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女二所迫害大法学员的部分情况


【明慧网2004年12月28日】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女二所关押着一千多名大法学员,分为三个大队,每个大队有六个分队。大法学员们每天都是在紧张的奴工与洗脑之中。

1、奴工劳动

马三家劳教所为了能挣钱,什么活都接,几乎都是用有毒的材料做花。这种原料是石灰,形状象红色小豆料一般大,用油漆染成多种颜色,油漆毒味很大,每两料“小豆”中间有一寸多长的线连接着,用双手将细铁丝和软纸把小豆一个个用手指捻,大拇指和食指得用力捻,捻做成小花,小花枝再组合大枝条。据说是做祭品、出口。经常加班到夜间,手指捻得很痛。

花料有毒,散发着强烈有毒异味。每天都有很多学员一拿起活就呼吸困难,喘粗气,戴口罩也不好使。一闻到做花的材料就上不来气。室内充满有毒异味,空气污浊。许多学员出现身体皮肤奇痒,身上皮肤出现很多红色皮疹,皮肤起红色小疙瘩。因每天几乎都干这样的活,所以出现的症状很难消下去。

2、强制洗脑

每个坚定的大法学员都被恶警安排有二个以上“包夹”监视、迫害,不许随便说话,没有任何人身自由,并且每天由二个以上专门洗脑迫害的人轮换着做强制洗脑,往学员耳朵里灌谩骂师父和攻击大法的恶毒语言。

每天劳动干活的时候,劳教所里的小广播就放几乎都是诬陷大法的话。隔一段时间就搞一次所谓的上课,散布的都是造谣和诬陷大法的恶毒语言,“邪悟者”赵永华(女)、苑淑珍(女)等人而且打着曾是早期“法轮功学员”的幌子,迷惑学员,引导、误导学员邪悟。所谓的“作业题”都是恶毒攻击大法的极恶语言,不法人员严格检查“作业”以此来衡量“转化”真假,尤其是对快到非法劳教期的人就更不放松。

3、肉体折磨

(1)吊刑折磨。尤其到了年底,劳教所里的气氛就更恐怖、更紧张,不法人员加紧做所谓“转化工作”。一大队的大队长王晓峰(女)亲自出马。在2002年底所谓的“攻坚战中,被非法关押六分队的刘宝红坚定修炼大法,王晓峰亲自把刘宝红吊了起来,吊在做花的材料库里(材料库里有毒气味难闻、令人头晕-、恶心,上不来气),叫二个“包夹”监管看着,逼迫写“三书”。刘宝红被残酷折磨,吊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实在忍受不住了说“放下吧,我写”,放下来了一拿起笔就不写了,不写了就继续吊。就这样不法人员残酷折磨了刘宝红一天一夜,也没达到目的。

这样的残酷迫害在一大队每天几乎都有发生。大法学员孙进军被折磨得精神都不正常了,不法人员还诬蔑说她是假装的。

(2)灌食折磨。一大队六分队的大法学员王岩绝食抗议非法迫害,绝食五天后被强制灌食。王岩拒绝灌食,不法人员就叫人摁着,有的摁胳膊、有的摁腿、骑在她身上用汤匙狠劲的撬使得嘴角流出血,也没灌成。又用鼻饲,通过鼻腔将管插入胃里,胶管把食道都插破了。这种摧残性野蛮灌食迫害在教养院经常发生。大法学员王岩2003年9月由家人背回后,于10月1日含冤离世。

(3)体罚折磨。2002年12月年底,所有大法学员都遭到了不同形式的残酷迫害。劳教所暂时停止了奴工劳动,恶警们残酷的使用了各种迫害手段,其中体罚手段有罚蹲、罚盘腿,整天的滚动式的播放攻击、诬陷、谩骂大法、陷害法轮功的录像,强制学员看。看后搞讨论座谈,写心得体会、写认识、写思想汇报。很多的大法学员因不放弃对“真、善、忍”大法的信仰,遭到了残酷迫害。罚蹲就是蹲着,不许动脚窝,长时间蹲着体罚,不许睡觉,由二个以上监管人看管,被体罚的腿都胀了,肿得很严重,痛得不能正常行走。受过这种体罚的学员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肉体上摧残,精神上的折磨,使这些学员受到极大的伤害。

4、恶警恶毒残忍

马三家恶警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恶毒残忍。三大队六分队队长张磊,一个约26岁的女人,在江氏邪恶之流纵容下,穷凶极恶的对学员欺骗威胁、酷刑迫害。迫害手段令人难以想象何其残忍。

(1) 伪善欺骗

恶警张磊善于伪善、欺骗刚被绑架进劳教所的大法学员,表面上告诉刚来学员:“你要吃好饭,休息好。随即安排人强制洗脑;第二天,第三天假惺惺的笑着问:“昨天吃饭吗?吃多少?休息的怎么样?背地里探问洗脑的情况。

