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弯路后 认真学法 努力做好


【明慧网2004年12月3日讯】从我懂事起,在幼小的心灵中,我有过这样的疑惑:人为什么能当人?人能永生吗?从读书到工作,看了许多古今中外的书,也与许多阅历学识广博的人交谈过,但始终没有寻找到人生的真谛是什么。工作的烦恼,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纠葛时常搅得我寝食难安,加之我又得了职业病,长期吃药,总觉得人活得太累了、太没意思了。

1997年暑假,我的一位朋友给我介绍了法轮功,当时我就到他家请了一本《转法轮》,我如饥似渴的反复通读之后,终于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修炼,返本归真。学法炼功三个月之后,我的身体变化特别大,身上的各种病都没有了,体重增加了十几斤,精力充沛,待人处事宽宏大量,改掉了以前的惰性、好赌、酗酒、脾气急躁的坏习惯。我把我炼功受益的情况讲给亲朋好友、师长学生,有许多人都相信,也有些人走入了修炼的行列。妻子看到后,知道大法真的好,也修炼大法了。

江××出于小人妒忌心理,99年7•20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1999年7月26日,乡上一名副乡长带着一帮人到我家把所有的大法书籍、讲法带、炼功带全都抄走了。7月28日我找到乡上,声明我炼功没有错,非法抄家完全是违法的。我把我炼功受益的情况讲给许多人听,他们都知道大法好,领导也知道,但他们出于个人的现实利益,不能站在正义的一边。

2002年6月4日,乡党委书记亲自带领十几个人连续抢劫了九家大法学员,我家的电视机、收录机及其他一些物品被抢,并被罚款500元。

为了揭露邪恶迫害,讲清真象,我与同修经常出去散资料、挂条幅。2002年7月21日晚在邻乡散资料时遭巡逻队恶人绑架,我向围观的群众讲明大法真象。派出所所长用手枪威胁我:“我毙了你,把你塞到斑茅垅里去,打死算自杀!”在被非法关押六个月后我被判了一年半劳教,单位开除了我的公职。在看守所里,我坚持背法、炼功,并向同室的杂犯讲大法洪传和遭迫害的情况,许多人明白了真象。

2002年12月底,我被送到绵阳市新华劳教所六大队三中队(六大队二、三中队是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中队)。包夹人员在恶警的指使下,对大法学员進行残酷的迫害。腊月间,寒风刺骨,不许我们睡觉,强迫我们长时间蹲在地上,有时是站军姿、坐军姿,腰酸腿疼,关节麻木。尽管这样,我们还是坚持给包夹人员讲大法真象。夏天,臭气熏天的洗脑室挤满一两百人,连呼吸都感到困难。除了强制性的精神洗脑,我们还被强制奴役劳动,白天剪麦冬,晚上剪麦冬,有时要剪到夜里11点。后来我想早点出来,就向邪恶妥协了,这是我修炼道路上最耻辱的一页。[注:严正声明将另行发表。]

出狱后,认真学法,我找到了我走弯路的根本执著:怕。怕受酷刑折磨,怕这怕那。我加强学法,每天看《转法轮》四至五讲,经常出去讲真象。针对不同的人我采取不同的方式给他们讲,时间多就详细讲,时间少就简单些。

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我切身体会到任何常人都是我们救度的对象。2004年端午节前的一天,我在街上给几个人讲了真象后准备回家,一位年轻妇女抱着一个一岁多一点的孩子,这个孩子突然用手抓住我的肩膀,我一看是一个一岁多的孩子,立刻明白了他是来得法的,我立即给他说:“法轮大法好!”孩子伸出另一只手来,我握住他的小手,孩子的脸上露出了甜蜜而幸福的笑容!这件事给了我很大的震动。这之后不久的一天,我正在河边洗衣服,一个弱智的人突然问起法轮功的事来,使我更为震惊,从来就没有想到要给弱智的人讲真象,于是我比较详细的给他讲了大法真象。这两件事使我更加明白了:世上每个人都是为法而来的。同时我也更加认识到作为大法学员的责任。有多少众生在等着听真象,有多少众生在等着我们去救度,我们的责任多重大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