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魔干扰的前前后后


【明慧网2004年10月7日】我于1999年4月得法。在明慧网上看了许多大法弟子彻底否定病魔的体会中,想着自己身上一而再的被病魔干扰,我深深的感到要从根本上坚决的审视自己。后来居上,跟上正法進程。

2000年5月,我身体开始出现一些一圈一圈的小红点,很痒,而且越抓这圈就越大,不抓也要往外扩。开始的时候我用手指在圈上一画,这小红圈就消失不痒了,可是后来这小红圈越来越多,扩展的越来越大,身体上已经是一大片了。那时真是痛苦万分,晚上根本无法入睡,白天是坐立不安,而且一片一片的抓破皮,很灼痛。后来左手背也出现了,也是一圈一圈的向手臂上延伸,手像烂了一样,不堪入目。

同事朋友都叫我去看一下,有的还向我推荐药品,还有一位同事跟我说,这是皮肤癌,他认识的一个人就是这样死掉的,叫我赶快去治。我只是微微一笑的说“没关系,会好的”。而且在我的心里也是这样想,过一段时间肯定会好的。只是长在手上的太遗憾了,不去看医生,别人要误解,進而误解大法。

师父说炼功不长功有两个原因,我却没有从心性上找自己,也没有看自己是否在哪些地方用人心误解了法理。

时间就这样经过了夏天、秋天、冬天,又到了第二年的春天、夏天。病痛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好掉。每天每夜都是度日如年。特别是晚上静下来了,那种痒,及抓破皮的灼痛让我深深的、无望的责问自己,“为什么!”以及恳求师父帮助,但是一切都无济于事。到了2002年夏季,尽管此时已经发正念,但还是无法消去我身上的皮肤之痛之痒。

2002年9月,一次无可奈何的强忍突然消去了身上正在发作的一片奇痒。那次正乘坐着快客,身边是我的同事。这时痒得越来越厉害,再加上天气热,就痒得更加难过,而且是大面积的痒。此时的我痒的难当,坐立不安,张着嘴巴细细的喘着大气,简直在挣扎却又竭力保持着平静。如果此时车里仅我一人的话,我肯定在狠命的抓,即使用刀刮我也会。但是我没有,我不能失态。我就忍着、忍着、忍着……,就这样,突然,痒消失了。还有一次,在晚上,抓破皮的地方又痒又痛又有灼烧的感觉,好难过。我强忍着不敢去抓,因为抓过以后会更难受。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就竭力的坐起来发正念,刚一单盘结印,身上的痒痛灼烧的难过一下消失了。而且在接下来的日子,小红圈慢慢的消失了,手上的也在消退。可是身上、手上并没有完全消退的干干净净,尽管这已经不影响我的生活和修炼

今年6月,它还是再次冒发出来干扰我。所以我必须认真审视自己,正法走到今天了,我身上的病业不但没有净化干净,反而重新被干扰。想想自己的情况,一定是我在一些方面没有达到修炼人的标准,对师父赋予正法弟子做的三件事做得不够标准,没有百分百的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去造成的。

回想这些年,在这部伟大的天法面前,我做了什么?炼功是能炼不炼不能忍;看书是能看不看不坚持;讲真象就针对身边的一些朋友、同事、同学,没有走向更广泛的人群;发真象资料更不引起重视;发正念是能发不发无所谓。这样能行吗?如果能做到百分之百却只做了百分之九十九,那么,旧势力、黑手都要来干扰,因为你有百分之一认可了它们的安排。那我做了多少呢?干扰就可想而知了。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只有从现在开始,精進不停,后来居上。

以上个人所悟之处,层次有限,请同修指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