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好自己,走好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4年12月31日】从1999年的7.20到今天,整整五个年头,在这五年的腥风血雨中,我从巨难中一步一步艰难的走过来,能走到柳暗花明的今天,全靠的是师父的教诲、导航和呵护。我深深体会到: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时时处处以法为师,牢牢把握好自己,走好每一步正法路。能把握好自己时,路就走正;把握不好自己时,路就走偏,而这里的关键是学法、修心,修去一个个执著心。

师父给了我们大法弟子登天的梯子──《转法轮》,对照师父讲的法,回顾自己走过的路,我的感触太深!走好了,我感到欣慰;走的不好,我感到惭愧,对不起师父。

那是在1999年6月,我们这里就有种种迹象表明,邪恶已经开始对法轮功進行干扰,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一天早晨,我们辅导站的大法弟子正在炼功,园林处的工作人员一行七、八个人气势汹汹的来到我们炼功点,强行不准我们在这里炼功。这时,一些学员一听说不让在这儿炼功,拔腿就走了,而大多数同修没听他们那一套,照样炼。园林处的几个人更火了,硬逼我们走,我们就不走。这时,有很多游园晨炼的人都聚到这里围观。我一看这形势,就结合我的身心变化慷慨陈词,我说:我在96年得了类风湿,简直瘫痪了,生活不能自理,陷入极度绝望之中,炼法轮功后,身上的病无影无踪,如今身体棒棒的。法轮功不但给了我健康的身体,还使我的思想道德得到了升华。法轮功就是要求我们炼功人做好人,比好人还好。你们为什么不让我们炼?同修们你一言我一语,一致指出他们不让炼的无理。那伙人理屈词穷,灰溜溜的走了。现在看来,我当时就是在讲真象,在救度世人。

从公园回家的途中,我老伴儿对我说:你刚才不太冷静,过于激动,不太祥和,有争斗心。回到家里,我马上捧起《转法轮》,师父说:“遇到这种矛盾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冷静,不应该和他同样去对待。当然我们可以善意的去解释,把事情说清楚都没有关系,可是你太执著了也不行。我们如果遇到这些麻烦的时候,不要和人家一样去争去斗。他这么搞,你也这么搞,你不就是个常人吗?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样去争去斗,你心里头还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动了气吗?你就没做到忍。我们讲真、善、忍,你的善就更无从有了。”我觉得师父句句都是在说我,顿时感到心里热乎乎的,我一定要去除争斗心。

当天上午,我就被我原来所在的单位——市内一所中学的书记叫去,我走在路上,背诵着师父的法,想一定要把握心性。我一進书记的办公室,书记劈头就责问我:“你真行啊,你为什么今天早上在公园发表演讲?市委书记都在场!人家来电话让我们找你谈话。”我当时不慌不忙、不紧不慢、沉着冷静、心平气和的加以解释,实际是向他洪法。书记最后说:“你以后要注意影响。”这场风波过去了,我心里很坦然。因为,我用我的行动证实了大法,维护了大法,同时也去了我的争斗心。

第二天早上,我们大法弟子照样去公园炼功,无人干扰。但这天上午,我们学法小组正在一个同修家集体学法,突然闯進两个警察,说:“我们是派出所的,你们以后不要来这里学习。”我们向警察洪法。最后,他们无可奈何的说:“上边有规定,不准你们学了,我们也没有办法。”警察走后,有的同修说:“既然不让学,那咱们就躲一躲,各自在自己家里学算了。”不少同修都附和了这个意见,于是决定集体学法暂停。事后,我和老伴儿共同在法上悟,一致认识到:集体学法炼功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必须坚持不能停。我俩向内找,不应该随声附和做出暂停集体学法的决定,我们没有把握好,暴露了对大法不坚定的心。第二天早晨,我和老伴儿分别通知学法点的同修到我家学法。

