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同修被邪恶势力以病业方式迫害的思考


【明慧网2004年11月15日讯】身边的同修出现病业魔难,肯定有自己的问题。我往往陷于现象中,去分析同修哪有漏、什么执著没有放下,我该怎么帮助同修。而没有想到:这件事为什么让我碰到了?是不是我有问题呀?自己有了魔难往往高度重视,那没说的,是自己的问题。然而,当同修有了魔难却认为都是同修的问题。没有想到,如果与自己的修炼、圆满无关绝对不会让我遇到。总认为魔难是冲同修而来的,注意力放在了站在同修的一边查找同修的执著,而不认为是冲自己而来的,从而忽视了找自己,不去想是不是因为自己的执著或对法的认识不足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加大了同修的魔难。

我看到,在同修遭到病业迫害时,还暴露了整体上的一个根本问题,就是不能站在法上看问题,肤浅的认为是在迫害同修,不是自己的事,严肃不起来。没有跳出迫害,从根本上认清,表面上好象是在迫害那个同修,其实这是邪恶势力借口同修有执著在迫害法、迫害整体。多数人在认识上都不明确,都被迫害的假象迷住了。邪恶势力不是钻了当事学员的空子,而是钻了所有知情学员的空子。不是他一个人有漏,是整体有漏。整体继续麻木下去,邪恶还会继续按旧的理迫害更多的同修。

如果认为邪恶是在迫害同修,我只是在帮同修发正念,而不认为有自己的心性问题促成的因素,那就完全错了。

在具体对待这种迫害时,我发现很多同修都非常关注事态的发展变化、关注结果,从而让邪恶势力抓住我们执著结果的做事心、目地心加重对同修的迫害。

当我忘了修自己,往往还会错误的认为:关键靠同修,同修的魔难都是因为同修的执著放不下而造成的。这是向外找,这是向外推责任,这不是修。甚至在这种错误的认识中为邪恶迫害同修、迫害法找借口:他的执著放不下呀,邪恶还要继续迫害他。从而承认了邪恶迫害,好象迫害有理,为邪恶迫害大法大开绿灯、推波助流,邪恶钻了自己的空子还意识不到。

其实不管邪恶以什么借口迫害同修,我们不能被假象所迷。我们要做的,就是维护大法,清除邪恶的迫害。

自觉得在法理上认识得很清楚,然而,当同修被邪恶夺走人体时,我竟突然感觉受到了一种很大的打击。这时才猛然清醒,自己口头上提醒着别人不执著结果,其实正是自己在执著结果。正念稍微不强,就失去了维护法的基点,从而被表面变化所带动,陷于其中。还是自己的问题呀,潜意识中还是觉得我是在帮同修,所以才会执著结果、才会为得不到自己期望的结果而灰心。

师父讲过:“比如它们安排了某某学员在某时某刻要出现病态,某某学员在某时某刻就得先走。”其实,这本身就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不执著你旧势力的安排,我就是要清除你旧势力的安排,清除邪恶对正法的破坏,清除旧势力的这场迫害。

虽然认识上觉得很清了,然而当同修陷于魔难中时间长了,我不知不觉中又变得麻木了。一次学法中,“迫害”两个字提醒了我:这是迫害呀,如果是恶警在毒打同修,不管恶警住不住手,我肯定不会被其带动,坚持发正念。还是被表面的假象迷住了,其实这都是邪恶的迫害。在我的思想中,坚决不认可邪恶用酷刑迫害同修,但有意无意中竟认可了邪恶用病业方式迫害同修。其实,跳出假象,邪恶通过病业方式迫害同修跟用酷刑迫害同修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迫害。都是人的观念阻碍了我的正念,纵容了邪魔对同修的迫害。想想,邪恶要夺走同修的人体,害死同修啊,还有比这更严重的迫害吗?师父不是说“你们的同修一定要救”吗?我在干什么呀,邪恶不是钻了我麻木与对迫害认识不清的空子吗?修炼啊,就是这么难。迷中啊,就容易迷。我好象从昏睡中醒来,再一次清醒过来,坚定除恶!这时,我才惊奇的发现:当我改变一点,同修就变化一点;归正一点,同修又变化一点。原来这一切真有自己心性促成的因素。还着急同修不提高哪,都是自己没有提高,纵容了邪恶,加重了同修的魔难。

当我清醒过来,站在法上看问题,我意识到:不是同修在迫害中不清醒,而是自己在迫害面前不清醒,甚至是整体学员在这种迫害面前不清醒;不是当事学员摔了跟头,是自己、是局部整体摔了跟头;不是这个学员有漏,而是自己有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