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走回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4年12月24日讯】

一、走上修炼

我出生在一个富农成份的家庭,弟兄多。在那样一个年代里,地、富、反、坏、右叫黑五类,是受被中共洗脑人们的歧视的。哥哥年岁已经很大了娶不上媳妇,愁的爹娘没办法,要我给哥哥换亲,也就是说哥哥娶嫂子,我给嫂子的兄弟当媳妇。婚后生下一子。由于自己多病:神经式的呕吐,吃什么吐什么;又引发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神经性头痛,家中的活不能料理。包办的婚姻不如意,心事重重,病情更加严重。孩子全部由父母兄弟带大。病魔折磨了我几十年,大小医院去过,钱花了不少,买回药一把一把的吃,也不见效。每天痛苦得以泪洗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直到1998年我们全家求得一本宝书《转法轮》,从此改变了我们全家人的命运。父母兄弟都能看大法书,我大字不识一个,真着急啊!只好让丈夫念,我听。后来又喜得师父的讲法录音,渐渐的听懂了许多修炼的理,按‘真善忍’修炼自己的心,跟着师父走返本归真的路。我放弃了过去练的一些功法,专一修炼法轮功。不久奇迹就出现了,我过去所有的病一扫而光,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师父还给我开了天目,看到了宇宙一定层次美好的事物,在洪法场上看到了天花散落下来,一切都是那么真切,让我感动,使我更加坚定了修炼的信心。

我积极学法炼功,可是别人都在看书、背书,我大字不识一个心里着急啊!因此我就发一念:我也要读书、识字。就这样一边读大法书一边识字,见人就问,学法第一位。就这样不到一个月我自己读了一遍《转法轮》。我能读大法书了,手捧着宝书《转法轮》,高兴得流着眼泪,想大声喊:谢谢师父给了我智慧,大法简直太神奇了!

在那激动人心的日子里,我们法轮功学员到处集体洪法,集体学法、炼功,身心健康,精力充沛,别提当时是多么的幸福。我们多么希望有更多的人来炼法轮功,入道得法呀!

就在这无比幸福的日子里,突然,以小人妒嫉之心的江泽民,动用窃取人民的权力,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邪恶真是铺天盖地而来,漫天谎言欺骗世人。我们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电视谎言一片,我们要讲真话。

二、走上证实法的路

99年7.21大队干部到我家,威胁不让我炼功,说上边有令,这样我家的炼功点被取消。

2000年7.20我与四位同修走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路,当我们走到天安门广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还没来得及展开时,被恶警拦住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回答:是。恶警就把我们绑架到警车上。我就把上访的信让它们看,看后它们说:信写得很好,这不是我们要抓你们,这是江泽民的命令。恶警把我们送到北京看守所,开始对我们非法审讯。问我们的家庭住址,我们拒绝回答,他们就拳打脚踢。当时有点怕心,又觉得应该说真话,就说出了家庭住址。他们把我们关在一个小铁笼子里,小小的铁笼子里已经关了30几名刑事犯。我们开始给他们讲真象,他们都喜欢听,他们还让我们炼功,炼功一结束,他们全部鼓掌赞扬。他们说出去后也炼法轮功,江泽民太坏了,这么好的人也被关進铁笼子里。

在北京被非法关押一天,第二天早5点就被河北省610接回,非法关在当地看守所進行迫害。那里更邪恶,罚站、雨中淋、曝晒。在牢狱中20多天几乎没在屋里睡过觉。家里被恶人敲诈了3000元钱,我才回到家中。

自此,我家经常受到邪恶骚扰,没有一天安生日子,今天有人在家门口蹲坑,明天又有邪恶闯入家中威胁。每逢敏感日和节日,他们更是不请自到。

三、难中失足

无论邪恶怎样猖狂,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照样做我应该做的。五年来,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走到哪里就把真象讲到哪里。骑自行车走过难行的乡间小路,穿过荒凉的坟地,把真象材料撒到农家小院里;坐三轮农用拖拉机见水泥电线杆就贴就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标语。凡是我们走过的地方就留下我们的正念。

2002年阴历10月初1我回娘家,给去世不久的母亲上坟。丈夫到邻居家串门去了。家里大小门都开着,610的恶警们私闯民宅,对我家非法抄家,到屋就象土匪一样翻箱倒柜,把师父的讲法录音,《转法轮》,师父的法像,没有任何手续全部抄走。我回到家见状,痛恨恶警,坐在家里流泪,政匪一家到哪里讲理去。