99年7月份,形势越来越严重了,我和老伴儿决定去省信访办证实法,为大法讨个公道,还有三位同修和我们同去。我们那天上午九点钟到达省城,哪知,走到通向省信访办的黄河大街上,到处是警车,到处是警察,好像整个省城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省信访办附近更是戒备森严。凡是接近信访办的人,都被莫名其妙的抓上警车;接着,扩大搜捕范围,距离信访办很远的人也被抓。我们几位大法弟子离信访办还很远,只见像发了疯似的警察向我们扑来。我们赶紧往后撤。警察竟抓住了我们几位同修的胳膊,同修一边大声喊:“抓我干什么?”一边用力挣脱开了。这几位60多岁的女同修,在师父的呵护加持下力量竟超过了警察。由于当时我和不少同修都有怕心在,没在法上很清醒的认识上去,所以当天就返回了。一下火车就发现我们这座小城也是一片白色恐怖。广场上警车无数,警察四处巡逻,到了家,一打开电视,无论央视还是各地方电视台都铺天盖地的诬蔑、诽谤法轮功。正如师父在《心自明》中所写的那样:“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

99年8月初,学校召开离退休党员开会,通知我这个党员必须参加。我一看那形势,心里全明白了。原来是专给我办的学习班。第一天到会二十多人,第二天到会十多人,第三天只七、八个人 ,学习班只好草草收场。书记让我写一份认识材料,就是让写一份“划清界限”的材料。我当时想:作为一名真修弟子,决不能写这东西!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但当时由于还有许多心没修下去,特别是怕心没去,为了应付应付,我就拐弯抹角的胡乱写了一篇,书记一看说不行,说没认识上去。在场的局党委组织部长给一本江氏犯罪集团编的诬蔑法轮功的小册子,让我回家看看。我一到家,就把那个杀气腾腾的小册子撕碎扔垃圾堆里。我第三遍写的“认识”,他说勉强还可以,能向上交差。其实,我写的是文字游戏,含糊不清。但已表现出我对大法的不坚定。怕这、怕那,由于当时的心性还没到位,这关我没有过好。

邪恶对法轮功的镇压越来越升级。江XX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当然它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在99年10月,我们这儿全市的警察出动,把刑事大案、要案都放下了,而对大法弟子進行一个个所谓的“过筛子”。即到大法弟子家要那句话:“还炼不炼?”。说炼就带走,并逼迫每人交2000元押金,不交押金还说炼的就送看守所;说不炼的,一分钱不交就放人。面对这种严峻形势,我又反复学习师父关于如何把握好自己的法,背诵“坚修大法心不动,提高层次是根本,考验面前见真性,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

这天晚上,两个警察来到我家,说来也巧,这两个警察一个是我的学生;一个是我老伴儿的学生。两个学生先把我们好顿夸,说我们师德如何高尚,然后说到当前打压法轮功问题。一个学生说:“江泽民让整法轮功,现在也不干正事了。”我和老伴儿顺势向他俩洪法,谈我们学法前后身心的喜人变化。我说:“我要是不炼法轮功早就完了,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江泽民打压法轮功,就如同当年的文革,绝对错了,以后肯定得平反。”我老伴儿说:“你们干这个的别太认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有神佛呀!”临走时一个学生说:“既然这个功法好,那你们就拉上窗帘炼吧!”

几天之后,派出所让我写个保证书。为了蒙混过关,我又搞了文字游戏,我写道:“遵纪守法,现在不進京、不到公园炼功。”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认识到在邪恶面前,大法弟子必须明明白白、堂堂正正表现出对大法的坚信不动;表现出对大法的坚定性。我用上述的方式是错的!我又没把握好自己,我为此而后悔难过。不久,我在明慧网上郑重声明我在原单位、派出所写的违背大法的文字材料一律作废。

