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执著心,去曼哈顿讲真象(图)


【明慧网2004年11月30日】准备去曼哈顿之前,家人(同修)再三问我意愿,我以没钱为由,不断的拒绝。后来,却因机缘凑巧,赶上了去曼哈顿。

高精度图片
跟警察讲真象
高精度图片
向路人讲真象

高精度图片
大法弟子清晨六点半就出现在纽约街头
高精度图片
无畏寒风飕飕

* 前车之鉴

之前去香港时,家人一直不断叨念:邪恶很邪恶,你自己要注意点……个人认为就是去讲真象,什么都不想,邪恶能做的不过就是钻空子。我对家人的这种唠叨觉得厌烦;到了香港第一天,讲清真象的工作很顺利就展开了。

隔天起床后,姊姊突然无名的冒火,劈里啪啦的痛骂我,我不甘示弱,两人开始唇枪舌战,魔性大起。两人从小吵架,我就没赢过。最后,我冲到行李前,将东西、护照迅速收好,夺门而出,跳上公车,直奔机场。

当时真是气坏了,心里痛骂姊姊的形象,“你这也算修炼人,……”另一方面,却又很清楚这是邪恶在钻空子。坐在车上,头脑两个声音,不断激战;我不愿低头回去,却也清楚自己应该放下自己的颜面,救度众生。公车来到了机场,我咬着牙,又坐上回头车,继续讲清真象。

* 检视人心 认真学法

这次来到曼哈顿,与香港之行不同,走上纽约市街的第一天,就开始发真象资料,心里揣测着人们如何才会拿材料,除了展现修炼人善良的一面,心里持续发正念,嘴里也大声喊着:“Please read our story(请读一读我们的故事)”。

每当被纽约客翻白眼的次数多了,心里十分后悔,自己没有好好实修,场还不够正,无法达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境界,如果修得很好,自己一站出来,就会是一个祥和的场,拿材料的人数就会更多。

因此,这次曼哈顿之行,自己变的很认真读法,勤于炼功。之前听其他弟子说,来曼哈顿会修很快,心里暗暗不以为然,在哪修不都一样,修炼还分密集班与正常班?现在我终于明白他的意思了。

有时,人心一起,开始研究起纽约人的穿着打扮,从帽子、眼镜到大衣;自己会赶快提醒自己,我是来讲真象、救度众生的。

有时,早上一起床,忍不住希望可以有别的事情,不要出去发真象材料,心里对于被翻白眼、警察问话觉得很不习惯。但我每次都还是迈着“沉重”的步伐出门讲真象,到了街上,就会对自己刚刚那种心态感到奇怪,不愿意的想法也一扫而空。

* 理智思考问题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纽约曼哈顿,真象遍地开花

站在街头,我思考着,纽约客会怎么想我们这些法轮功学员?干嘛要来到地铁?如果他们每天都遇到我们,然后每天都要说一声:“我拿过了”,会不会觉得很厌烦?他们会不会觉得我们揭露真象是在“让中国颜面无光”?

后来,我想通了,法轮功学员心里装着每个人的未来,我们的笑容与和善都具有正面的力量,在冷漠的纽约街头是让人安心的象征。寒冷的早晨,当人们赶着上班、心里盘算公事时,猛然一抬头看到法轮功学员的笑容,就像碰见老朋友一样愉快。

非法的镇压牵涉到千千万万的家庭,如果非法镇压停止,人们能自动了解真象,众多大法弟子就用不着到各地请愿来了,国内弟子也不用前仆后继的上访了。

* 诚挚

不管对方拿不拿资料,我都报以最诚挚的笑容,用最真诚、最具正念的眼神迎向每一双注视着我的眼睛。

没人时,自己开始念起“Falun Gong Today”,本来是想训练一下英文,后来演变成在人群中逐句念(偶尔),我想,如果有人过于匆忙,那至少他会听到我念的真象句子,留下一个印象。没有人时,我也会背《洪吟》,不过,我想背“论语”一定会更好。

有些人会跟我们举起大拇指,有的人回报以笑容,有的人跟着比划动作,拍照留念。

* 遗憾

当我们几个人一组,在发放真象材料时,警察告诉我们,商业材料不能在这里发,我告诉警察不是商业材料,是有关人权的资料,警察说,如果没有地铁办公室许可证明,我们不能在这里发。

其他弟子把东西收了收,走了。我走到另外一边,询问其他弟子,其他人说我们在这里发没有问题,而且已经得到州长官的许可了。我不知道美国规定如何,满腹狐疑,坐在一旁发正念。发完正念一睁眼,就听到弟子说要离开,原来警察又过来了。我又跟警察说,我们已经得到允许了,警察说没有证明,就不行。

弟子分成两种意见,有要记号码申诉的,有说离开的。我一时没想清楚,突然遇到这种事情,正念也不足了。

到了另一个点,我们跟其他弟子交流,决定再回到14街跟警察讲真象,可是走来走去都没有看到警察,后来一位女士过来说,如果我们在这里发,她就要叫警察来,经过了解,许多人乱丢资料,让她的工作量增加。之后,我们跟她讲了一下法轮功受到迫害的情况,并送她书签,她接受了,我们继续发着材料。

奇怪的是,隔天弟子前去还是受到阻挡。当时我一直想不明白,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正念也发了,也跟相关人员沟通过了,怎么还是出问题?

后来,我终于找到答案了:

“大法弟子做的一切今天都是为了救人,否则你去做它干什么?堂堂正正的讲清真象,就是大法弟子的事。我也告诉大家,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为法来的。你要想让他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你就去讲真象。这是一把万能的钥匙,是打开众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远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钥匙。”(《在二○○三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我讲了我们不是商业材料、讲了有关人权、讲了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讲了州长官允许的经过,就是没有告诉他们真象,希望他们能有机会听到大法弟子前去讲真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