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重庆大法弟子证实大法之路


【明慧网2004年12月5日】生生世世为了得大法,是师父慈悲没有落下我这个弟子。为了走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认真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我就每天外出向世人讲真象,开始向扫马路、擦皮鞋、搬运工人讲,后来,又向过路人讲。一年多来,大约也讲了一千多人吧,越讲效果越好,越讲越有经验。心中有师在有法在,真是没有怕的念头,有时,恶人就在三、五米处。

得法半年,就遇上“4.25”,紧接着邪恶的“7.20”又开始了,铺天盖地的谤师谤法的欺世谎言与恶毒诬蔑和邪恶的揭批等,煽动着无知的世人对大法的仇恨。家人害怕了,逼我把大法书籍交出去,我说你们要交就把我的脑袋交出去,我是不相信电视上的鬼话的。不管当时邪恶如何的猖狂,我也要坚修大法心不动,我就是要跟师父坚定不移的修炼到底。

2001年初,我与同修一道到北京证实大法,我被恶警打翻在地,恶警还用大头皮鞋在我身上狠劲乱踩,抓起我的头发把头往墙上使劲撞。恶警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就说:“叫大法弟子”。恶警恶狠狠的问我为什么到北京来,我说:“来说法轮大法好”。恶警气急败坏的一边骂,一边用电棍恶狠狠的电。由于有师父的保护,电了一会儿,恶警也不敢电了。那些恶警反复恶狠狠的问了几十次我的名字和地址,我就是不配合他们。他们一会儿凶神恶煞,一会儿又伪善欺骗。

就在过年的前两天,一个恶警指着电视问我说:“凭我多年的经验,看来要把法轮功定为反××组织,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并一直迫害我到凌晨三、四点钟。后来恶警多次逼我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我当然坚定的对他们说:“我要修炼法轮大法”。

2001年1月23日,电视上演“天安门自焚事件”,我不相信那一套,那一定是邪恶造假,以栽赃、嫁祸法轮大法。我每天背《论语》、《洪吟》、经文等。恶警见不能达到目地就唆使牢中犯人迫害我们,不让洗脸、刷牙、睡觉、还要挨打。我绝食27天,每天恶徒们强迫灌食,经常灌進气管里,咳嗽不止,痛苦万分,很久都说不出话、发不出声来。狱霸还逼我睡在条件最差的铁门边,铁门外是冰天雪地,寒风刺骨,由于牢小人多,人挤人,几个狱霸睡很宽的位置,其他的犯人都是“睡刀片”,意思就是人多,只有挤在一起侧着身子睡觉,连翻身都没法。

我被劫持進监狱的时候有110多斤,出来时不足八十斤。没有配合北京的恶警行恶,还是被重庆恶警弄回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来,又被绑架到洗脑班。

在洗脑班,610恶人们每天强迫向大法学员灌输谤师谤法的“毒害”言论,还逼大法学员读。我们大法弟子都不理睬它,只有极少数的、个别的,以前我们还一直认为他不错的,在邪恶的洗脑下邪悟了,去读那些邪恶的书籍。当时我们的心里在淌血啊!揪心的难受。

不法人员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搞株连迫害,叫来我的家人,哭哭泣泣的逼我转化,也没有达到目地。不法人员绞烂脑子的想转化我们,一面伪善、一面胁迫,我们都没有妥协。一次,恶人们找来两个所谓的“已转化”的所谓原辅导站“站长”,来劝说: “你那样说,是出不去的哟”。我说:“谁说了算,只有师父说了算”。的确,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没有花一分钱,比那些“已转化”的人提前出了邪恶的洗脑班。听说他们出来时,610恶人对他们还大大敲诈了一笔,一会儿是这样费、一会儿是那样费等,少说也是交了几千元,才焦头烂额的出来。

回到家,610恶人和街道、居委会的上我家几十次進行骚扰。后来,他们派人在我门外24小时進行监控。在重庆要开什么国际大会、十六大等等,要软禁我们,美其名曰是“散散心”而已,其实是很邪恶的,当时我就不应该去,后来被骗去了,我就在610恶人面前讲大法好,揭露邪恶,在他们面前公开炼功等。

后来,610恶人和街道、居委会上我家越来越勤了,每星期一次。我发现这不对劲,就在他们一進屋,我就不等他们开口,就先说大法好,从他们来到走,都几乎是我一个人在讲大法好,他们好像被抑制住了一样。

后来,街道和居委会的都不来了,他们对610恶人说:“你要想把她往哪里转化呀!她可比社区的所有人的思想道德都要好,你要真能把她“转化”了,我把脑袋砍下来交给你”,背下来关心的对我说:“我们都支持你!”街道主任担心的对我说:“以后它们(610恶人)来了,它们不提,你就不要提法轮功,不要引火烧身”。我说:“我才不管它们呢,但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对呀!”。后来街道主任对610那伙恶人也说我修炼了法轮大法的确是好!

610恶人又想着法去吓我妹妹说:“你姐姐没有转化,还要弄到‘转化班’去,她一个月工资才三百元,在那里一个月就是四、五千元,交不起钱就只有送到劳教所去了哦”。妹妹的确被恶人的讹诈吓住了,转告我。我说:“它们吓不倒我,去吓常人,要交就拿我的脑袋去交”。后来悟到,不应该说拿脑袋去交它们呢。

最后,几个610恶人又轮番的对我進行“狂吠”,谤师谤法。它们求名求利的心,把它们拖得太远太远了,给它们讲真象,希望它们能够得救,可它们似乎根本就听不進去,只知要达到其邪恶目地,一味的行恶。它们又逼我丈夫转化我,由于丈夫受××党几十年的毒害太深,以前还一直配合邪恶迫害我们,这一次,邪恶也没有达到它们的目地。从那以后,我不允许它们来找我,我也不再理睬它们了,610恶人们就再不也来骚扰我了。

我就每天外出向世人讲真象,开始向扫马路、擦皮鞋、搬运工人讲,后来,又向过路人讲。一年多来,大约也讲了一千多人吧,越讲效果越好,越讲越有经验。心中有师在有法在,真是没有怕的念头,有时,恶人就在三、五米处。

平时,也很注重学法和炼功、发正念。在被邪恶迫害的半年多,由于邪恶野蛮灌食,气管、食道及五脏六腑没有一处好的,说话、吃东西都很困难,啃一口馒头,要嚼四、五十下,咽着口水才能慢慢咽下去,心跳、呼吸都极不正常。通过长时间的学法、炼功、发正念,身体迅速恢复。今年八月,首恶要流窜到广安,当地610恶人串通当地恶警又要抓来我,我没有让它们的“鬼计”得逞。

再有一点就是我的家庭关系没有处理好,特别是在邪恶迫害大法以后,由于丈夫受××党毒害很深,经常跟我争吵。由于自己平时学法没有跟上,在个人修炼上还没完全做到忍,经常生气,生不出慈悲心来。师父说:“炼功人必须得忍”(《转法轮》)、“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正法还没有结束,这也是最后的机会,我要更加努力,达到修炼人的标准才行啊!在此我也请师父宽恕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向慈悲的师父合十致敬!致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