1999年11月的一天上午,我从学校上完课回家,见有两个警察敲我家的门。我上前问明情况说是找我。我马上想到师父的谆谆教导,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即使是被江泽民用来作为打压法轮功的工具——警察,我作为大法弟子也必须善待他们。同时,我也意识到这又是洪法的好机会,我必须把握好。于是,我赶紧开门,热情的把他们让到屋里。我又端茶又倒水,又拿水果。我认为,大法弟子的令人肃然起敬的形象本身就是对众生的最好的有力的洪法,使他们看到大法弟子一个个都是好样的,怎能镇压呢?两个警察让我坐下,对我说:“我们是市公安局的,跟你核实一个情况。你们法轮功辅导站曾经印发一本材料,里边都是法轮功学员谈修炼体会的文章,其中有你一篇。你说以前一身病,学炼了法轮功,病全没了,这是真的吗?有的法轮功学员在电视上说炼功好病是违心的,不知你是违心的还是真心的?你说说。”我当即向两个警察大谈我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特别是身体的神奇变化。我最后说:“我说的情况句句是真的,没有半点假的,决不是违心的!”警察听了以后笑着说:“你拿来一张纸,把你说的这些写一下”。我奋笔疾书。一边写,一边想着:我这是在洪法,证实法,是对电视给大法造谣、诬蔑的有力驳斥。我写完了,警察让我签名按手印,然后他们就走了。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只要一切都在法上,放下常人心,从人中走出来,真正把握好自己,就不会有问题,邪恶就没有空子可钻,有漏可能就会招来麻烦。弟子正念正行,师父就呵护。

2000年8月,我和老伴儿从老家洪法回来坐在火车上,坐在我对面的一个大胖子一个劲儿的端详我和我老伴儿,然后他说:“我认识你们俩”。我和老伴儿同时反问:“你怎么认识?”他直言不讳的说:“我是公安局的,常在你们住宅区巡逻”。我恍然大悟,他原来是在我们住宅区对大法弟子盯梢的便衣警察。我老伴儿说:“我们可没做坏事”。他说:“你们天天打扫楼院卫生做好事,为灾区捐款捐物你们做的突出,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样的!道德高尚”。我当即向他竖起大拇指说:“在这个时候你能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不得了!”然后,我们向他洪法讲真象。他不住的点头。

我明白我要大力讲真象,发挥大法一粒子的作用。但由于我还有怕心,不敢去发传单、贴大法标语,就买了上百个信封、邮票,往市内、市外邮大法真象资料,我还用口讲真象来掩盖我不敢发、贴真象资料的怕心。对照师父讲的法,对照讲真象做的好的同修,阻碍我讲真象的一大障碍就是怕心。我悟到我必须在讲真象中既救度世人,更去我的各种执著心,包括怕心。

我第一次走出去撒真象材料是在2001年5月1日,那天正赶上我打工的学校组织教师去一个景点旅游,我觉得这是我洪法讲真象的好机会。我在师父的加持下,在景点的一个木板房的玻璃窗上顺利的贴上了洪法标语。尽管这天景点旅游的人很多,而且,附近停放警车,可能有便衣警察,但由于我放下了一些个常人的执著心,包括怕心,做得正念正行,所以安然无恙。我贴完了洪法标语往山下走的时候,只感到浑身轻飘飘的,像腾云驾雾一样。

不久,资料点的同修和我商量,让我和我老伴儿做资料中转人,我们毅然挑起了这个重担。我和老伴儿除了把资料转发给其他同修外,还积极的走家串户的散发真象资料。我们常常在天黑之后,带上几十、几百份真象传单、真象标语到街巷,到住宅去散发、去粘贴,还多次挂真象条幅。我每次张贴真象,心态平稳正念足,在师父的加持呵护下都能安全返回。我和老伴儿回老家洪法讲真象。很多众生都眼巴巴的在等着我们去救度;很多众生因我们洪法讲真象而得救了。我和老伴儿走在洪法的家乡山路上;走在洪法的城市大街小巷,常常背诵师父的《洪吟》(二)中的《如来》:“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内心无比舒畅。

《明慧周刊》早就载文指出大法资料点的运作要单线联系,这样比较安全。而我们则是多线联系,三、四个资料点的同修都往我家送资料,我和老伴儿有点儿招架不住了,来的资料一时送不出去,家里到处都是真象资料。虽未修炼但为大法做事的儿媳对她婆婆说:“妈,咱家到处都是大法资料,这样不好吧?”我和老伴儿当时悟到:可能是师父通过我们儿媳的嘴来点化我们。可我们没太注意,还是那样运作,结果在2002年年初的一天晚上八点多钟,一群恶警突然闯入我家,让我交出大法资料,我说:“没有”。他们就开始翻,结果翻出不少大法资料。恶警们翻到资料后就不再翻了。接着,恶警把我们带到公安局。警察审问我时,我先审问他:“你说,我们修炼法轮功的是好人还是坏人?”他毫不掩饰的随口说:“好人哪。”我又问:“既然是好人,你们为什么还抓?”警察说:“上边让抓的”。我又问:“错没错?”他说:“错了也得这么做”。我说:“错了肯定得平反”,他说:“平反时再说”。我说:“既然以后肯定平反,明知错了为什么还这么干?”警察被我问得理屈词穷,无言以对。就转口问我资料哪儿来的?我没有告诉他。最后,我和老伴儿被送進拘留所。到拘留所,我仍然向那里的刑事犯人讲真象,他们听后,很多人都大骂江泽民。

