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 才能有正念 才能有慈悲心


【明慧网2004年12月19日】我今年54岁,从小体弱多病,家庭贫寒,弟兄姐妹6个,自己最小,生活最苦。我头上长期长疮,还有心脏病。在痛苦中熬到了25岁,结了婚,婆母对我很不好。生了女儿后,又添新病。真是生不如死,全身没有一个地方是好受的。到处求医无效,在痛苦中经常昏倒。有一次已不省人事,躺在床上,就听有人喊了我三声说把我的昏病交给他,他给我治。我说:成都军区医院都治不好,你能治,如你能治好我,我将终身报答。刚说完,我就醒了,才知是个梦。我就喊了女儿和丈夫,把梦告诉了他们,他俩惊喜的笑着说:对了,有救了,有神仙老师救你来了。没过几天,就有人来给我说炼法轮功的事。

1998年的8月28日,我有缘走上了修炼的路。因为没有文化,想读书又不识字,就叫女儿读给我听,教我识字。慈悲的师父给我智慧,我很快就能读完《转法轮》这本书了,慢慢的其他讲法也能读了。现在所有的明慧资料我都能看了,也能自己写自己的修炼经历了。这些都是师父给的。

随着修炼的不断提高,我从内心知道:梦中的那位要给我治病的老师,就是我的师父。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以前所有的病,修炼之后都好了。

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是师父给的。后来师父蒙冤,大法受迫害,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就应该去说句公道话。我下定决心,不证实大法,不回家。于是在2000年12月去了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我到处去讲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抓住。转了几个地方,几经周折,被当地警察带回乡政府,被打,被关,被送拘留所。后来又被派出所接回,关在乡政府,每天强迫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东西,还被强迫做苦力、修路等。我被折磨了3个多月,他们看他们实在没法“转化” 我,他们也没有了办法,还是把我送回家了。我又投入了讲真象的洪流之中。

为了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为了对所有的众生负责,时刻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我给周围的人讲真象,放真象光盘,讲大法的好处和自己被迫害的经过,也帮助还没走出来的同修。后来恶人举报了我,2002年6月的一天,乡政府的官员,镇派出所的,还有生产大队的人共来了十七、八个人把我的家给抄了。我心中有法,一直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尽量用善心给他们讲真象,在师父的呵护下,没被他们抄到东西,他们看不见我的大法书。邪恶之徒不服气,两三天后又来抄,接连抄了三次家,什么也没抄着。

转眼又是一年,每天我都把讲清真象当作修炼,在证实法的路上不停的往前走。2003年8月7日这天一早,来了一帮恶人,要绑架我到洗脑班,当时我正在田里收谷子。他们来势很凶,人也多,把我团团围住,拉的拉,推的推,要把我弄上车。当时我一身正气,心想我是师父的弟子,谁也不配迫害我,我就叫他们:“让开,我不配合你们,我要去干活。”乘此机会,我拔腿就跑,边跑边发正念,恶人在后边追,我想不能被抓住,我有很多事要做,我要救度众生,责任重大。我心里求师父:弟子有难,师父救我。跑到河边,我纵身跳入河中,几个浪头就不见了人影。恶人追到河边不见我,就在河边守候,我在河里呆了7个多小时,到了中午12点多,他们换班守候。这时,我到了河对岸往上爬,爬到了一丛茅草中,等到天黑,从谷田里到了一农民家,满身是泥的我,他们都不认识了。我把情况说给他们听了,他们给我打来了热水,让我洗澡。女主人又找来一位同修,同修给我带来了衣裤(因我身材特殊),吃完晚饭,一同修的丈夫(没修炼)连夜送我到了一亲戚家。

在几个亲戚家度过了5个多月,我没有被吓住,照样用心学法,做着三件事。丈夫(没修炼)经常送来新经文和真象资料,我就抓紧时间看完再发给常人。

我知道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时间紧迫,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洪传世间的目地和为啥要救众生,我想我要加大力度讲清真象。

2004年9月9日那天给婆母办丧事,客人来了200多,各方面的人都有,我想这是机会,不能错过,我就当众讲真象。他们做法事时,我就打坐,震惊了很多常人,他们问了我很多问题,我都给他们解答了,我又给他们发真象资料和小册子,放真象光盘,在场的人全部都接受了。

2004年11月11日,我拿到了给党政各级领导的一封信,看过之后,我心升一念:该我去救当官的人了。我想:官员知道了真象,各方面都有影响。我决定去一趟。吃过早饭,我在师父的法像前合十,请师父加持弟子一定完成使命;然后骑上自行车,一路发着正念,只想救人要紧。带着那封信,真象光盘,真象小册子,各种内容的真象资料到了乡政府。直接找书记,因政府官员经常换,我一个也不认识。我就问书记在哪里?有人给我指路并告诉我书记的姓。我上了三楼,找到书记办公室,我喊了声郑书记。他问“啥事?”我说:“我给你送信的。”他说“拿过来。”我把信送上,我就开始讲大法遭迫害,大法弟子为证实大法蒙受冤屈的真象。当时书记惊呆了,问:“你是谁?你太胆大了,敢把传单发到政府来了。”他大骂,听到骂声,各个办公室的人都出来了,围了几层,七嘴八舌的。他们吵闹,但我很平静,不慌不忙的给他们讲。我尽量保持平静、温和,讲了一阵子,我想我得走了,我心里求师父加持,叫他们让开,让出一条大法弟子的路来。刚一想,书记去就進办公室看信去了,这些人就真的靠两边站着,让出了一条路,我马上几步下楼,骑上自行车就上街去了。这次经历,我又一次深感师父就在身边呵护我。到街上,我看到同修就请他们帮忙发正念,很多同修听说马上配合发正念。

我把要做的事做完后回家,刚吃午饭时,突然闯進一伙人,大吵大嚷的,有乡政府的,有派出所的,有大队的。当时我丈夫就和他们吵起来了(丈夫没修炼)。见他们还是要抓人進学习班,我丈夫就拿粪瓢装满粪吓他们。说:你们究竟要干啥?前次把我妻子赶走几个月,我到处找,才找回来,你们又来了。他们正吵着,我发正念,发完正念,我想要用善心对待他们,我去把丈夫劝住,我说:不能对他们那样,我是修“真善忍”的,我心中记着师父的教导,别人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他们不知道炼法轮功的人心里想的是处处为别人着想。我们师父要我们修成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正觉,我去找他们是为他们着想,要他们不要对大法行恶,不要迫害大法弟子,是为他们的后路着想,使他们在法正人间时不被淘汰……我的语气温和,尽量保持平静,一颗真正为他们着想的心。我又对他们说:你们想一想,我为什么来冒险,后果是可想而知的,我把我自己的生命放到一边,没考虑自己的安危来救你们。你们还不知道,还不明白。你们执法犯法,整好人,我们炼功人都是好人,一点也不违反国家法律,希望你们能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我说了很多话,他们听后就慢慢的上车走了,没什么事了。

这件事后,我想了很多,就是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才能有正念,才能生出慈悲心,讲出的话才有威力。师父讲:“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清醒》)

我把这点事讲出来,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