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还有一次选择,我仍愿做师尊的大法徒(四)


【明慧网2004年11月6日】(接前文)

八、每念师恩泪湿衫

师尊的慈悲、师尊浩荡的佛恩,我想每个真修大法弟子都能感受到,倾尽天上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述。师尊曾讲过:我所给予你们的是,你们生命的永远都无法报答我的。(《在瑞士法会上讲法》)

(1)我看到了为我护法的天兵天将

流离失所的初期,由于我有太多放不下的人心,我真不知应该怎样活下去,怎样修炼能突破自我的束缚。一个功友找到我说,一个地区需要搞网络的人员。我告诉他,我怕心很重,状态非常不好。他鼓励我说,不要紧的,可以边做边调整。我想到了自己的责任和使命,于是我决定独自一人去那个陌生的城市。就在我坐上汽车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众多的天兵天将簇拥着我,为我助威。那一刻,我发自心底的感受到了正法的伟大和神圣,我知道是师尊在看护着我,激励着我。

(2)师父就在我身边

上文提到因功友有怕心,不敢收留我住,就在我离开她家的时候,我找到了失而复得的自行车。于是,我投奔另一功友家。因有人怀疑我是特务,她被带动后,仅收留我住了两宿,找个借口让我离开了。当时我身上衣衫单薄(资料点出事时,几乎我全部的衣物都在那儿),我不知道还能去哪儿,独自一人站在风沙肆虐的人行道上,忍不住失声痛哭。我为功友不善的行为感到悲哀,我为自己的孤独无助而痛苦。

我安慰自己:不能哭,天上的神都在看着,多给师父丢脸啊,这么点难还过不去吗?但是内心的苦楚仍无法释怀,我当时已站立不稳,手抚着磁卡电话机,大声的哭泣着,哭着、哭着,我感受到,师父就在我的身边,看着我,他在帮助我力解万难。那是我第一次感到,师父离我是那样的近!

(3)慈悲伟大的师父啊……!

两个月后,因外地资料点的需要,我暂时离开,去外地一趟。我刚走几天,一位负责网络技术支持的功友被邪恶绑架了,他在当地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到现在为止,大家都不知道他怎么被抓的,而他的住处只有我一人知道。

等我再回来,可想而知,我会承受多大的压力,功友那怀疑的目光也深深刺痛我还未修去的人心,另外空间外来的压力更是巨大。我当时感到自己,已经承受到了极限,无法再继续承受着这么大的压力。虽一协调人因缺少搞网络技术的人想极力留住我,我仍旧坚持要离开。

我那时的心里是痛苦万分的,我心里对师父说:“弟子现在无法再继续前進了,假如我的誓约是应留在这里,我现在暂时真的是无法继续完成我的誓约了。”就在我准备上火车的途中,天空突降蒙蒙细雨,我看见一方众生因为我的离去而在哭泣,我发自内心的感到很对不起他们,内心感到深深的歉疚。

原本以为来到另一曾经熟悉的城市,心里可以得到一些缓解。但当时这个城市正处于动荡时期,参与资料点的功友都被各种不同的心所困扰,有的是名利心、显示心,有的是干事心、有的陷于男女情之中。本来状态就不佳的我,又陷在了旧势力的迫害之中了。

旧势力系统安排的邪恶考验,在我这儿都上演了。

(1)“经济上截断”——我在去电脑城购买耗材时,钱包被小偷偷走,丢了1500元。我的生活费用绝大多数都靠父母和自己打工挣来的钱,这下子我陷在了困境之中,不得不向不修炼的父母要钱。
(2)“肉体上消灭”——我身体出现了消病业的状态,刚开始只是昏昏沉沉爱睡觉,后来起不来床,不想吃也不想喝了。
(3)“名誉上搞臭”——有的功友说,她天目看到我身上有什么不好的东西了。因为我状态不好,常爱睡觉,在功友家住时,做的家务活少一些,她把这种抱怨的情绪带到很多功友那里,这下更是雪上加霜。

当时我很清醒,我看到了整体上的漏已经越演越烈,甚至我所接触的资料点上的每个人都被旧势力迫害着。一些看似证实法的行为却不在法上,表面上越是轰轰烈烈,危机也越为突出。一些理智的功友也看到了四伏的危机,但这种正的力量却是如此的薄弱,忠言是如此的逆耳。