我一進拘留所这个鬼地方就一心想出去,当时心里只想到:只有出去才能继续洪法讲真象,救度世人。所以在警察提审我的时候,我就乱编一些情节,这在法上衡量是错的,不但没修真,还配合了邪恶。三天后,我和老伴儿被取保候审放出来了。警察让我儿媳写了保证,警察编的话,让我儿媳写的。由于当时编了瞎话又没能守住心性,心里很后悔,所以在我离开公安局的时候,我交上了一份声明材料。说:我向提审我的警察所说的一切情况都是瞎编的,一律作废。事后才知道,是我儿子、儿媳用常人的拉关系、走后门的手段把我和我老伴儿弄出来的。

回到家里,我又仔细的向内找,主要原因还是我的怕心又使邪恶钻了空子。这个怕心真的很难去,放下生死真不是嘴上说的。心性没修到那儿,根本就放不下。不久,我又参与大法资料点的运作。为了安全起见,吸取过去的教训,这回保持单线联系。起初也还有怕心,在运作过程中,我不断学法,不断磨去我的怕心和其他执著心,逐渐放下生死。

我在一所中学打工上课,利用这个方便条件,不失时机的用理智、用智慧去证实法。有几个学生在听我讲真象之前,盲目听信江氏犯罪集团对法轮功的造谣宣传而对法轮功有恶念,曾撕毁大法真象标语、传单。有一个学生见一位大法弟子正在住宅区发真象资料,竟然跑到派出所去举报,听了我讲真象后,他全明白了,心里特别后悔,他表示:“我今后就宣传法轮功好!”。还有个学生听了我讲真象后,对大法充满善念,参加高考步入考场前,心里反复默念法轮大法好,结果超常发挥,被上海一所不错的大学录取了。

今年三月中共中央“两会”期间,恶人对大法弟子监控很严,但我更抓紧时间洪法讲真象。一天,我晚自习辅导,见教室电视柜上贴了个打印的东西,我一看是如何打压法轮功的黑文件,落款是所属街道办事处,里边是什么对法轮功学员要严看死守,层层设防,抓捕做真象的法轮功学员,杀气腾腾。课间,我找被我洪过法、经常为大法做事的一个学生了解此情况。他说:今天午后班干部从学校领来街道发给的材料,给大家念了,然后,班干部就把这个东西贴到电视柜上了,据说还要在全校开批法轮功的会。我一听,心急如焚,心想:又将有多少众生被江鬼给毁灭了!当时我对反映情况的这个学生说:“街道的那个坏东西还贴在电视柜上,还在毒害同学,怎么办?”这个学生说:“老师,这个我处理,下晚自习我最后走,把那个坏东西撕下来,扔到垃圾堆里。”

第二天,我提前到学校,我老伴儿在家发正念,给我加持。我走進学校领导办公室前,一路上发正念。我见了校领导,提到教室里贴的那个坏东西,我说:“现在,中央都不怎么往下发整法轮功的文件,省、市、地就更不用说了,都怕将来一旦给法轮功平反时成为罪证,而一个小小的街道竟敢下发这类文件,他们将来的下场就可悲了!”我用最大的慈悲向他洪法讲真象。最后,我告诉他要给自己留条后路。校领导感动的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告诉他,不要在全校开什么批判会了。他说:“行,不开了”。这时,我真为他高兴。

从不断的讲真象过程中,我体悟到师父关于“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法理的博大。师父说:“越不带自己的观念、不带有自己的因素,做起来就越好、越容易成功。”(《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

