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还有一次选择,我仍愿做师尊的大法徒(二)


【明慧网2004年11月5日】(接前文)

五、以法为师,巨难之中更要坚定

用最纯净的心做好证实法的事情,学好法的同时,更关键的要以法为师,不受外在的干扰,清醒的分辨自己的执著。

举个简单的例子,就我流离失所与家人联系的问题。我的功友认为我与家人联系是情太重,我的功友认为我对父母不够善,没有圆容好家庭。一个人的看法会带动一个小群体,面对这两个不同意见的小群体,无论我怎样做,都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可。从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好多功友往往爱用自己的观念来衡量他人,把自己的看法强加给他人。在这纷繁复杂的环境中,自己要清醒的知道自己的修炼情况,不被外在所带动,坚信自己,以法为师,走正自己应该走的修炼之路。

(1)坚信自己,排除外在干扰,以法为师。

资料点被破坏后,我暂住在E功友家。她家离出事的资料点不太远,省公安厅在资料点处蹲坑,周围的功友怕心都很重,每个人都加重了这个“怕”的场。E功友因为怕心显得焦虑不安,而我当时也实在无处可住。我俩之间的漏洞出来了。

一天上午下楼时,我发现自行车不见了。E功友说,她家楼下常有自行车被偷。我心里想:这个人如果偷了常人的自行车,会用自己的德作为补偿。而这辆自行车是伴随我助师正法的,他偷去了,业就造大了,对这个人的未来是很危险的,为了救度他,让我发出最善的一念,让他把偷我的自行车送回来。同时自行车也是一个生命,在正法中也要摆放他的位置,我也要救度自行车的元神。

我把我的想法对E功友说了之后,希望E功友同我一起针对此事发正念。E功友认为我对物质太执著了,E功友还略带情绪告诉别的功友,我是在找借口掩盖对物质的执著。E功友非但未帮我,还倒泼了一盆冷水。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现在没有对物质的执著,我真的是想救度偷我自行车这个人的生命,我在法中就这么认识的,请师父加持弟子。

就这样,我不再说出自己的想法,就一个人默默的发正念,时时找自己是否有求结果的心。在出事资料点被抓的功友在看守所里传出了一些话,更加重了当时情况的复杂性。

一日,E功友终于承受不住压力,找个借口让我离开了她家。当时天色已晚,我努力让噙在眼中的泪水不流出来。E功友的女儿对我说:“姐姐,我看见楼下有个自行车好像是你的。”于是,我与E功友的女儿一同下了楼,我拿着钥匙平静的打开车锁。我没有半点惊喜,只感受到师父洪大的慈悲与鼓励。让我更加坚定自信心,排除外在干扰,以法为师。

(2)以法为师,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在组建资料点的过程中,面对旧势力那歇斯底里的疯狂阻挠,这时应该更加冷静清醒,排除万难,以法为师,彻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一次组建资料点的过程中,两个主要协调人因放置印制真象资料的设备不当,被恶人告发了。两个人被迫暂时流离失所,省公安厅在到处抓捕他们。这对原本已经步履维艰的资料点,更是难上加难。旧势力演化的假象也随之而来。有的功友说,省公安厅在大的十字路口查过往行人的身份证(注:当时我并没有身份证)。有的功友说,公安在挨家挨户查能上网的电脑。当时参与组建资料点的功友大部分动摇了,有的提出将资料点搬到别的地区去,有的提出暂时把建资料点的事放下。

我对功友讲,这是旧势力的干扰,我们不能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坚决不能把资料点搬走,这样只能让邪恶高兴。有的功友说,我不为法负责,不为整体负责。有的功友说我自我太强,不为他人考虑。当时,也只有两个人支持我。那时,我的怕心也很重,但我知道我不能退却,让旧势力的安排得逞。在当时强大的压力之下,我仍坚持道:如果功友的传闻是对的,只要我一上网,公安人员很快会查过来,那样将由我一个人承担全部的责任。

于是,我独自一人留在电脑房,窗外灰蒙蒙的天空中飘洒着细雨,我的心也很沉重。我一边发正念一边下载资料,刹那间,我感到我的整个生命都属于大法,我心中装的是被谎言毒害的众生,我心中装的是救度众生的使命,那么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还有一次,我协助一资料点教网络技术,几个学习技术的功友学得还不够成熟的时候,传言来了,有功友得到“确切”的消息,恶首——江××要来了。这传言似乎越传越真,这传言越来越让功友们感到动荡不安。其中一个主要学技术的功友以回娘家为借口不来学了,其余几人也没来,资料点也只有我一个人了。那时我也很害怕,我知道,这个城市虽小,但是邪恶却很猖獗,被抓、被迫致死的人数的比例在全国也实属罕见。

那段时间,天空总是乌云密布、阴雨不断。在旧势力制造的恐怖氛围下,我心中承受着无形的压力和实质的压力都是巨大的。一日,看到师父的一段讲法:“我告诉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时候你什么都能做得到!”(《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心中的阴霾瞬间化为乌有,代之以四射的光芒。我有无穷的力量,我有力可劈山的正念。我坚信,师父的洪大正法之势是势不可挡的,我知道旧势力的阴谋彻底破产了,这个资料点直到今日,依旧平安运作。