2003年7月24日中午,我夫妻二人正在屋里看书学法,一帮恶警闯入我家,企图绑架我到洗脑班。我心里一边发着正念,一边向他们讲真象,滔滔不绝的讲了两个小时,他们有的在听,有的迷糊过去了。我心里没有了怕,坦坦荡荡正念显神威,制约了邪恶,恶警们临走时说:我看对你说什么也没用,也转化不了你,以后我再也不来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呵护,制约了邪恶,使他们的绑架失败。

2004年的一天夜里10点20分左右,我正在炼静功,突然听到有脚步声,我快速的关机,取出录音带,顺势将带子放在口袋里。接着有20多个恶警闯入我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進家就翻箱倒柜,和土匪没有什么两样。女儿见状非常气愤,理直气壮的说:我母亲干什么了?你们三番五次到我家骚扰,母亲炼法轮功多年治不好的病都好了,什么活都能干了,对谁都和善。你们这是干什么?恶警说:看你也是炼功人,把你们一家人都带走。恶警不由分说把我绑架到车上。在车上我给它们讲真象,一路上高喊:“法轮大法好!”到了公安局,我怀着善心,慈悲救度世人,向所有的人都讲真象。可是有的人很邪恶,不听我劝阻,让我写“四书”。我坚决抵制,一切都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他们一招不成又生一招,把我送到刑警队,我一路上照样高喊:“法轮大法好!”恶人们气急败坏,把我铐在椅子上。第二天又把我送到看守所,问我还喊不喊?我坚定的回答:“喊!”接着我就向他们讲真象。

第五天,看守所的所长恐吓我:“你再绝食就灌你。”我善意的讲:“你灌我,你就是在迫害我,你是在做坏事。”他不但不听,还诽谤大法,让人把我抬到走廊里,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这时楼上楼下值班人员都出来了,走廊里挤满了人,都听我讲真象。一恶警抓住我头往墙上撞,用手左右开弓打我的脸,不知打了多少。我平静的对他说:“你这样做对你不好,你真可怜。”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的脸不觉的痛,大法的威力无法用语言表达。

后来丈夫和女儿来看我,女儿受到恶警的恐吓,流着泪说:“不转化就送唐山看守所,送新疆……。”由于情的带动我产生了怕心,违心的写了保证书。一个月后,恶警骗我说让我回家,又强硬的把我送到了更加邪恶的石家庄洗脑班。在那里我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身体遭受折磨,不转化就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我在正念不足,邪恶的高压下做了不该做的,心里痛苦极了,痛恨自己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大法,感到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生不如死的滋味。

一个月后在师父的呵护下走了出来。到家后,在同修的帮助下,多学法,“静思几多执著事”(《别哀》),写了严正声明。尤其是看了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救度世人》、《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也棒喝》,使我感到我的情的观念太重,太可怕了,真危险呀!今后我要珍惜师父的慈悲苦度,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辜负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很快我又走入了证实大法与救度世人的洪流中来。

现在我得到真象材料就散发,有了真象标语就在水泥电线杆上贴,有时自己写标语,又是喷涂“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愿有缘人都能入道得法,愿众生都知道大法好。

四、正念显神威

1、2000年,一次用漆喷涂大法标语,不小心弄了一手漆,用香皂洗不掉,想用汽油洗一下。一念即出,摩托车的油箱盖自开,用汽油洗干净了手。

2、2001年夏季贴真象材料,满街的人都在乘凉,心想:求师父加持弟子,任何人都看不见我。这样,很顺利的将真象材料贴了满街。

3、2002年凌晨3点左右,我带一百份真象材料,向回娘家路过的农村散发,边走边发,走到一个村里一个人大声喊:“干什么的?”我没吭声,静心发正念,心想他别喊,把他定住。他真的很听话,不动也不喊。我继续前行一直把材料发完,再没有干扰。

4、2004年有一天中午,和同修为伴往地里水泥电线杆上写真象标语,在调漆时不小心把手弄得都是漆,心里着急,请师父加持,在我回身拿香皂的一瞬间手上的漆就不见了,感动得我泪水满面,大法的神奇再一次显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