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来了!”——中共“封闭式造谣模式”解析


【明慧网2004年12月29日】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中共喉舌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在2004年12月底再次同时抛出“廖元华案”,否认明慧网上有关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廖元华的非人折磨。

不管江氏集团和中共在造谣手法上如何“与时俱进”,人们对于它们的谎言总有一种“又来了”的感觉。不光是因为陈词滥调的谎言内容,还有其谎言本质中一脉相承的“封闭式造谣模式”。“封闭性”是江氏集团和中共敢于造谣并能维持谎言的重要保障。

1. 封闭式制作环境

谣言中的所有人物,从节目制作人、记者、播音员到当事人,从被采访的群众到所有参与人的家人,他们的人身安全、生活、工作、就学、前途,全部被中共胁持,配合中共是所有人唯一的出路。

江氏集团和中共制作诽谤新闻是被当作政治任务一层一层压下来的。所有的制作人员被迫在良心和前途上做出选择。在这次对“廖元华案”的报道中,新华社记者说,法轮功明慧网在通知中“请大家开发自己的智慧”(提供在监狱里被折磨的酷刑演示资料) 就是要“露骨地暗示可以作假、造谣”。显而易见,这个把“开发智慧”领悟成“作假、造谣”应该是该新华社记者自己面对来自上级强迫下达的“诽谤政治任务”时其内心世界的真实展示。“廖元华案”也就这样在“作假、造谣”中出台了。

江氏集团和中共最有兴趣的,就是让当事人自己出来承认所谓的错误。镇压法轮功以来,形形色色弄出了很多人在媒体上声称他们是如何如何“要自焚”“要杀人”,“要造谣”,借此攻击法轮功。可是,这些人外界是无法接触的,就算找到了,他们自己和一家老小都在中共的手上,你又能指望他们说什么呢?

中共自己并不否认酷刑的存在。为了应付国际社会的人权压力,中共司法部门在2004年还发出号召,要搞一年的查办刑讯逼供等人权侵犯活动。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博士生导师陈云生经过多年调查,在《走向人权与法治──反酷刑纵横谈》一书中也认为,当代中国的酷刑,主要存在于刑讯逼供里面,并指出今天在大陆存在的包括暴打、吊打、反铐或背铐、火烙、电击、蹲马步、驯犬撕咬、烟头烧烫、脚踢或警棍乱捅男女隐私处、假枪毙、强吃粪尿、侮辱人格等十三种严重酷刑。

作为江氏集团和中共的“头号敌人”的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里坚持自己的信仰,被酷刑折磨、刑讯逼供是最为普遍的事情。除了酷刑之外,江氏集团和中共更是利用株连政策,要挟单位、家人,动员一切力量来给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同时,江氏集团和中共剪辑拼凑、移花接木的造谣术更是炉火纯青。在这样的封闭式环境下,制作的新闻有什么可信度呢?

2. 封闭式舆论环境

压制一切反对的声音,不给对方任何辩解的机会,封锁互联网,严查资料点,重判电视插播者,一切替对方传播真象的都是“大案要案”,予以无情打击。

自从99年7月江××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严禁法轮功真象传播就成为江氏集团和中共维持迫害的生命线。海外法轮功网站被封,电子邮件被过滤,普通邮件被查扣,法轮功电台电视信号被干扰,在大陆制作真象传单的资料点成为中共打击的重点,不准为法轮功上访,不准散发法轮功真象资料等等,江氏集团和中共是倾其所能阻止真象流传。法轮功学员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采用了电视插播的形式帮助中国人民了解真象,江氏集团竟下达“杀无赦”,参与插播者多人被虐杀,其余被重判。

网络杂志《民主通讯》2004年11月22日有一篇报道,作者说“如往常一样,散步归来,习惯性的打开电视机。在从前北京电视台(BTV)的位置,我惊讶的看到“天安门自焚”的一幕。直觉告诉我,法轮功成员再一次成功的实施了插播。果然没错,播放的正是他们制作的纪录片《伪火》(应该是,但我之前没看过),仅持续了2、3分钟,片子便被彻底的掐掉了。但就是这短短的几分钟,带给我的却是前所未有的感受,无法形容。”

