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国家让我炼的”

【明慧网2004年11月19日】我是个60多岁的老年大法修炼者,得法前身体多病:高血压、四肢麻木等,每天都离不开药。96年的夏天,我有幸得法,得法后身上的病不知不觉的全都好了,身体舒服,身心健康。

99年7.20,江氏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我们为了说明事实真象,向县、地区、省有关部门都写了上访书,不起作用。于是99年的阴历9月11日,我们就依法到北京上访。我们都是农村人,不知中央信访局在哪。信访局没找到,却被恶警绑架了,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没有人身自由,经常受到警察的侮辱。一个月后,恶警向家里人敲诈了1500元钱,另外还要押金1000元。一年来恶警经常到我家骚扰。

2000年腊月初七,押金超期两个月,押金不但不还,又把我骗到县城,说是办两天学习班。其实就是迫害,长期关押,敲诈钱,谁想回家就向邪恶交3000元。饭费每天25元,还得写保证书才能回家。

我决不配合邪恶,就在里面学法炼功。到集市的时候,我就在窗口向赶集的人揭露他们的恶行。

我觉得老被关在这里也不对劲,不能做什么。就在我被关押100天后,正念走出了这座人间地狱。走脱后,在外面躲了一些日子。我回家后向世人讲真象,揭露邪恶,有时撒传单。恶警不长时间就骚扰一次。

2001年阴历10月13日那天,当地恶人闯進我家,一進门就说:这是搜查证。我截住他们的话说:“你们给我送钱来了吗?”恶警说:“你交饭费了吗?”我说:“那不是我自己去的,是你们骗我去的,我凭什么交饭费?”恶警气急败坏的说:“谁叫你炼法轮功呢。”我说:“是国家让我炼的,93年健康博览会上,国家有关单位授予了我师父‘边缘科学進步奖’,我才炼的。”

他们走后,我把大法书、传单收拾收拾,转移走了。我出去了,他们又回来了,恶警到处搜了一会,什么也没找到,灰溜溜的走了。通过这次正念正行,体悟了大法的神圣威力,感到师父处处对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的保护。

为了揭露邪恶,制止迫害,我撒传单,写标语,讲真象,证实法,真正打破了怕的观念。

2003年腊月17日,恶警又到我家抓人。我在家拴着大门,拴着屋里门。恶警土匪一样翻墙進来,开了我家大门,砸开了我家屋门,7-8个小伙子蜂拥而上,把我绑架到车上,还把我的手指打坏了。在车上,我一路发正念,求师父保护。去了之后,恶警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说:“以前浑身是病,炼法轮功炼好了。”他们就给我量血压,高压220,他们就用假善的方法对付我,给我讲邪恶谬论。我说:“咱们摆实事讲道理,一件事一件事的说。”他们说行。我说:“为什么把我绑来?”他们说:“就是让你换换脑筋。”我说:“脑筋换不了,我学了李老师的法轮功,身心受益很大,7年来一粒药也不用吃。”

接着我又给他们讲:某大法弟子瘫痪了10年,炼法轮功站起来了;诈骗犯炼了法轮功变成了好人了;家庭不和的炼了法轮功变得和睦了。我说着,他们经常点头。后来他们说:“觉得好回去后还炼。无论怎么说江××是皇帝,皇帝说话算话,得听人家的。”我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该听的就听,不该听的就不听,反正做好人没有错。”他们说:“无论怎样吧,大过年的,你回去吧,回去买点过年的东西。”就这样我回家了。

最后以师父的《洪吟(二)“断”》与大家共勉:

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