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授给研究生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11月27日】题记:师父教导我们:“我告诉大家,除了你个人的修炼之外,当前最大的事情就是讲清真象,因为它在直接的普度着众生,它直接的在挽救着未来的人,同时它体现出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伟大──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你们还在救度着众生。”(《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随着伟大师尊正法的不断推進,以及全球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讲真象的环境越来越好了。我们应该按照师尊的要求,抓住一切机会,抓紧时间讲真象。我的同事上课带领学生讨论宗教问题,有个同学在课堂上提出 “法轮功是×教”,被我恰巧听到,我悟到这是师尊安排的救度众生的一个很好机缘。在我给这些研究生上课时,我讲出了下面一番话,近20个人明白了事实真象,善哉。我还要继续放下怕心,争取做得更好。

在上个星期有关宗教问题的讨论课上,有同学提出“法轮功是×教”。我要问一个问题,你是根据什么得出的这种结论呢?你单纯的根据电视的宣传,还是通过认真的研究过法轮功的有关书籍得出的结论?俗话说,“兼听则明,偏听则暗”;除了新闻媒体之外,你是否与真正炼法轮功的人進行过面对面的交流,听取过他们的看法呢?我们讲究“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你连法轮功的书都没有读过,你怎么能妄下论断呢?

我和我的父母都是法轮功学员,都是法轮功的受益者。你们是否愿意听一听另一方面的观点呢?1999年7月开始的铺天盖地的舆论宣传,给法轮功强加了种种罪名,以便为迫害提供借口。要“打棍子”,首先要“扣帽子”。因为媒体掌握在掌权者的手中,所以我们有口难辩。因此其实你们也只是听到了一面之辞。也正是因为有口难辩,全国各地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不畏强暴,跋山涉水,走上了去北京的上访之路,去向党中央申诉自己的看法。上访的整个过程都是和平的,而且这本来是我国宪法保护的公民权利,却竟然成为一场史无前例的迫害的借口。

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我的父亲50多岁,由于经历过建国前后最艰难的时光和在农村长期的劳累,身体很不好,患有严重的支气管炎、风湿性关节炎、心脏病等,听力也明显下降。最严重的是慢性支气管炎,冬天咳嗽不停,憋气,干不了重活。那个时候,“气功热”正横扫中华大地。我想气功能不能治好我父亲的病。于是我就开始学习气功,学了这种学那种,学完了就利用放假回家教给我父亲。最初,有的气功对缓解我父亲的病症有一定的效果,但是都没有达到祛病的目地。1995年我在北京学了法轮功,利用假期回家教给了我父母。经过一段时间的炼功,我父亲的慢性支气管炎、风湿性关节炎和心脏方面的毛病都不知不觉的好了。我的母亲患有肠炎,炼功以后身体也有很大的改善。今年我父母已经69岁了,身体非常好,什么农活都能干,干完自己地里家里的活又去帮助我姐姐家干。通过我们一家三口的炼功体会,我们认为法轮功对于改善身体机能具有明显的作用。

法轮功除了五套功法之外,还有一套系统的法理,这套法理的核心是“真善忍”,也就是说,作为一个人,要真诚、善良和宽容。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应该根据“真善忍”这个原则归正自己的言行,达到一种心灵的圣洁状态,获得一种心灵的宁静和怡然。今天,我,一个法轮功学员站在你们面前,你们看我像一个“邪教徒”吗?你们感受不到“真”、“善” “忍”在我身上的体现吗?我认为法轮功是当今社会一股令邪恶胆寒的纯正的力量。一切“不真”、“不善”和“不忍”的行为都在它的面前暴露无遗。所以一些邪恶之徒才如此仇恨它,欲除之而后快。不容置疑的是,“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 (《精進要旨·理性》)

你们知道当初法轮功是怎么传播开来的吗?法轮功1992年传出,到1999年学炼者已经达到了上亿人。法轮功的传播没有经过从上而下的宣传和动员,都是人传人,心传心。他觉得好了,介绍给他的父母和朋友。因此,法轮功是在普通的民众中间自发的传开的。群众的眼睛是亮的,他们也是最为务实的,能给他们带来好处的他们才会认可。因为学得人多了,那个姓“江”的出于对法轮功创始人深得人心的强烈妒嫉,于是他不顾当时政治局包括朱镕基和乔石等在内的其他常委的反对,悍然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酿成了一场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几十万好人被投入大牢,1400多人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被迫害致死;为了迫使人们放弃信仰,警察们使用了上百种令人发指的酷刑。江确定的迫害政策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在这种高压的态势之下,还有那么多人在炼。他们中的好多人都是经过了数次政治运动的,为什么冒着巨大的风险这样做,因为法轮功使他们获得身心的健康,因为法轮功好!

