被蒙蔽了的人,为什么不反过来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象呢?我建议所有正在被强迫转化的学员(没有被抓去转化的除外)向做转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恶、讲清真象,同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建议》)

我心态平和、坦荡。他们来几个人,我都堂堂正正的向他们讲清真象,揭露邪恶,同时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有时一谈话就是几个小时,最后他们觉得转化不了我,就不在找我,我就找他们讲。叫我看攻击大法的录像,我不配合他们,不去,我说:“我是被强迫来的,我先领你们学《转法轮》。”当时气的610主任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气急败坏的说:“你不去,你就别出这个屋。”摔门走了。就这样14天单位来车把我接回去。又一次显示出正念的威力。2003年又叫我去市洗脑班,单位不同意,结果610在单位勒索2000元了事。

四、没有静心学法带来的损失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每天学法、发正念、讲真象,主动分担一些大法的工作。渐渐的我安于现状,不思上進,和周围的同修比,而不是和法在不同层次的标准比,觉得自己还不错,逐渐就放松自己,更忽视了整体提高,很长时间也没开过一次法会,小范围的交流也很少,很多学员有不同程度的求安逸心、怕心,给邪恶钻了空子,给当地证实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造成很大损失。

2004年3月,恶警突然闯入同修家中,两个资料点被抄,3个同修被抓,同修们都发正念加持同修,过几天与被抓同修有单线联系的同修被抓。4月5号上午我正在上班,几个恶警到单位把我强行带走,并抄了我的家。我一進看守所,他们几个恶警把我连推带搡推進小铁椅子中锁上,我和他们讲真象,他们却说:“你不用跟我讲这些,谁给我钱,我就听谁的。”他们让我签字,我不配合他们,我的第一念就是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无罪,我必须从这里闯出去。我绝食绝水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高密度发正念,和里面的同修一起背经文、切磋,和犯人讲真象,静下心来找自己有漏的地方,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第六天他们对我進行灌食迫害,我不配合他们,给灌進去又都吐出来,恶警抓起我的头发,一边大骂,一边踢。我发正念让他疼,他立即罢手。恶医给我打针,我发正念转到他身上去。第八天傍晚,天色突变,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这时所长来了,见我仍没吃东西,在走廊里大吵大闹,并叫人把我抬到地上,我不停的发正念,他骂了一阵走了。过了一会恶警叫我拿东西,说家里来人接了。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闯出了看守所。这时雨还在下着,路很滑,当车开到河边小公路时,一辆急驶而来的大卡车,当!一下撞在车门上,后视镜给撞下去了,好险!差一点没翻河里。是师父在保护我那。

回顾五年来的路,每走一步,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才走到今天。正视自己,离大法的要求相差很远,在修炼中还存在着很多不足。今后我要更加精進,扎扎实实的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