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曼哈顿警察讲真象小组体会点滴


【明慧网2004年12月29日】我们作为曼哈顿向警察讲真象小组的参与者,想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是怎样给曼哈顿警察讲真象的,他们听后的反应,以及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心性修炼方面的体会等。

(一)参加“警民一家”活动

为了配合在曼哈顿展开讲真象救度众生活动的需要,我们意识到给警察讲真象是迫在眉睫的。于八月初,经过约三天的准备,我们几十个学员参加了十几个警局的“警民一家”(National Night Out)全国反犯罪活动。在我与另两位西人学员去的警察局,我们与上百的警察和市民交谈,讲清我们是社区的一员,而且我们也修炼法轮功--这个传统的中国功法。我们给近百名警察发了真象材料,同十几位警察深入的讲了法轮大法在中国受迫害及我们反迫害的真象。他们听后表示非常理解,支持我们,并且对迫害表示不可思议。当时就有两个警察要学法轮功。还有一位华裔高级纽约警官,见到我无比高兴,为了更好的了解法轮功真象,把他家里电话留给我了。

那天我们许多学员都有很多的收获,有的地方警察原本不让学员发传单,但是见到学员后就改变了,有的警局还为我们提供了桌子,让我们把法轮功的真象材料摆在最显眼的地方。有个警局当场就邀请学员去他们局里为警察做(sensitivity training)“体谅他人的训练”--与警察达到一种文化上的沟通,让警察对我们法轮功学员能够更加了解和体谅。

这样我们同许多警局开始建立了友好关系。

(二)给警察做“体谅他人的训练”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我们给曼哈顿几乎所有的警察局,除了一个正在联系的,都讲了真象。几乎每一个警局两次,早上七点一次,下午三点一次,在他们换班的时候我们给他们作“体谅他人的训练”(sensitivity training),使他们对我们有更深一步的了解。每次十到十五分钟。我们一般有四到六个弟子一组,自然组合,随机配合,由两个弟子主讲,其他弟子演示功法,有时还有特别演讲者,他们用几分钟来讲述一下自己受迫害的经历。最后我们送给警察每人一本法轮功真象资料和传单。

我们主要讲了这几个方面:1、我们都是社会的一员。通常我们都开头自我介绍我们的姓名和职业,我们都是义务讲真象反迫害的人;2、法轮功是什么及其洪传;3、迫害的邪恶,包括纽约弟子受迫害情况;4、我们为何在纽约街头反迫害。然后自由问答。 

记得我第一次讲真象的时候,心咚咚跳,看着满屋子的警察板着脸,我好紧张。我一口气古今中外讲了十几分钟。事后我们進行了交流。同修们告诉我别急,讲慢一点,少一点,效果好一些。 

我们就是这样不断交流,总结提高走过来的。我们由原来的一个人主讲改为两到三个人讲,到后来我们还送给警察莲花。

(三)警察对大法弟子报以微笑,热茶,许可和无限理解

警察们随着我们的放松也变得越来越活跃。我有几次在大街上见着警察朝我直笑,见我很茫然的样子,他们对我说:“你们给我们做了‘体谅他人的训练’。”在中城的一个警局,警察听完真象后,自言自语道:“你们真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好的抗议团体。”另一位警察立即说:“他们不是抗议团体。他们只是和平请愿。”

一个我已经接触过五年的警局,一看到我们去做“体谅他人的训练”,两个管社区的警官过来欢迎,还出去买了热茶相待,并对所有警察说:“这是中领馆前那一群请愿的好人,你们每个人都得全神贯注的听他们讲。”走的时候这些警官还来送我们,并说:“需要什么说一声就行。”出去后在大街上见着刚刚听了真象的警察,他们向学员挥手致意。

还有一个我负责联系音响许可的警察局,以前总是找人困难,态度冷漠。我们给这个警局作了四次训练后,对方语气变得友好、热情,有事立即就办好了。有好几次还打电话来同我沟通,不再采取取消音响许可的行为,也表示不会给大法弟子任何音响违规的传票。

(四)曼哈顿警察局总部的负责人的转变

有一次在共和党大会前夕,一个曼哈顿总部警察局的一位负责人对我们有了误会,要求我们立即取消许多活动安排,还给几个地方警局下命令停办许可。我知道消息后,觉得此事非常严重,我首先就是彻底否定这个可能性,坚定我们一定会得到为了大法所需要的一切许可的信念,并立即向他办公室打告急电话(因为我觉得许多生命因此而处于危险的边缘),要求他立即回电。果然他回了,我请求立即面谈,因为此事事关重大。他百忙中也答应了当天见面。

我同一位学员去了,通过当面讲真象,告诉他我们是在以最为高贵的方式营救在中国受迫害的人们的生命,反对的是最邪恶的迫害,他这样做是在阻拦我们做最正义的事情,违背了纽约的精神,与纽约警察一贯的美好形象完全不符合等等。而且我特别强调,他这样做,将会给所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成百上千的大法弟子带来很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让这些善良无私的好人如何接受到纽约来连请愿的场地都没有的事实。

他改变了,我们得到了所有的许可。我又说:“你知道我们为了救人,经常睡不了觉,吃不好饭,好不容易忙中抽闲与地方警局建立了友好关系,他们对我们有了深入的了解,你突然一声令下:不办许可,让我如坠深渊,不知就里。今后为了减少我们双方的麻烦,除非有大的活动,请你就不用再过问地方警局给我们办许可。他们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人。”他愉快的答应了,不再给我们忙上加忙,不再干涉地方警局给我们许可。他还说给警察做“体谅他人的训练”是非常好的主意。从此他待我象朋友一样。

(五)给同修的提醒

我们小组观察到:有一些负责在大街上讲真象的大法弟子在处理与警察的关系时不太圆容,有时是因为不会英文造成的,有时是因为过激:

1、有学员时常动用我们请愿是美国“宪法规定的权利”等话去与警察辩解,给警察留下不好印象。他们认为我们有的学员态度过于硬了点。其实很多时候,警察只是希望我们更为路人考虑一些,没有与我们为敌的情绪。我们千万不要把他们往对立面上推。他们经常给我们例外的优待,比如不要求我们五天的提前申请许可的期限,不用栏杆围我们,总是帮助我们的。

2、有些学员非要坚持把标语挂在公共栏杆上,这是不行的。

有很多体会,这里只说了一点点,希望大法弟子在见到纽约警察时,都能带给他们一份美好和慈悲,多多感谢,多多微笑,多多理解,有错了就道歉,下一次改掉。慈悲善念、理解别人,是我们大法弟子的风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