邪恶对大法的诬蔑无孔不入,就连学生做的测试练习题里边也有。我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必须把不正的正过来,决不许邪恶的东西毒害我的学生。于是,我就采取理智的方法,选择没有问题的测试题贴在诬蔑大法的练习题上,然后,我就到街上的复印社复印(为了安全,不在学校的复印室复印)。在讲课中,凡是和大法能联系上的,我都顺势洪法讲真象。在作文教学中,我更系统的向学生讲真象。在这儿就列举几例(明慧周刊137期曾刊登过):

我除了每天在每一节语文课的教学中,不失时机的由课文有关内容伸展开来,向学生讲真象,证实法,更在作文教学中系统的向学生讲真象,证实大法,救度世人。
我有步骤的将学生的作文贴近“真、善、忍”这三个字。当然不能做得太明显,要运用智慧。从古至今,社会的一切都是为法而来,我就充分利用常人社会中能够为我洪法讲真象所用的一切。比如,我根据广告“狼来了,并不可怕,失去诚信最可怕”,让学生以“诚信”为话题写作文;还根据刘备嘱咐他儿子的话“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让学生以“善与恶”为话题写作文;又根据“三尺巷”的故事以及课文《胡同文化》、《<宽容>序言》让学生以“忍让”为话题写作文。每次作文,从布置作文到最后讲评作文,我都扣到江氏犯罪集团打压以“真、善、忍”为做人标准的法轮功学员上,帮助学生认清江氏集团打压好人的荒唐无理。

我告诉学生:“真、善、忍”贯穿我们整个古老中华文化中,如果抽掉了这三个字,那么,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就荡然无存。我们时下的中国就存在这样一个怪现象:“真、善、忍”这三个字,每个字单独用还允许,可是,如果把这三个字连在一起用就不允许了,就要问罪了。多么荒唐可笑!不过,我确信,总会有把这三个字连在一起用的一天!”我说到这儿,发现学生们都很激动,面带微笑。我又强调:“真、善、忍是我们行事做人的标准,让我们每个人都以这三个字为标准,好好做人,好好作文吧。”每次上课,我都先发正念,铲除一切邪恶干扰,正念正行。

有一次作文,我从发给学生的练习册中发现这样一个话题作文材料:结合国内热点话题写篇评论文章。我当即意识到,这又是我向学生洪法讲真象的好机会。

在作文指导课上,我仍然先发正念清理空间场,然后進行作文指导。有个学生问:“老师,都有哪些热点问题?”我就扳着手指头,给学生一个一个的说:“我国当前的热点问题太多了,比如:职工下岗、就业、大学扩招、大学生毕业就业、转业军人安置、法轮功、社会腐败、造假、环保,等等。”然后,我就顺理成章的引导学生:“就说法轮功吧,这是千古奇冤、万古奇冤!炼法轮功的都是一群好人,怎么能想象一群好人竟遭到血腥镇压!江××干了逆天悖理的大错事,已遭到并将继续遭到世界上一切主持正义的国家的强烈谴责,江××等镇压法轮功的凶犯,已被告上法庭。我们能够认清这场对好人的迫害是错的,这可是件极有意义的大事!”然后,我就让学生起草作文。两天后,学生的作文都交上来了。我先把全班的作文浏览了一下,内容五花八门,涉及了种种热点话题,其中,不少学生写了为法轮功鸣不平的文章。学生A由于听信了中国政府电视、广播对法轮功的诬蔑宣传而仇恨法轮功,竟写下了反对法轮功的文章,所用的都是央视攻击法轮功的恶毒语言。我当时心里特别难受,同时,更充满了慈悲。我心想:众生啊,被江氏犯罪集团毒害得太深重了!也更加坚定了我向学生大讲真象、慈悲救度他的决心。我先让那几个明白真象的学生分别去找学生A谈话,结果他们分别向我汇报说:“他太顽固了,他明确说,谈别的问题行,法轮功免谈。”

一天上晚自习,我领学生做完了练习,就在室内巡视,结果就停在了学生A的前边,近距离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学生A前边的学生对我说:“老师,您坐在我这儿吧,我去坐那边的空座。”我当时觉得挺奇怪,我也没叫那个学生给我让座。我马上明白了,就坐下,还没等我开口,学生A就问我:“老师,您对法轮功怎么看法?”我说:“法轮功好啊!”接着,我就滔滔不绝的向他讲述法轮功都怎么好。他又问:“法轮功这么好,那政府为什么镇压呢?”我就从李老师1992年开始传法说到1999年4.25,又从7.20,再讲到现在。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啊”了一声,说:“老师,我全明白了!”