这就是真象的力量。为什么中共如此害怕真象的传播?就是因为镇压法轮功一切都靠谎言开路。真象对邪恶集团来说,无异于原子弹爆炸。

3. 封闭式洗脑环境

江氏集团和中共的洗脑,一方面是针对社会大众的洗脑,除了在公众媒体上大肆散布谎言,还在学校、机关、各个系统以及海外侨社由党团组织和政府牵头,看诽谤电视,听诽谤讲话,看诽谤展览,搞诽谤座谈,写认识,强迫人们政治学习和表态;另一方面是针对被迫害人员的洗脑。把他们绑架到“学习班”,“转化班”,大强度的强迫看诽谤材料,组织专人围攻,长时间不让睡觉,把人弄得神志不清,思维混乱,是非颠倒,强行洗脑,不转化就酷刑折磨,罚款,劳教,判刑,连家人生活也不得安宁。

一些被“封闭式洗脑”后所谓“转化”的人,中共就让他们进入“封闭式制作环境”,编成新闻,再通过“封闭式舆论环境”,上报纸,上电视,灌输给广大人民,进一步成为“封闭式洗脑环境”中的产品,继续毒害其他人。

4.封闭式思维环境

对于老百姓而言,在无从了解真象的情况下,长年累月被灌输谎言,被灌输仇恨,天长日久会在他们的思维中沉淀一种印象,不管相信中共还是不相信中共,人们自己就把自己的思维封闭起来,产生一种排斥了解真象的愿望。

有人说,他对中共和法轮功都不相信,可是,说起法轮功来,脑子里全是中共造的谣,他没落下几个。因为中共的诽谤宣传占据着所有的公共媒体,人们已经习惯于从那些媒体渠道(也只有这些渠道)了解消息。所以,当中共诽谤法轮功时,人们不自觉的就被灌输了谎言,他们自己还觉得自己不受谎言媒体的左右。这种封闭式思维环境造成了有人听了中共几年之久的诽谤宣传,他不觉得“被干扰”,而收到几封法轮功的真象邮件或者电视被插播几分钟真象节目,就觉得被如何如何。

改革开放以后,人们觉得自由多了,同外界的交往,信息的传递也频繁起来,中共官方也常报道社会上的负面消息。给人们的感觉是,现在的媒体“客观”“公正”了,从而,更加容易相信中共对某个团体或者某件事情的诽谤宣传。其实,江氏集团和中共严格的过滤着哪些是让看的,哪些是不让看的,负面消息如何报道才能为中共所用,怎样依新华社的统一口径报道突发事件等等。但是,表面上却制造出的一个所谓的“宽松”假象,使得人们不能感受到被迫害团体的恶劣处境。对于中共要打击的对象来说,他们就被孤立起来,处于更加不利的境地。所闻“开放”的信息世界,在大陆实际上完全是封闭的,是由中共在背后一手掌控的。这正是中共造谣骗术的邪恶之处。

* * * * * * * * *

对法轮功持续数年的诽谤诬陷,是江氏集团和中共“封闭式造谣”最淋漓尽致的展现。在这个“封闭式”系统,撕开任何一个小口,对于江氏集团和中共的谎言都是致命的打击。依据大陆学员在监狱里亲身经历提供的酷刑资料,法轮功学员在海外举办了大量的真人酷刑模拟展,有力的向世界揭露出江氏集团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的人权迫害。

中共从2004年6月开始为时一年的所谓“严查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侵犯人权犯罪案件专项活动”。廖元华在监狱被酷刑折磨早就在明慧网上有过报道,江氏集团和中共不但不听取群众心声予以查办,反而动用所有喉舌媒体高调否认对廖元华的人权侵犯,只能把江氏集团和中共欺骗国际社会大耍人权诡计,继续用“封闭式造谣”毒害百姓的流氓本性暴露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