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师恩——记写严正声明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2月5日】我是一名北京地区的大法学员,于2001年5月被恶警及公司人员非法绑架到洗脑班。由于怕心、执著安逸之心被迫“转化”。当时我感到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以后再也没有发现自己内心笑过,总觉得活在世上没有意义,完全迷失了自己。后来由于犹大举报,当地两名大家都认为修得比较好的同修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我心想他们很坚定、肯定不会“转化”,于是我就借上厕所的机会跟他说:转化是错的,你们一定要做好,你们才是师父金刚不破的弟子,可是后来他们也“转化”了,还举报了我“假转化”。邪恶势力想让我進洗脑班,我就在心里求师父:师父,我错了,但是无论如何我不能去干助纣为虐的事,不能把别的弟子也拉下来,我不想在这里呆,我还想修炼,您还要我这明知故犯的弟子吗?第二天下午,爱人打来电话,说给我找好了工作,明天上班,我听了,眼泪止不住的流。是啊,师父慈悲,看到了我这颗心,我想以后我一定做好。

后来,就和其他同修一同上网发声明,但那时是怕自己被落下。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天黑了赶车回家,可是都已经没车了,我很着急,有人告诉我说那边还有最后一趟末班车,我跑过去发现还有几个人。梦醒了,我就想应该精進,当时没悟到自己没重视写严正声明,只是流于形式。

2001年8月,单位又让填表,我的怕心又上来了,就让爱人填,填完之后爱人说:你就害我吧!(爱人一直不反对大法,也看过大法的书,只是没有炼)。我听了一惊,我意识到我真是在害他,保全自己,这是一颗多么肮脏的私心。一段时间我有陷入自责的痛苦之中。2001年10月,公司又开座谈会,让写对法轮功的认识,虽然未写不好的语言,但是行为上已经附和了邪恶。

后来,看了明慧文章《“严正声明”决不是简单形式》一文,觉得自己虽然也在学法发正念讲真象,还是应该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严肃对待严正声明。但是写出来,总是感觉发虚发飘,只是停留在表面,心想就这样吧,等状态好了再写一个详细的。几天后一个同修告诉我,说把写好的严正声明丢了让我再写一个。我一下子明白了,也深深明白了写严正声明是非常严肃的事情,那是衡量你能否走入正法的又一机会,我想我一定要彻底的详细的写出来。

在这一过程中,暴露出我的强大的私心、怕心、求安逸之心、懒惰等,真是可怕。我是在大法中修炼吗?自以为天天学法、发正念、发真象材料就完了,带着那么多的人心去做证实大法的事,是多么不纯不正啊,更体现不出大法的神圣。我这不是在大法中混事吗?回想自己这几年走过的路,有刚得法时的喜悦,有去天安门的激动豪情,有为自己走过弯路后的深深自责和精神痛苦。看到师父经文,体会到师父那洪大的慈悲,师父时时点悟着我,而我却还是做不好,我告诫自己:一定要加强学法,破除一切旧观念,不要再让邪恶钻空子了,走师父安排的路,珍惜这万古的机缘,珍惜师尊给了我又一次走入正法的机会,珍惜这开天辟地的能成为正法弟子的机会,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