六、是修炼,不是工作

(1)电脑和打印机是生命

我知道电脑和打印机都是生命,在正法中也要摆放他们的位置。在他们配合我工作的时候,我常常给他们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或给他们读一段师父的法。所以,我曾用过的电脑和打印机,他们与我的关系相处得很好,工作时配合默契。

在一次组建资料点的过程中,我和一个同修发生了摩擦,正巧电脑也不好使了。她与一些同修说我心性有问题,所以电脑不好使了。同修们找我谈。其实我那时是觉得她心性有很大的问题,但我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那是常人而不是修炼人。我当时压力很大,于是我对着电脑发正念并与他的元神沟通。我问他:“你怎么了?正法这件事情这么严肃,你不能被旧势力利用啊,让我来发正念帮你吧。”他仿佛对我说:“这不是我的错,我也无能为力。”我知道一定是电脑的硬件有坏的地方,我找来了会维修电脑的同修,他一看是电脑的风扇坏了(电脑买来时风扇就不太好使)。

(2)教电脑的过程是修炼,不是教人间的技术

我曾教过近二十人的电脑技术,这些人年龄不等、文化程度不同。从我教第一个人起,我就把教电脑当作修炼,不是教人间的技术。不断的积累总结经验,研究一套最好的方案让功友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上网技术、排版、打印等。在这期间,我的心性经历了很多磨砺。

有一位60多岁的老年功友,不会用鼠标,怎么也学不会双击鼠标。当时我感到自己的耐心已经到了极点,我实在不想再继续教下去了。我想到了师父在新西兰的讲法,曾有学员因自己丈夫长期处于消病业的状态,请师父解答。师父讲:“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如果他的亲人也是弟子要把这些事情看重,也是一个执著,也会使其拖延。因为修炼是考虑你们圆满的,为你们提高负责。不但为他负责,要消他的业,也要去你们的心。你得真正是个修炼的人,真正的去精進,什么事情都能放得下,那你看会什么样。你过分的放不下它就形成了一个大的执著,反而影响了别人。”(《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我明白了,如果我的心越是烦躁,对她来的魔难无意中加大了,她学得会更慢了。我把心放下了,她渐渐的学会了。

还有一位功友,她是我所教的人中,我为她付出的最多,她仍没有太学会。她跟很多人讲,我不好好教她,等等的话。受她的话带动的功友来找我谈,听到这些话之后,当时我很伤心。我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我想到了师父,师父为了救度一切生命,最大限度的放下了自己的一切、吃尽了苦,而有的生命还诽谤师父。我这点魔难又算得了什么呢?

(3)在向明慧网投稿的过程中升华

2001年11月份,我开始时向明慧网投稿,当时只有一念:支持明慧网的工作。我写了一些自己讲真象的经历和开天目的过程中看到的景象。看到功友写的切磋文章条理清晰、有理有据,很是羡慕。从小学的政治到大学的哲学,这些东西在我的头脑中没有任何印象,我不会写议论性的文章,我原本不是一个理性思考的人。随着修炼的升华,自己在法理上不断的提高。

一次,我针对当时我所在的地区受到邪恶的严重破坏写了一篇文章。稿件刚刚开头,我发现我的显示心不断的上涌,我似乎要抑制不住它了。我知道这里有另外空间的邪恶加强的因素。我停下手中的键盘,双手合十,心里默默的说:“这是证实法,不是证实自己,不能显示自己。写文章的目地是让功友看到后从中吸取教训,一定纯净自己的心。”我在电脑前不知合十了多久,同样的话也不知重复了多少遍。待心态平静后,我一气呵成完成了此文。大部分功友看后都觉得好。我知道这是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法所赋予我的能力。

从这次写稿后,我发现我的显示心在不知不觉中消掉了很多,在以后写稿的目地也越来越清晰,心也越来越纯净。每一次,我都很认真的看明慧编辑同修帮助修改的部分。改动得虽然很小,但让我看到了明慧编辑同修深厚的文学基础,更让我敬佩的是那扎实的心性基础。文章中语气不善的地方、表达不准确的地方,经过修改后,非常好。我也看到自己修炼中的不足,更加明确向这方面努力。

常有功友看到《明慧周刊》上偶尔的错别字,让我写信给明慧编辑同修提建议。我对功友说:“看到明慧编辑同修帮助修改的稿件,我知道他们已经很尽力了。当你看到《明慧周刊》上出现的错别字,你的第一念是什么?是抱怨明慧编辑同修,还是想他们一定很忙,出现错误在所难免,我帮他们发正念铲除干扰。每天发的正念中,大部分正念我都帮助铲除干扰明慧编辑同修的邪恶。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看明慧网,他们承受的压力是很大的,每天能帮他们发正念的又有多少呢?如果每个人看到错别字后都抱怨,那对明慧编辑同修又增加了多少外来的压力呢?”(待续)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