如果学员几天后仍不“转化”,张磊就背着学员,背地里给学员的家属打电话:说这个学员如何,叫家里人来看看她,欺骗恐吓家属。等家属来到教养院后,张磊再将学员从劳教分队带出来说:“我是照顾你。新来学员只让见一次,你这几天就让你接见两次……你妈或你孩子大老远来了”等伪善的话,让个别学员对她心存感激。其实是恶警张磊有意安排的第二次接见,对其家属进行恐吓说:“不转化是没有出路的。”在接见时,迫使家属父母、丈夫孩子哭闹大法学员,以达到“转化”的邪恶目地。

(2)残酷体罚

在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六分队有一个叫杜素花的大法学员,曾经绝食抗议非法无理的迫害,在多次被野蛮灌食后,身体已极度衰弱。2002年10月,一次下大地扒玉米的劳动中,杜素花实在是不能下地劳动了,恶警张磊硬是指使一伙人将杜素花抬下楼,又将杜素花抬上汽车、拉到玉米地里,天很冷,又下着小雨,直到下晚大家收工。冬天,杜素花因身体虚弱,行走吃力,不能下楼做操,张磊就指使几个人将杜素花强硬抬到楼下操场上。张磊因杜素花不配合迫害,一次次的给她加期。

在2002年12月在邪恶所谓的“攻坚战”中,为了逼迫杜素花“转化”,恶警张磊将杜素花由2个以上监管人轮流监管,并关入密室监管迫害,几天不分白天昼夜的残酷迫害体罚,致使杜素花身衰力竭,每一步都很艰难,目光呆滞,极少言语。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折磨与摧残使得杜素花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

大法学员孙丽云因坚定修炼,被带入一楼密室残酷迫害,来例假不让上厕所,裤子都尿湿透了也不让上厕所。还被迫长时间双盘腿体罚不许动,最后被迫害腿瘸着一拐一拐的,脚在地上拉拉着,搀着走都十分困难。

此迫害期间,张磊还使用了刑具手铐。大法学员陈桂香,被带到一楼秘密迫害,由2个以上监管人轮流监管,不分白天黑,用手铐将陈桂香双手铐在铁管床下边,连续几天一个姿势不能动、手腕子都铐肿了,勒出了很深的血印子。长时间不许睡觉,不许合眼,不许上厕所。

张磊对年龄大的大法学员一样下黑手残酷迫害。大法学员郭明兰50多岁了,被带到四楼秘密通道(水房对面,窗户用报纸粘着)里进行迫害,白天黑夜对她体罚,蹲刑,长时间让她蹲着、胳膊用绳子绑上,脚不许动。双脚用粉划圈,脚不准出圈,还狠劲的打郭明兰的脸。黑夜在水房体罚,白天早晨再带到水房对面的秘密通道里迫害。连续整日整夜的指使2个以上监管人轮流监管,不许睡觉,不许合眼、不许上厕所,整日整夜的摧残折磨。几天后,郭明兰从秘密通道由二个人架着胳膊搀出来,人完全换了一个模样,头发蓬乱,上下衣服浑身是脏土,双腿红肿,已不能自行站立,不能行走。两个人架着她,她的腿和脚象没知觉一样,在地上拉着脚,艰难挪动。她眼睛充满血丝,视力模糊,后失明。

大法学员侯桂文被体罚迫害,在楼梯口蹲罚两天多,指使二个以上监管人轮班严厉监管,不许睡觉、不许合眼、不许动。侯桂文的腿都蹲肿了,肿得很粗,肿胀得好几天不能不能正常行走。大法学员李锦秋在楼梯口受到不同形式的体罚。

大法学员陈淑娟被带到一楼秘密迫害,逼迫折磨,长时间盘腿体罚,不许动,不许睡觉,威逼摧残。陈淑娟和大法学员韩素珍不说攻击大法的话,被体罚折磨。恶警张磊在警察队长教研室叫她们胳膊上举、过头,指使二个以上监管人严厉监管。一次张磊说攻击大法的话,大法学员陈淑娟多次站出来驳斥她。张磊凶狠的说:“拿毛巾将她的嘴堵上!”当即有大法弟子义正辞严,伸张正义,制止了张磊的残暴。在一次劳教所为强制大法学员“转化”的太极拳比赛大会上,陈淑娟高咸:“法轮大法好!”张磊罚陈淑娟关禁闭、蹲小号十天进行迫害。陈淑娟从小号出来后,折磨得双腿走路一瘸一拐的,许多天不能正常行走。


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
通信地址:辽宁省马三家思想教育学校女二所
邮编:110145
一大队电话:024─89210406
一大队队长:王晓峰(女)
副大队长:王淑铮(主管劳动)13998207608
一分队长:石宇(女)
三分队长:黄海燕13066610598
四分队长:崔红(女)
五分队长:王玉光(女)
六分队长:任红赞(女)

三大队电话:024─89212252
三大队大队长:邱萍(女)
三大队副大队长:李明玉(女)
三大队六分队队长:张磊(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