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慈悲的师尊在大连讲法的日子


【明慧网2004年12月27日】明慧周刊登出同修回忆师尊在大陆讲法的点滴故事,也唤起了我的回忆……

一、买票-退票-买退票

记得那是94年6月下旬,得知法轮功创始人李老师要来大连机车厂体育馆办班,我托单位的同事给买了票。开班是在7月1日,可是到六月末,单位突然安排我去外地出差,当时没认识到是干扰,只好又托功友将票退掉了。等我匆忙办完事从外地回来,已是7月3日了,老师已讲了两堂课,要在以往我就只能以后有机会再去了,可是这回在家怎么也坐不住,就想去听听,于是晚上我就提前到机车体育馆,抱定一个想法:有退票的就买票進去听,没有退票的就站在门外听。结果我刚一到体育馆门口,就有人退票。我欣喜若狂,心想:我真有福,怎么这么巧。现在知道,这是我发出了珍贵的一念师父安排我得法的呢!后来师父在讲法时说这个学习班也不是谁都能来的,有些人想来也来不了,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都是不错的。我明白了:这是缘份。

二、两次见到师父

我如愿以偿的顺利的买到票進了班。体育馆两边看台二千七百个位子,场地上满满的人席地而坐,会场上将近四千人,却井然有序。后来知道那全是从外地赶来的学员没有买到座票。场内的气氛祥和庄重,令人感到很舒服,因为我以前听过多种气功课从没有这种感觉,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听师父在讲课中讲到,这是正法修炼所带来的能量场。

我坐在三排三十五号,坐号离讲台较远看不清师父,但我看到师父讲课时没有文稿,只是从白衬衣上兜掏出一张叠着的纸,打开放在上面,偶尔低头看一眼。七月份的气温已经很热了,桌子上放着矿泉水瓶,可从没见师父喝过水。

有一天开课不一会儿,听师父说:那个扇子不妨你就放下,越扇越热,吃苦也没啥坏的,要热一点儿就能修炼成了我说也太容易了……这时我才发现师父从不拿扇子,只是偶尔双手提一下衣领。我也是从那里起与扇子断了缘,十年来怎么热的夏天我也想不起用扇子。

师父在讲法时声音洪亮,语音清晰,而且讲出的话是那么平和,实在,有份量,讲出的理是那么渊博又浅显易懂,句句往我心里去。所以一堂课下来,我就感觉世界观都发生变化了,好像师父在我面前推开了一扇大门,人生中很多一直困惑的问题一下子明白了,我再也不是为祛病健身学气功了,我要修炼了。那种幸福和喜悦的感受无法形容,使我这个多年的老病号心里透亮了,身体轻松了。

到此,我对师父的那种敬佩之心油然升起,我多想看清老师(当时都叫老师)什么样呀。第一天后,我跑到大门外等着,目不转睛的看着,直到人都退场了,也没看到师父。第二天师父讲完课后对大家说:休息一会儿,学下套功法。我赶紧跑到前面,看见师父已下讲台,坐在旁边,正侧脸与别人说话,我没打扰只是恭恭敬敬的对着师父双手合十,等我手往下放时,师父才回过脸来,我终于见到师父了。师父是那么的年轻,根本不像四十来岁,慈祥又那么庄重,可亲又那么可敬。当时虽然不知道师父是谁,就感到能拜这样的师父学功,我感到无比幸福和无限荣幸。

整整半年过去了,也就是到了12月29日,得知师父又要来大连讲法,我有幸和功友们到机场迎接师父。辅导站的同修考虑多方面因素,没有广泛通知,所以当时知道师父乘飞机来大连的学员不多。可就是这样,那天去机场的学员已经把个偌大的机场候机大厅装满了。为了不影响人们進出,有学员建议大家到外面站着等。虽然天有些冷,可是大家谁也不在乎,好像一瞬间,所有的学员都出了大厅,齐刷刷的站在大厅门口右侧通道的两边,中间留出一条道,队伍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广场。学员静静的等着,不时有行人路过说,今天什么人来呀?怎么这么多人来迎接。站在前边的学员很自豪的说:“是我们老师来了!”

望着空明澄净的天空,夜幕逐渐下落,一架接一架的飞机降落机场,我的心在怦怦的跳着,师父乘的是哪一架呢?我的眼睛不敢眨,忽然天空出现一朵近似橙色的祥云很浓,一架飞机随云而進,机走云开,我看得愣住了。大概有十多分钟,师父手里拿着学员敬献的鲜花,身穿一件极普通的黑面黄里的棉衣(就是后来的《法轮大法义解》一书中,师父照片上的那件)从大厅走出来,师父是那么高大。一看见师父,学员们激动的心情无法克制,一下子簇拥上去,把师父围住。很多常人也好奇的跟过来问:这是谁呀?这么有威望。

当时我站在师父右前方,又见到师父了!我激动的喊着“李老师好!”师父微笑着说:好,好。

过后,大家回忆起接师父的场面,都很激动,同时也很惭愧,我们那里只顾见师父,只顾着表达爱戴师父的感情,都忽略了敬师父了。后来在修炼中,我们越来越知道师父是谁时,后悔无比,那时我们是多么的无知不悟啊。

三、党委书记的感受

94年12月30日,师父在大连体育馆做报告,也就是在国内最后一场报告会。大连体育馆座席是六千六百,会场布置的整齐庄重。整个报告期间,除了一阵阵掌声之外听众没有任何声音。讲了三个小时,会场的秩序依然井然,座无虚席,报告结束时,师父走下讲台,举着双手,绕场走一圈,全场刷一声全站起来仰望着师父。当师父走到我们这一方向时,一股温暖的气流暖融融的微微而过,在场的每个人都感觉到了,此时全场一片掌声久久不停。

当退场时,我听见师父身边的工作人员问:谁知道X排X号座位的人是谁?我一听忙说:是我发的票,怎么啦?原来,师父刚坐到讲台上,就感应到X排X号座位的人在想:我参加过无数头昏脑胀大型会议,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六千多人的会场,怎么瞬间这么静。

这个座位的票是我亲自给我单位党委书记的。第二天,我问书记:昨天的报告听得怎么样?书记说:太好了,我参加过无数次大型会议,包括政府官员大会,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瞬间鸦雀无声,三个小时始终那么静,每句话都听得那么清楚,下次这位大师再来,你一定告诉我。当我告诉他,你在会场上想的这些老师都知道时,他吃惊得很,对师父的敬佩之情更加无以言表。

整整十年过去了,每回忆师父在大连讲法时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在那些风起云涌的日子里,每当想起至尊无上的师父,心里就充满了战胜邪恶的力量。伟大的师父不辞劳苦,为救度众生,奔波于各地、海内外,我作为师父的弟子,一定紧随师父完成助师正法的使命,不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