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象的同时,也要清除黑手的干扰破坏


【明慧网2004年12月2日】我是做保姆工作的,随着老板搬家,从一个地方搬到新的一个地方,没有几天就和一位同修联系上了,她给我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我看后,抓紧按照师父的新经文去做,讲清真象,救度世人。

有一天快下午3点了,我看离做饭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去了一家超市讲真象。上楼时遇到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娘,我看她腿脚不好,就赶紧把门帘掀开让她先進去,她很客气的说声“谢谢。”我随着说:不客气大娘,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是让人做好人、与人为善的。她说“我也看书。”我一听,这是遇到同修了,跟她更加格外的亲近,我就随着她上楼买东西,帮她拎着。

那天的风很大,我就拎着东西送她回家,一边走我也了解了大娘家的情况,她说她老伴也学法,她原来是脑血栓后遗症,通过学法后能下地走了,我问她得法几年了,她说是去年才学的,我问你们最近看到师父的新经文了吗?她说没看到,对于当前的学法、发正念、讲清真象更不知道。我问:你们跟前没有同修吗?她说:去年同修给我送过一本《转法轮》,但她因为讲真象被抓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和别人联系过了。我就开始给她讲师父新经文的内容,教她怎样发正念和发正念的时间,我又鼓励大娘用自己的亲身受益经历走出来向周围的人讲清真象、揭露邪恶。大娘问怎样揭露邪恶?我就告诉大娘,劳教所里现在还非法关押着很多的大法弟子,恶警们用的都是法西斯的酷刑来折磨大法弟子。大娘听了说“我一定讲,揭露他们迫害好人。”

聊天中我得知,大娘的女儿、姑爷(警察)不知道大娘炼法轮功。我就鼓励大娘跟自己的家人讲真象,要告诉她的姑爷以后碰见炼法轮功的,咱是能别抓就别抓,别人抓了咱也别打,善待法轮功的人就是善待自己,善待自己的未来。大娘说“对,今晚上吃饭我就讲。”我还告诉大娘要告诉他们,善恶有恶报是天理。

到了晚上我炼功时,眼看就炼完了,突然腰非常的痛,我马上意识到是黑手、烂鬼在干扰、破坏,我就正念清除,不一会就过去了。可是到第二天早晨起来,我嘴上起了很多泡,浑身酸痛,象得了重感冒。我想,如果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消业我就承受,如果是旧势力安排的我就全盘的否定,当时有两个想法。等老板他们吃完饭走后,我强打精神料理完一切,就一头躺在床上睡过去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醒后我想给同修打个电话叫她过来,可后来又一想,时间这么紧,我也不能老牵扯她的时间,还是让她抓紧时间救度众生,能多救一个是一个。我就想如果是旧势力的安排,我坚决不承认,它们算什么,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正念还是不足,躺那又睡过去了。突然有个声音在我脑子里说:你自杀。我马上坐起来,意识到旧势力在干扰破坏,没有及时清除,给它们留了余地,它们就钻了空子。我想起师父讲法中讲过(不是原话),99年以后再没有给你们设个人修炼的关。我马上振作起来,忍着疼痛把腿盘上开始学法。我想起师父在经文《排除干扰》中讲到:“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我仔细的学了一会儿法,开始发正念清除邪恶黑手;发正念的同时,我就觉得浑身冒凉风;随着我的正念越来越强,到晚上我就好了。

事过之后,我想起了师父在《正念》中讲到:“然而邪恶已经看到了它们的末日,也表现得越来越疯狂。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为了更有效的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讲清真象的同时,一定要重视发正念,及时清理邪恶和自身存在的问题,以免被邪恶钻空子。”后来我悟道,当时只顾跟大娘讲了,没有即时发正念清理邪恶因素,等邪恶黑手迫害的时候,还留有余地,当成是消业被动的承受,被邪恶黑手钻了空子,所以它们加紧迫害。我觉得越是到了最后邪恶黑手就越疯狂,我们就越不能掉以轻心,要时刻保持正念。

师父《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曾讲过:“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如果第一次向常人讲真象,他们不接受,我就不往下说了,不就白错过一个生命明白真象的机会吗?所以,我想我再换一种方式,用善的一面感化他们,这样他们感谢我的同时,他们善的一面也就出来了,我再讲真象他们就容易接受了。

在这里我劝没有走出来的同修,快放下人心,走出来讲真象,揭露邪恶迫害,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不要辜负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

个人所悟,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