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如果还有一次选择,我仍愿做师尊的大法徒》有感


【明慧网2004年12月7日】我读这篇体会文章的最大感受是,同修真实的写出了正法修炼的轨迹,字里行间,真实的透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没有在有意无意间证实自己的因素。我周围的几个同修都有同感,我们被这位年轻的女同修深深的震动了。对照同修,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

在那些艰难的日子里,面对同修的猜疑,她痛苦,也想为自己辩解,可是,那时她想到了师父为了救度一切生命,最大限度的放下了自己的一切,吃尽了苦,而有的生命还诽谤师父,霎时,她的心变大了;而我在偶尔听到同修对我的议论时,心中涨起的是不平,或以同修不了解我为由,推开了,没有抓住一切机会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提高心性。

在与同修为做家务发生的矛盾中,她没有怨恨,想到同修的心已经满了,她主动暂时离开,她清醒的认识到,因为自己收拾家务不好,被旧势力利用来间隔同修之间的关系,破坏整体的力量,于是,她把做家务当作是修炼的一部分,是破除旧势力安排的一部分,很快,她的家务活做得又快又好。而我,本来就不愿意做、也不太会做家务活,便用大法的工作做借口,常常忘了做饭或菜烧不熟,爱人常说我做饭不用心,我说我做正法的事用心就行了。妈妈因为我经常不能及时使孩子吃上饭,为我操心,常常做一些包子、饺子送来,好在我们全家都修炼,都比较宽容我,所以,在家中并没有造成什么负面,但问题是我怎样对待这件看似没什么的事,为什么我没有把它当作修炼的一部分重视起来?

当她被正在走弯路的人欺骗、殴打、光着脚历经十四个小时才脱身时,她没有怨恨,没有把他们当作敌人,有的是对他们世界里的生命的慈悲,为他们在毁灭自己而难过;而我呢,曾经有一个同修在我丈夫面前议论与我有合作的一位男同修的生活作风问题,丈夫那没有修掉的人心起来了,几天不和我说话,甚至让我离开这个家。我很委屈,解释也无济于事,家庭一度陷入紧张状态。这时,我没利用这件事用来向内找自己,而是对这位同修产生了气恨,看不见她时,还没什么,一看见她,怨恨涨满了大脑,甚至连话都不想和她说。过了一段时间,丈夫的关过去了,看见我仍然对她有意见,就对我说:师父说不爱你的敌人就无法圆满,何况她不是你的敌人呢!我说:她差点导致我家庭破裂,你让我还怎么能像以前那样对她!至此,在这件事上,我完全被旧势力操控了。直到有一天,这位同修阴错阳差的被公安抓捕,我才惊醒了。

从表面上看,她的被抓,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我对她的怨恨,是不是一种不正的场,由于我不想改变自己,旧势力不断的利用我的执著加大这个不正的场;是不是加重了她的负担,我对她的态度,是不是也使她过关了,从这点上看,我抱着个人的执著不放使我被旧势力利用了。这个教训,使我对正法时期个人的提高也包含在其中有了進一步的认识。师父在《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中明确开示:“所以在你们所做的证实法与救度众生的这些事情当中,也包括着你们对自己如何提高,如何去掉自己有漏的地方、还存在执著的地方与方方面面的不足。”我们修炼已由个人修炼全面转入到正法时期,旧势力在历史上安排的一切,就在那儿摆着,如不能扎扎实实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或抱着个人的执著不放,就已经被旧势力的安排套住了。因此,而被旧势力钻空子甚至進一步迫害,旧势力的目地可不是为了我们的提高,师父告诉我们,它们是为了毁灭我们为目地的。我认识到,它们毁灭我们的目地是为了破坏师父正法,干扰我们行使救度众生的使命,从而达到毁灭它们要毁灭的,维护旧宇宙的一切不变的目地。师父对我们的珍惜,甚于我们自己对自己的珍惜,而我却如此不珍惜自己,不珍惜与同修的缘——愧对师父,唯有在今后严格要求自己,走正自己的路。

这位同修在体会文章中,不回避自己的怕心,她在困难面前也退缩过。当一个地区急需搞网络的,需要她去时,她说,我怕心很重,状态不好。同修鼓励她,不要紧的,边做边调整。当她去承担起这份责任时,内心升起了庄严、神圣,她说,这是师父在鼓励着我,在看护着我。当一位功友在她刚离去几天就被抓,而只有她一人知道这位功友的住处,她受不了来自同修们的那怀疑的眼神,强烈的人心使她无法再继续呆下去,在痛苦中,她甚至不顾当地缺少搞网络的同修,选择了逃避,结果,反而陷到了旧势力系统安排的魔难中。在惨痛的教训面前,她消沉,感到很苦很苦。她学到师父的这段讲法时,“我每一次都是以真身在往下走,所以每次作为真神来讲,身体要下走,他们都不想叫我下走,都知道往下走是很苦的,就等于是毁了。一个神不管从多高来,最后到了人这儿在神的眼里那基本就是神死了。”(《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她强烈的感受到师父所承受的苦难,一下子认识到了自己的苦难源于自己放不下的人心。

这篇体会文章,我读了两遍,对照同修,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我缺少宽容,更不敢说慈悲。我在被同修顶不住压力向邪恶说出时,虽然没有怨恨,也为他痛心,但我选择今后远离他。其实,他也很后悔,当面向我道歉,每见到我,都是一副愧疚的表情,但我仍然远离他。没有认识到这同样是旧势力利用我的不宽容心来间隔我们,削弱我们的整体力量。而自己还觉得很理智。我以前经常投稿给明慧,通过一位同修上网给明慧,一般不过两天就发表。后来,因故通过另一位同修投稿,结果,有一些稿子,或是过去好多天才能发,或是就不投了。对此,我对这位同修有了想法,开始,还能向内找,是不是我对发表文章有执著?是不是我太注重自我了?可是,这种向内找,是仅局限在表面上的,是就事论事的向内找,结果,不仅没有找到自己的问题,反而找到了自己的“闪光处”——为了减轻明慧同修的负担,我对同修的文章一边录入电脑,一边修改,再认真校读两遍,有时干到凌晨两三点。于是我觉得自己做得很好了。慢慢的,一段时间里,我已经提不起笔,有“写了也不能投给明慧,还不如省点时间看书吧”的想法,结果,好多重要的信息,没能及时提供给明慧。如果我能多从对方同修的角度考虑一下,再宽容一些,真正的静下心来找自己,局面会改变的,因为一切都在大法中。

她最后的一小段文字:如果我还有一次选择,师尊,我愿再与您签约——随师下凡,助师正法!我被深深的震撼了,禁不住热泪盈眶。我既为同修的境界感动,也为自己的不精進而羞愧。我想对目前尚不太精進的同修说,用心学法,以法为师;重视同修的体会,对照自己,比学比修,共同精進。我们一定要完成我们的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