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好修炼路 慈悲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12月2日】

一、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我对生活充满了信心

我出生在一个很不幸的家庭,从小跟随母亲东奔西跑,母亲为拉扯我们姐妹三人吃尽了世间的苦,我长大后成家,婚姻不理想,丈夫不顾家,打架吵嘴成了家常便饭,最后导致长期分居,婆婆、大姑姐也互不来往。偏偏自己身体又不好,先后患上了风湿病、胆结石(0.6X1.4)、颈椎病等。

就在我痛不欲生的时刻,我喜得大法。第一天到公园炼功头前抱轮时,眼前一片红,心里别提那个高兴劲。没几天我就一身轻,我再也不会担心没有人照顾重病缠身的我,真正体验到了没有病和原来的一切麻烦都不放在心上的轻松滋味,对生活充满了信心。

二、师父时刻看护着我,两次進京安全返回

7.20后,集体炼功、学法的环境被破坏了,同修们都進京和平上访。当时自己也想進京上访,但放不下重病在身的80多岁的老母亲。几名同修多次進京被抓被打、被非法关押,在她们的带动下,我想:我必须以我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我要当天去当天就回,回来继续照顾母亲。2000年10月5日,我与同修四人第一次進京上访。没想到刚出车站就被路警截住,被我们机智的应付过去了。到了北京,我与一名同修在北京天安门的门洞里开始坐下来打第五套功法的手印,结印后一睁眼,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好多人围成一个弧形在围着看着我们俩,有两三层。结完印后我们起身从容离去。15日,我又与同修共九人以“放和平鸽”的方式進京证实大法。放完鸽子路过天安门往前走时,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从太阳旁边过来好多大红气球连成一条两米多宽的气球带飘向天安门城楼:是师父在鼓励我呢!其实我只做了这么一点我早就应该做的,师父在一次次看护着我,我又安全返回。

三、对众生无怨无恨

2000年4月初9,街道办事处等将我与丈夫骗到办事处,原因是一名同修進京被抓,其亲属说其与我来往。5月13日,派出所又到我家说有人举报我,也是被抓的同修的亲属说其与我有来往,派出所怕我在法轮大法日進京上访,趁机将我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对于此,我对同修的亲属没有一点埋怨,照常联系往来。对于那些多次参与绑架我到洗脑班的办事处人员,见面时我总是和他们主动打招呼,面对面与他们讲真象或寄信给他们。一次在街上迎面碰到办事处主任,我拽住她对她讲真象,后又对她说:你可千万别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了,这样做真的对你不好。干多少就得偿还多少。她说:我只是执行公务。我说:执行公务也一样。没过几天,同修碰到她时,她对同修说:我可不干那个了(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我收到许多信,都在我抽屉放着呢。我们都为她高兴。

单位领导因为我是“市重点”而被点名批评,多次因此而参与迫害。我多次写信和面对面的与他们讲真象,不论他们接受与否,我都本着自己是大法弟子的原则,无怨无恨。一次到单位后看到单位书记腰疼,走起路来一瘸一拐,我就上前对她说:你试试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心存善念就会得福报,腰疼会不治而好的。他半天没有说话。

四、在宝昌看守所、公安局正念正行

2003年9月15日,我与同修共5人到内蒙宝昌讲真象,我们4人被绑架。在宝昌(太卜寺旗)公安局里,我们被强行搜身,恶警把身上的现金和手表都抢走。非法审讯我时,我对一名警察讲真象: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在做最正的事,你看你们把我们抓了,老天爷都惩罚你们,老百姓那么多庄稼割倒在地里等着往回运,却下了一下午大雨。他告诉我说:你们去的那个村有蹲坑的。后来一个叫王晓杰的警察打我,逼我说出地址和姓名时,我给她讲真象,她恶狠狠的说:这里是公安局!我说:公安局也是人呆的地方。我们师父说,善能把钢铁溶化,还溶化不了你的这颗心?

