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农村大法弟子证实大法二、三事


【明慧网2004年12月18日】我是重庆乡下大法弟子,得法时是因祛病健身走入大法的,通过学法修炼,身体在很短的时间内恢复成了健康人,从此断了跟随自己多年的药罐子。由于师父的慈悲,自己在大法中身心也得到了净化。以前在炼功场上主动教新学员,并跟同修四处洪扬大法,使更多的有缘人走入大法修炼。

然而,黑色恐怖“7.20”席卷神州大地,谤师谤法妖风骤起,全国上下一片昏暗,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开始了疯狂的迫害。我被当地610恶人视为了迫害的重点,说我是法轮功骨干,活跃分子,要对我如何如何严肃处理等。

2002年,单位也强迫我下岗。下岗后,时间多了,我就和同修去外地讲真象,救度世人。一天,我们外出讲真象,遇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家,我们给他讲了大法真象后,他很乐意的接受了,并希望能看到大法宝书,我们答应了他,问明老人家地址。

我们抽时间专程将大法书籍送到老人家里,当时,老人家不在,他的家人听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气得暴跳如雷,要打电话报警,我说,我不反对你报警,但我们希望你静下心来听我把法轮大法的真象告诉你。另一同修则在一边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我就将“天安门自焚案”造假栽赃、嫁祸,几年来,大法学员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中走了出来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真象,慈悲救度世人,并给他们讲了很多大法弟子证实大法和大法修炼中的感人故事,他越听越爱听,越听越入耳,连他父亲什么时候坐在身边,他都不知道。他妈妈是信基督教的,也听得很入神。临走时,他们全家真是感激不尽,还送了我们很远一程路,我们也很高兴。我们体会到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的洪大慈悲感化了他们。

有一次,我和一同修去探望山区里的一位同修。那天正是赶场的日子(“赶场”在北方叫“赶集”),山区里那位同修在送我们下山时,被他们当地一位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村长看到了。不久,山区的同修遭到当地恶警绑架,恶警硬逼他交待那天一起下山的小伙子的情况,家住什么地方,叫什么名字等。恶村长和恶警把我当成小伙子了。后来,山区同修的丈夫去派出所要人,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同修正念走了出来。

2003年,我被恶警绑架進了派出所,恶警问我是否还在炼法轮功,我回答:“在炼。”恶警又问:“要炼到什么时候?”我说:“要炼到底。”恶警说:“是要炼到圆满吧。”我说:“是呀!”恶警就拿出拘留证对我说:“那就拘留半个月。”并要我签字。我质问:“我没有错,为什么要拘留我?”恶警无赖的说:“谁叫你们炼法轮功。”我不签字,他没有办法,把我和另外几个同修一并塞進了警车,绑架到了拘留所。在拘留所又逼我们签字,我们都不签,它们就找来几个恶人代签了。安了个什么“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关押我十六天。

后来,610恶人和恶警经常来抄我家,翻箱倒柜,还拿着照像机对着我在门外墙上写的几个大字“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拍了几张照片,抢走了我的小型VCD放像机、光盘和手抄《洪吟》等。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恶警恶狠狠的问我:“李洪志是谁?”我说:“是我师父。”恶警狠狠的就给了我一耳光。后来,我被强迫绑架到了洗脑班遭受了邪恶的摧残、迫害。

在修炼的路上,有快乐,也有辛酸。有成功,也有跌倒。是慈悲的师父没有扔下我这个不上進的弟子,一再给我机会,让我从新做好,鼓励我勇敢的站起来。我也决不会辜负师父的教诲,再苦再难,我也要走正走好最后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