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跟正法進程,弥补自己所有没走正的路


【明慧网2004年12月2日讯】2000年9月9日我被派出所非法挟持,后又挟持到分局,因我不放弃修炼真、善、忍,它们非法判我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我由于没有坚定正念,没有放下根本的执著,在所谓帮教的邪悟转化下顺水推舟做了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写了所谓的“悔过”、“揭批”,说了不该说的违心话。之后的日子我度日如年,生不如死,觉得自己对不起师父的苦度。在那暗无天日的精神痛苦折磨下,我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在那里看到一些坚定的大法弟子,他们坚决不配合邪恶,写出了维护大法的真心话。自己更深感耻辱,羞愧难当,自己这不成了叛徒了吗?还有什么可说的。

出来后,我因在矛盾中,在怕心的驱使下被邪恶的旧势力钻了怕心的空子。人越来越衰老,精神极度空虚,在头脑不清醒的情况下整天无所事事,因为大法书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一度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中不能自拔。想想自己从98年6月以来得法后身心受到的净化,思想得到的升华,从先前的处处为私为我,经过不断学法和同修交流,加上炼功环境,师父随时的纠正,在摔摔打打中走到了修炼的大道上,我是多么的幸运。而我却干了这种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当时我想,还活着有什么意义,在这种自责和旧势力迫害干扰下,我想到了死……。就在我吞下了一对金耳环后,我又想到了我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这不正好中了邪恶编造的炼法轮功的人“自杀、杀人”的恶毒谎言吗。当时我想师父的《转法轮》书中第七讲讲过炼功人不能杀生,还讲过自杀也是有罪的。当时我躺在沙发上闭目等了很久,奇迹出现了,我还是什么事没有。

当时我好象明白,但还是没完全明白。直到有一天我骑着车子漫无目地的走,猛一抬头,从身边骑过一辆三轮车,我一眼认出是一位同修老大姐,她也似乎看到了我。我们俩都同时停了下来,当时的情景我难以忘怀,后来我才明白是师父慈悲的把我这迷途的孩子又重新领回了家。同修老大姐把她包中的一本“回归”小册子递到我手中,告诉我要“发正念”,在那时我心里明白的那一面、修好的那一面是多么着急啊!我在修炼的路上走了一段弯路,我这么不争气,师父不但没有放弃我,还又给我重新安排了修炼机缘。

回家后我看了小册子,我在同修帮助下请回了大法书,每天学法炼功,不断看着从99年7.20以后师父的讲法和新经文,明白了我们的一切都是大法给予的,明白了今天所有的生命都是为法而来的,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师尊在苦苦救度着我们,救度着众生。多么伟大的历史时刻,多么的幸运呀,我有幸赶上。千万年的等待,我决不能毁于旧势力操纵下的邪恶迫害。从那以后,我天天发正念,无论走路、吃饭,只要一有空闲,我就发正念。

最近师父在明慧网发表的新经文2004年9月1日《放下人心 救度众生》和2004年9月19日《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我深深感悟到时间的紧迫和我们责任的重大,我做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更应该责无旁贷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把自己容于法中。

2002年一天,我们一起的同修大姐,找到我说有关上网严正声明一事有着落了。我把我的名字还有一位同修的名字给了同修大姐。我不但要从行动上,还要从思想上彻底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那以后,我放下了思想包袱,一点一滴重新做起,从亲朋好友到熟悉的同事,对他们讲真象,讲邪恶之首操纵邪恶政治流氓集团以权代法,以小人的极度妒忌,开始了对信仰“真、善、忍”的最善良的百姓无度摧残,它们灌输谎言,随便打压,任意判劳教,害人性命。它们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假案,妄想用恶毒的欺世谎言煽动世人对大法的仇视,使迫害更加升级。它们迫害大法弟子已达到没有人性的地步,我在劳教队就亲眼看到它们指使吸毒犯等犯人不许所谓没悔过的大法弟子睡觉,让她们整宿背有关犯人的规章制度,对她们从精神上进行摧残,更有甚者暗地里指使犯人从肉体上折磨大法弟子,关小号、背铐、冬天穿很单薄的衣服铐在院子里、夏天大小便不让上厕所、蚊子叮、灌食等残酷的迫害……

最近我和一位已经回归大法中来的同修交流我们俩应该把这些都写出来,把邪恶旧势力操纵下的所剩无几的邪恶生命曝光,不留一丝一毫空隙,用师父给予我们的能力窒息邪恶。在这最后时刻正念正行,挽回在邪恶迫害下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

[注:署名严正声明已单独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