我心里想:我要救度这里所有的有缘人。我大声背着师父的经文。第二天上午,我在被关押的办公室炼动功,门开着,过来过去的警察全看到了,却没有人阻止。

第二天,我们三人被转送宝昌看守所,一下车,我们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次日一起床,我们又高唱“法轮大法好”,一遍一遍的唱,还背经文。一位死刑犯问我:你在唱什么?我就告诉他。他让我把歌词帮他抄下来,他要看。我就抄下来给他并给他讲了真象。在看守所的第十一天,当时派出所、办事处、单位等来人把我接回当地并送回家。

五、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次安排,三次正念闯出洗脑班

2001年8月19日中午11:00多钟,我被派出所、办事处等人绑架到洗脑班,我正在生病的17岁的女儿被强行送到她二叔家。我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到了那里就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迫害。第三天我觉得特别饿,前胸贴后背,我意识到不对劲:这样可不对!马上症状就没有了。我以回家照顾孩子为由要求回家,第七天,我第一个闯出洗脑班。

2002年5月13日,办事处、派出所等人把我又一次强行绑架到洗脑班。一進门,我就给他们讲:天安门自焚是骗局,而你们却在明明白白的干坏事,你们可千万别再助纣为虐了……他们怕我影响别的人,就把我关在了一楼放武器、关过警犬的屋子里。他们看到我发正念时拿铐子来铐我,我心里一想师父,就神奇的两次站在了椅子上,三个大男人硬是没铐成。

我绝食绝水抵制迫害,第七天时,我想:我不该在这里,如果有师父新经文,别的同修看不到怎么办?第九天,我正念闯出。正好是师父经文《大法之福》发表。

9月26日,我再一次被派出所强行绑架到洗脑班,我再次讲真象,坚持每天炼功,第六天时正念闯出。

回顾自己一年半之间,被三次绑架,除邪恶考验外,自己有许多方面确实存在不足,比如当资料点被破坏时,我的怕心出来了,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当时他们去绑架67岁的程姐时,程姐就用正念抵制,没有被抬走,而我则被带走了。再回顾自己闯出洗脑班的经历,真是深感“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

六、师父只看你的心

2000年12月时,我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抓,非法关押到宣化看守所。当时绝食抵制迫害,后来不能行走站立,头也抬不起来。家人为我办了取保候审,并被非法罚款8000元。之后单位书记拿着打印好的纸条让我在上面签字:和石油公司断绝一切关系,还以不发工资来恐吓我。还让我到洗脑班签“和法轮功断绝一切关系”。我告诉他:我哪个也不签。当时自己心里很平静:你们哪个说了也不算,只有师父说了算。从此工资依然照发,没有少过我一分钱。

2004年全市统一办职工医疗保险,我想这正是讲真象的好机会。我给单位领导打电话说:医疗保险我就不办了,只要我坚持修炼法轮功,永远不会得病的。我就给国家省些钱吧!领导什么也没有说,后来派人把医疗保险本办好后送到我家。

七、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强调让我们多学法。我发现,当自己做的不好,守不住心性的时候,往往都是学法少的时候,会抱着人的东西不放。如果能坚持学法,在纯净心态下学法,保证是另一种状态。我们学法小组在小刘坚持背法的带动下,我们好几个同修都开始背法了,真是其乐无穷。通过背法真正在理性上升华的很快,有多次我真的感到:修这么多年,心性提高得为什么这样缓慢,经常在一个层次中徘徊不前,关键是学法静不下心来。而背法后一切都在改变,感觉自己突飞猛進。

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师父一篇接一篇新经文的发展,更使我倍感救度世人的紧迫感。我必须做好。我与丈夫经常集体去讲真象。这一点上,丈夫比我要好的多,他每发一张传单,讲一次真象,都要做好准备,发时真的是一户不落。尤其是平房,有落下的,他就会留心记下,下次补上。我们还利用写信、贴标语、挂条幅等多种来让世人明白真象。由于整体配合的好,大大的震慑了邪恶。开始买及时贴写来贴,后来丈夫回来反馈说:有常人说,怎么你们光贴“法轮大法好”?后来我们想,字要再大点,人们一眼就可以瞅到,一目了然,多好。我们就买来普通黄纸,写大标语,不光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也写“天安门自焚是大骗局”“法轮大法教人修心向善”“世界需要真善忍”“全球公审江泽民”等等,还有真象短句。在这里感谢明慧网提供的各种真象短句精辟小巧,琅琅上口。我们在浆糊中放点白糖,把大字标语贴遍大街小巷。

八、总结经验,找出不足,走正走好最后的每一步

师父最近经文中特别强调“我领你们走的是神的路”《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我们在做好讲清真象时别忘了修自己。我和丈夫也因常常放不下人心而发生争执。我们意识到:不能光在讲真象上配合默契,在真修上也要狠下功夫,珍惜我们这特殊的缘份,紧跟师父進程,走好走正最后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