强加给法轮功的种种罪名都是不成立的。媒体宣传炼法轮功的人死了1400多人。法轮功没有保证谁炼了功了就不死了。它没有保证说人炼了就长生不老了。而且,法轮功学员有上亿人,即使如媒体说的只有200万,那么从1992年到1999年的七年间死了1400人,你们算一算这种自然的死亡率是多少?媒体说,炼法轮功的杀人,那个北京的傅怡彬说杀他的父母妻子就像“砍猪砍狗一样”。可是你们知道吗,法轮功像其他佛家修炼法门以及其他正教一样,都是严禁杀生的,别说杀人了,连杀动物都是不行的。媒体说法轮功自焚,可是法轮功讲人是不能自杀的,自杀后会给自己的生命带来严重的后果。那些自焚的人,不按照功法的要求,能说是炼法轮功的吗?而且,你们看到有关自焚的电视报道,简直破绽百出:自焚的镜头好多都是近距离拍摄的,是不是有安排好的记者早就等在那里呢?王進东盘坐和手结印的动作根本不是法轮功的做法;刘思影气管切开还会说话和唱歌,她被严重烧伤本来应该暴露创面,可是我们在电视上看到她被纱布裹成了“木乃伊”,这会造成伤口感染化脓。那么我们想一想,到底是谁害死了刘思影?其实,法轮功传播到海外60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了那些国家和地区人民的欢迎,没有出现杀人和自焚的情况,不正是有力的揭穿了种种谎言吗?

由于建国以来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人们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面对这场迫害,人们普遍噤若寒蝉,不敢主持正义;还有的没有头脑的人人云亦云,推波助澜,使践踏人民的权利的人更加肆无忌惮。可是法轮功学员以大无畏的勇气,通过各种和平的途径,维护宪法保障公民的和平请愿权、言论自由以及其他公民权利。

你们也已经看到,现在媒体基本上已经不再诋毁法轮功了。因为谎言,就像肥皂泡一样,是不会长久的;它能够欺骗一些人于一时,但不能欺骗所有的人于一世!因为普通的民众越来越觉醒了,知道这是一场以莫须有的罪名制造的冤案;因为这场迫害牵扯了千家万户,牵扯到了社会各个阶层的人,是不得人心的。据说现在中央内部正在讨论给法轮功平反的问题。我们相信这一天不久就会到来,建国以来迫害好人的历次政治运动最后不都平反了吗?我们对未来充满希望!那些以各种形式直接或间接参与这场迫害的人,都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对法轮功的迫害实际上牵扯到了我们每一个人,与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关。因为对“真善忍”的迫害使人类的道德一日千里的向下滑着,使我们不得不生活在一个人人自危、危险四伏的世界。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和关爱,没有了真诚和宽容。社会道德的几乎崩溃,使我们无法建立一个有序的法制社会,使我们无法获得一个平等的竞争机会。从这个意义上说,难道我们不都是迫害正信的受害者吗?

今天你们听到了一种完全不同的观点。我想是很难得的,因为你们总是习惯了听一种声音。所以你们对我讲的可能没有心理准备。我不会强迫你们一定要接受我的观点,但是我希望你们成为有理智的人,面对任何事情都能够用自己冷静的头脑思考问题,并且做出自己的判断;能够抱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脚踏实地去调查研究,然后得出结论。我希望你们在任何事情上,都能听一听不同的声音,因为“真理愈辩愈明”。这是一种求真务实的态度,这是一个知识分子、一个学人应该具备的基本品质,这是国家和社会发展的希望,因为一个唯唯诺诺的民族是不会有多少创造力的。

美国是一个信仰基督教的国家,美国的总统宣誓就职时都要手扶《圣经》祈求上帝的福佑;美国的货币上都直接印着“我们相信上帝”(In God We Trust)。美国对基督教和神的信仰并没有妨碍她成为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的整个政治和社会制度都是建立在基督教的基础之上。基督教为美国确立了一套道德准则和价值观,在这个基础上,美国才建立起一个有序的法制社会。社会有秩序,才能谋发展。而中国有个别领导人,却要强制人民信仰什么,不信仰什么;一种有助于民众道德回升的佛家修炼大法却遭到压制。对上亿守法和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群众的迫害,像建国以来的历次整人的政治运动一样,都是错误的决策。谁制定、推行和支持了这样的政策,谁就是在犯罪,也都将受到应有的惩罚。因为历史是公正的。当历史很快翻过这一页的时候,你们就会明白这一切。

放眼浩渺无边的宇宙,一个人的生命在其中就像风中摇曳的烛火。每一个人的一生都很不容易,必然要遭受各种各样的坎坷、痛苦和灾难。一种正的信仰有助于他们在喧嚣的世界中舒缓心理的压力,恢复心灵的宁静,有助于他们放淡对物欲的追求,缓解必然伴随人生的痛苦,从而使他们拥有健康的心理和体魄。这有什么不好?这也并不会影响人的创造性。西方许多伟大的科学家都是信教信神的,像牛顿、爱因斯坦等等。对宗教和神的信仰并未阻碍他们科学发现和创造的脚步,相反促使他们更加迫切的去探索浩渺的宇宙的奥秘。

今天我讲的不针对任何人,因为我听到了那句话,但没有看到是谁说的那句话。我也永远不会去调查是谁说的。因为我只针对事情,不对人。我希望你们遇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能够冷静的想一想,不要草率的得出结论,不要人云亦云,随波逐流。法轮功的一切材料都放在网上,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东西。是正是邪你们看看书再下结论。暂时你们可能还不能完全理解我说的话,但是不久的将来,真象就会大白于天下;历史会给一切以公正的评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