第二天下午,我又把学生A叫到办公室,当时室内没别人。我又進一步向他讲真象。最后,他说:“老师,请您把我的作文本给我。”我预先把他的作文本找出来了,随手把作文本递给他。他接过作文本,激动的说:“我听信了中国电视、广播对法轮功的诬蔑宣传,从心里恨法轮功,经过老师一讲,我全明白了!老师,我要把作文本上的反对法轮功的作文撕下来,我要重新写一篇!”说着,他就把那篇攻击法轮功的作文撕得粉碎。两天后,他又把作文本交来了,我一看,他的这篇重新写的作文充满了对法轮功的无限敬意和热情赞颂。我为这个学生明白了真象而高兴。

我不但在作文指导过程中向学生讲真象,更注意在作文讲评中向学生讲真象。为了搞好这次作文讲评,我把学生涉及到各种热点话题的作文都摘抄下来。到讲评作文时,我就向学生念摘抄的学生作文。

作文讲评材料准备好了。这一天,我上作文讲评课,我让我老伴儿(大法弟子)在家发正念,为我加持。我走進教室时,边走边发正念。这个班的班主任老师这几天都在听各科的课,可是今天她不听了。她走出教室的时候,还自言自语的说:“我把教室门关上,您上课吧。”更为奇妙的是,当天停电,教室的监控器失去作用。这一切都是师父对弟子的呵护,我可以游刃有余的上作文讲评课,向学生洪法讲真象。

前半节课,我给学生念了我摘抄的各类热点话题作文;后半节课,我就念了学生关于法轮功的作文摘抄以及我给学生作文写的评语。这里,我举两例。

例一:有个学生在作文中写道:“中国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政府不得干涉。可落到实处就不是这样了!不准人民有信仰自由!为了打压法轮功,中国的报纸、电视、广播编造了法轮功种种莫须有的罪名,什么广场自焚,什么京城血案,编得离奇、古怪、荒唐!让人们憎恨法轮功,为镇压法轮功制造借口。可是,我们看了大法弟子发的真象光碟,擦亮了我们的眼睛,谁还相信他们给法轮功编造的种种欺世谎言?”

我给这个学生写的作文评语是:你很有眼光,很有见地,你能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非常好!说明你能坚持正义,不被假象、谎言所迷惑。你在文末写“让我们携手共创美好的未来”,可以肯定的说,美好未来是属于你的。

例二:还有一个学生在作文中这样写:有一天,我收到一个光碟,一口气把光碟看完了。我对政府的电视、报纸上说法轮功如何如何,开始怀疑了。天安门自焚事件中,为什么自焚一开始,警察就立即赶到了?而且手里还拿着灭火器、灭火毯,他们的速度之快,真叫人难以相信,难道这都是事先排练好的?那自焚真是漏洞百出!不难看出,这是一场假戏真做的闹剧!

我给这个学生的作文评语是:古人云“偏听则暗,兼听则明”。光从政府的电视、报纸上披露的就下结论肯定会错,必须从多方面审视才能得出正确结论,才能耳聪目明,不被谎言所欺骗。你能了解了真象,这就是收获,这对你未来的意义太重大了。

这次作文过后,我让学生写作文后记,他们都认识到,这次作文擦亮了眼睛,明白了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特别是明白了法轮功的真象。

我在这腥风血雨的五年中,艰难的走过来了,在做师父让弟子做的三件事中,摔摔打打,确实成熟多了,理智多了,清醒多了,对大法越来越坚定了。这中间磨去了我一颗颗执著心。当然,我的执著心尚未去尽,我要在走向神的路上继续正念正行,精進不停!

在这五年的巨难中,师父的点悟、师父的看护,我体会得太深了。师父说:“在几年的修炼中,除了我为你们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时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使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排除干扰》)读师父的这段法,催我泪下!

师恩浩荡啊,
师尊导航;
勇猛精進啊,
同化法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