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真实面目


【明慧网2004年12月20日】从99年7·20江氏一伙开始对大法学员的迫害至现在,已有五年多了。为了彻底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我要把自己在劳教所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写出来,以揭露江××政治流氓集团的丑恶嘴脸,曝光它们的罪恶行径,维护民众的知情权,为了广大民众不再被江氏的弥天大谎所骗。

我叫宋浙梓,56岁。2002年7月12日,湖南省常德市城东派出所、610的曾范民带一伙大约十几人,其中有城东办事处、红庙居委会的,把我强行绑架到常德市五圆宾馆洗脑班,强制洗脑。他们把坚定的大法弟子强行关在只有十几平方的房间里,与外界隔绝,对我们实行全封闭式的迫害,前后经历66天,不让我们见天日,不让我们见亲人。最后邪恶的610郭宏民、戴曦见达不到转化我的邪恶目地,就滥用手中的权力,在2002年9月19日非法判我劳教一年,非法关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

在劳教所这个黑窝里,恶警对每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了极其残酷的迫害。我被关在“七一”大队,这里的每一个房间有十多人,其中只有一个是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劳教所利用所谓“转化”了的和吸毒犯对坚定的学员進行夹控,不允许我与外界人任何人接触,整天给我强制灌输“转化”材料,轮番放映造谣、诬蔑、栽赃、陷害大法、大法弟子的恶毒影片。

在劳教所这个邪恶的黑窝里,我始终装着师父的法,坚决不接受他们的任何东西,他们使用了所有手段,每天24小时進行夹控,我不配合任何命令和指使。一个月后,邪恶之徒见它们的阴谋不能得逞,于10月19日,把我与10个同修下到了入教队。

在这里,他们24小时派犯人监控,早晚睡觉、起床我们不能坐在床上,他们害怕我们炼功、发正念。平时不允许我们走动,只要走动就有人跟着看守,相当严密,邪恶之徒还要我们穿上劳教人员的衣服,戴上符号。我们一切都不配合,他们就对我们进行体罚,罚我们站到半夜,不做他们的操就要站在太阳下曝晒,晚上只要坐起来就开始打、骂、拖人,从床上拖到地上,不给被子盖,用各种方法进行迫害。

为了制止这场邪恶,我们开始反迫害,于2003年5月24日开始绝食抗议,几天后他们就用毒辣的手段进行灌食,还用摄像机摄像,谎称他们是出于人道。下面就请看他们所说的“人道主义”:管教办公室就是他们的施刑场地,管教黄医生作指挥,黄伟敏等几个管教凶恶的指使几个犯人开始迫害。一个犯人用毛巾将我的脖子勒紧,一个犯人用手捻鼻子,鼻子上的皮都被捻掉了,一个犯人卡住嘴,一个犯人把头发往后拉,左右手各站一人扯着,前面站一个犯人用大铁勺撬开嘴,再由另一犯人灌,灌时还将碗盖住嘴、鼻子,人一下就窒息过去了,从椅子上倒下去。这时管教马上过来用脚踢我,整醒后又接着迫害,还故意从脸上往下灌一身,整个过程都被他们摄像了,这就是他们说的救人!这就是要将人置于死地的真实写照。

这种血腥迫害持续了42天,在42天的时候我突然心胸疼痛难忍,恶警黄伟敏有把我转到白马垅的定点医院。这些医生也丧失了医德,配合恶警给我强行插胃管,而插进胃管后反而吐得更加厉害,不久他们把我送回白马垅。由于迫害的加剧,我和七位同修又开始绝食抗议,入教队的队长黄伟敏、副队长谢园、何队长、向队长、许队长、李队长、黄医生、宋医生等其他医生和管教们指使七、八个犯人进行强制灌食迫害,每天一、二次,把我们轮流关在办公室里进行迫害。我们中有的嘴撬坏了、有的牙撬松了、有的甚至牙给撬掉了几颗。最后就剩下我一个人了,这时只有师父的法坚定着我的正念。

这次的迫害在上次的基础上更加邪恶,管教办公室已经成了他们长期迫害的场地。地上放一张草席,将我强行按在席子上,一个将近一米七的犯人坐在我的腿上,左右手臂各压着一个人,头部也由一个犯人强行压着,灌食的手段和上次一样,身上给压得青红紫绿,喉管插得肿了又肿,口腔全给插烂了,牙也插掉了。这样持续了80多天,最后又把我送进了株洲职工医院进行第二次插管迫害,并将每天近千元的迫害我的所有费用强加在我的身上。第八天开始他们插了八次才将管子强行插进去,我的鼻子、喉咙插得直流血。这次我横下了一条心,死也不许他们再迫害了,坚决要求还我与大法、师父的清白、并立即无条件释放。

管子插进去整整八天没有取出,鼻子、喉咙疼痛难忍,手上冰冷的铁铐连在床上,不能翻身。8天过去了,在迫害我前后长达120多天,看着我实在是不行了就通知我的家人接回,可610 的恶人郭宏民、戴曦指使城东办事处610负责人、政法委书记单人伟又准备将我送进洗脑班继续迫害,在我家人的强烈反对下才不得已将我放回。

善恶有报。那些穷凶极恶、灭绝人性的刽子手最终会被送上历史的审判台,令其承负历史、道义和法律的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