就这样无可奈何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旧势力的安排得逞了。很多资料点被破坏,多人被抓、有的被迫害致死。曾经“辉煌”一时的学员邪悟的邪悟、妥协的妥协,当然也有的功友找到自己的执著,从旧势力的安排中闯了出来。但是,很大一个范围受到了这种重创。

看到这惨痛的损失,我也消沉了很多,虽按着师父的要求去做好三件事,但心里经常向师父诉苦。一次读师父的讲法,读到:“我每一次都是以真身在往下走,所以每次作为真神来讲,身体要下走,他们都不想叫我下走,都知道往下走是很苦的,就等于是毁了。一个神不管从多高来,最后到了人这儿在神的眼里那基本就是神死了。”(《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看到这时,我情不自禁的失声痛哭,我感受到了师父所承受的苦难,那种苦难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是无法想象的巨难,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啊……!对师父所承受的巨难,我能体悟到仅是微乎其微的一点点,但那却是多么的苦呀!而我的这一点点苦与师父为我们所承受的苦难相比又是怎样的微不足道呢?我还怎敢再向师尊诉苦呢?

我的苦不都是源于我放不下的人心,在法理上有不清晰的地方吗?法理清晰后,我体悟到的只是无限的美好与幸福。

前几天回家看望父母。有一亲属也是功友,被恶警绑架。母亲接到消息后惊恐万分。待她平静后,我开始发正念。我想:我是师父的弟子,无论我修得好不好、精進不精進,旧势力不配迫害我。我从根子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就是师父的弟子,谁也动不了我。在师尊慈悲的加持下,我感到自己整个身体通透了,我隐约看到自己象一尊金佛一样,稳稳的坐着。我知道。此刻,旧势力是不敢再来迫害我了。

(4)赞扬声中更清醒

经历了重重魔难,我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依旧如初。周围的环境也越来越好了,真是柳暗花明,赞扬声也渐多了。

有的功友说我法理清晰,我怎敢自诩法理清晰呢?要知道佛法是无边的!师父法中讲:“在不同层次中佛法有不同的显现,但是越高越接近真理,越低离真理越远。”(《转法轮》

有的功友说我悟性好,什么是悟,师父法中讲道:“我过去讲悟时,讲过一个都不讲的天机,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千百年来都认为是自己在修炼,自己在提高,其实你什么都炼不出来,如果没有师父管是什么都解决不了的。那么也就是说真正的问题是由师父给解决的,是法背后的因素给解决的。你自己的悟,只是在修炼中遇到困难克服后继续修炼下去,这是讲你的悟,真正从理上悟到什么。如果这个法不让你知道,你怎么悟也是悟不到的,所以你必须具备一个条件,就是说你必须得真正的去修炼。”(《在欧洲法会上讲法》)我怎敢说自己悟性好呢,一切是师父给予的啊!

有的功友说我正念强,在巨难中闯了过来。我又怎敢贪天之功说自己正念强呢,要知道我在魔难之中能走了过来,其中溶着师父多少的心血啊!宇宙中又有多少正的因素和正神起的作用啊!身边的天兵天将也一直在给我护法呀!

(5)梦中的点悟

前些天我做了一个梦,师尊在讲台上给大家写评语,每个人手中有一份卷子,上面有自己证实大法的经历。大家一个个拿着卷子让师尊写评语。我伏在书桌上,内心万分的痛苦,伤心的哭啊、哭啊……心里想:有些地方我做得不好,我哪有脸让师父写评语呢?这时,我的同桌走上去,师父给她写了评语。我知道她做得非常不好,师父都给她写了评语。再看看周围的同学,从表现上看,好像只有我做得最好,但我仍没有勇气拿着卷子去让师父给写评语。我仍旧伏在书桌上,伤心不停的哭啊、哭啊……内心对师父说:“师父,我不想与别人比较谁做得更好,我只想尽我的最大的力量去完成我的誓约,但现在还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够好。”就这样,我在伤心欲绝的哭泣中醒了过来。

如果还有一次选择,师尊,我愿再与您签约——随师下凡,助师正法,用我的生命维护法,当您的大法徒!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