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大法的威力

【明慧网2004年12月26日】我是98年底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得法后,几十年的偏头痛病不到一周的时间就好了,其他的病随着炼功也都消失了。我主要是讲一下我这几年在遇到魔难时,师父是如何帮助解脱的。

一、在2000年11月中旬,全市的大法弟子在定时统一行动——在居民区,街道、电线杆上、墙上用红色油漆喷涂“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等等标语。就在喷刷时,我突然被便衣给抓住了,便衣的态度非常邪恶,扬言一定要送派出所,我不去,他就死死的抓着我的胳膊不放。相持约半个小时左右。

我刚开始时有些害怕,心里很紧张,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我慢慢的就平静下来了,心想无论如何得过去。(因当时不会发正念,对于旧势力的迫害与干扰还不是认识很清楚)当时我把这认为是师父在考验弟子,我一定要过去这一关的念头一闪过后,便衣的态度就开始转变了,缓和下来了,还开始谈一段家常,说起来他也是师父的家乡人,回想起来,还说不定是有缘人呢。过不久110的警车就到了我们面前,这个便衣不但没有举报,而且还在警察面前承认我们是他的家人。110警车走后,他把我们送出小区时说“快坐的士回家”我当时的心中非常激动,我心里也非常清楚,这是伟大的师父在呵护我们,在帮助我们,是大法的神威在扭转安危。

二、2001年3月初,是邪恶最猖獗的时期,到处是便衣特务,在街道、车站、商店、菜场等人多的地方,那真是三步一岗二步一哨。并且总是晚上到大法弟子家抓人。那是在2001年3月初的晚上7点左右,居委会主任带着三个恶警到我家以抓我女儿为由(她也是大法弟子,当时流离失所)要我去公安局,说是他们局长要找我谈话,态度非常邪恶,扬言:“我代表国家,代表政府,你今天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还邪恶至极的拍桌打椅;我说,我不走,我不认识你们局长,和我谈什么呢?就在这种情况下,相持到半夜11点多钟,最后他们把我拉下楼,要我坐他们车,我坚决不坐(我当时想我如果上了他们的车就等于上了贼船)。他们看我不上警车就拦出租车,结果连拦几个出租车都不停。当时我的心好像突然明白了“是师父不让出租车停,是师父不让我走!”当我悟到时,我就不顾一切的转向就往家走,当时头脑里是一片空白,上楼都很轻,在师父的呵护下,恶警也没有追来。此后610多次到我家找我,但也多次没找到,因为是师父安排的,他们来找我,我不在,可我在家他们又不来,说起来都神奇得很,只有大法才能显神威!

三、2001年4月中一天,居委会主任又带两个便衣到我家,又说是抓我女儿,问这问那的,我当时就开始揭露他们,如:他们如何监听我的电话,在我家楼下布满特务,便衣、摩托车,电三轮的跟踪、盯梢等,揭露得他们哑口无言,我一个人说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没说一句话,最后我严厉的请他们离开我家。

从此他们再没有上门来干扰,有时只在外面偷偷蹲坑。

通过以上几件事情,我真正体会到,大法威力,大法的神奇是无边的,一个大法弟子只要心中有师父,有大法,什么魔难都能过得去,大法弟子的念一正,邪恶它自己就垮了,它背后的邪恶因素也不存在了,大法的威力才是真正无限的伟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