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常工作生活中正念正行讲真象效果好


【明慧网2004年12月9日】我是98年2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师父第一次点醒我的就是《转法轮》中关于何为修炼的问题“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并要求我们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去修炼,“抓紧时间实修”。通过这几年的实修体验,我深切感到能不能做好“三件事”是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能不能修炼上去、能不能实现来时誓约的分水岭。特别是我们大陆大法弟子处在证实法、讲真象的主体位置上,面对旧势力给我们造成的巨难,我们如何做到“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救度更多世人。我个人认为:

一、把做好“三件事”放在日常工作生活的首位去做是正法修炼的要求

按师父要求在正法时期做好“三件事”是主动同化大法的形式表现。只想索取不想付出那不是修炼人。大陆是邪恶最集中的地方,我们有法在,有师在,有全世界大法弟子的支援,我们有能力去救度世人。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明确告诉我们“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我个人的做法是:

1、坚持每天学法炼功。我牢记师父的告诫,坚持每天学法炼功没间断。我被恶警抓过,我的家被恶警抄过,他们在我住房对面房用摄像头对我窗户实行24小时邻近监控近一月,安“耳目”做我邻居,便衣在我房前后活动等等,我一概视为没有,每天功照炼,法照学。隔段时间我放一遍师父的讲法录音,听听师父的声音倍受鼓舞。我的大法资料保存很完整,我把这些珍贵资料分散存入但不是封存,不是束之高阁。我每天学习一讲《转法轮》外,还要学习师父的新经文。遇到证实法中出现的情况和发生的问题时(如时常出现的假经文、被转化的人散布的邪说和自己被抓進洗脑班的漏等等),我还要集中几天时间把师父在各地的讲法系统的看看,从法中找答案,从法中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和了解正法的進程以及大法对我们的要求。坚持每天学法炼功,这是大法修炼的形式要求,邪恶再猖狂也破坏不了我们金刚不动的修炼形式。

2、“三件事” 密不可分

师父讲法每次都强调要我们学法、学法。近几年还强调正念的重要、讲清真象的重要。几年来的实修体验,我个人认为这“三件事”之间存在着密不可分的内在联系。坚持学法是前提、是基础。只有坚持学法,才能不断同化大法、溶于法中――明法理、开智慧、识正邪、辨方向。发正念是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必要条件。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是目地。因此我们只有把“三件事”结合起来做才能做好,否则就出问题。

比如2002年上半年我忽视了发正念,特别放松了清理自身空间场的坏东西干扰,结果被钻了空子、抓進洗脑班,教训是沉痛的。从洗脑班闯出来后,我冷静学法一个星期,加强发正念。我在被邪恶之徒限制人身自由的一年时间里,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借探亲的机会到远的地方讲真象,火车上、汽车里、街头巷内、集贸市场、乡村田间,我一路走一路讲一路送材料,效果非常好。

3、师父告诉我们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按照师父的明示,我与同修一样每天坚持发正念,特别是被抓过后我一点也不敢放松。不论是全球大法弟子的统一整点发正念还是地方统一整点我都坚持发,多则一天10次,少则5、6次不定,有事或去天安门、公安局、派出所、洗脑班等邪恶集中的地方随时发正念。

2002年7月25日上午恶警抓我并在我家抄家。他们搜查大法资料时,我正念很强 “你们没本事找到大法资料。”结果他们有的触到了我的大法书,就是看不见。我的大法资料一份也没被他们抄走。后来610恶警张贵明审我态度很蛮横,并叫喊:“我们是敌我矛盾。”我发出的强大正念,使他三叫“头好痛”。第三次叫头好痛时他双手抱头,马上停止了对我的审讯,改口一句 “老师”,一句“阿姨”的称呼我,态度180度大转。他的笔录什么也没记。在洗脑班里,我用正念抵制了“交书”和检举同修的恶行。

2003年10月7日我去派出所要回被恶警讹诈去的5000元所谓的“保释金”时,一路上发正念,让他们闭上破坏法的嘴,那笔钱是救人用的,他们谁都要不起。我坦然走進派出所,他们不但没说一句有损大法的话,而且很热情为我让座,答应下午就办退款手续。一个星期后,我如数拿到了这笔款,分给两个资料点用了。建议至今没有要回“保释金”的同修,堂堂正正的要回我们的本应该用来救人的资金。

2002年10月下旬我在火车上讲真象,当火车行至安徽阜阳段时,乘警来回不停走动干扰我。我正念强,叫他“休息”去,果然他不再来回走动了,我顺利的让阜阳南站下车的十来位旅客明白了4.25、自焚骗局等真象,知道“大法好”。他们下车时还向我道谢。象这种正念强办事顺的事例在大陆大法弟子中举不胜举。正念正行显神威,这都是师父给我们的,我心里非常明白。

我们这个地方很邪恶,不少大法弟子被抓。这也说明我们大法弟子本身有漏。我用自己的教训和经历去与从洗脑班或劳教所出来的同修一起学法交流,鼓励他们放下包袱,重新走進正法的队伍里来。现在有三位同修已经做得很好,不但自己做好“三件事”,还去带动别的同修一起做好“三件事”。我对那些长期不敢走出来的同修也是不放松劝说。他们对外界情况不了解。我就经常送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给她们看,她们中有的明确对我说:“师父的经文我要,其它材料以后不用给我。”甚至我找她们多了就用各种方法逐我出门,怕受株连,还有的明确讲:“以后请不要来我家。”针对这样的人我开始也曾想放弃,经过师父的点醒,我从法中悟到师父还在慈悲等待。常人我们还要救呢,何况得了法的?师父不放弃一个得了法的有缘人,我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更没理由放弃。几年来我坚持以各种形式送材料(放报箱或门里),他们毕竟还在学大法《转法轮》。去年有一位同修高兴的对我说:“是师父不放弃我,有人把大法和资料送到我家来。”我趁势劝她:“师父叫你走出去救救那些不该淘汰的世人,我们不能太自私对吧?!”她有点自愧。现在她开始向她亲朋好友讲真象了,也去动员她认识的在家长期不动的老同修了……象这样的情况我遇到六、七个,都开始走出来了。

二、正法修炼中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

按照师父要求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去修炼很重要。既不能神神叨叨,又不能掉在常人里边。应该牢记师父对我们的要求不仅修自己,还要救度世人,为后人留下最正的修炼道路。特别是在邪恶集中的中国大陆正法修炼更容不得一点疏忽大意。

在这几年正法修炼中我个人体会是:必须处处借用常人的生活工作方式去做“三件事”,才可行之有效。我的做法是:探亲访友、参加聚会、旅游等。常人从表面看不出来,“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我是退休教师,充分利用条件为我所用,利用探亲访友的机会把自己几十年不见的亲友都访个遍,特别是我有许多亲友是高中级领导,对他们讲清真象非常重要。

2003年春节我两次会见十几位38年不见的老同学,他们中有的是厅、处长,有的是校长、教授。我向他们把北京“4.25”、“自焚”骗局作了一一介绍,并把我的实情和在国外我见到的法轮大法修炼的宽松环境等作了详细说明,他们全都明白并表示支持我们,都表示“只要能做到就没问题”。我特别告诉在高级法院当处长的外甥和当保卫科长的弟弟不要行恶的真象,后来外甥推掉了去省610借调的工作,弟弟也暗中保护着本单位的大法弟子。许多亲友明白了真象后,他们接触到的他们的亲友也就明白真象了。

通过探亲访友,我去过许多地方讲真象。有大中城市,有乡村小镇,有机关也有劳改监狱,广泛接触各种人,根据不同人的身份找不同的话题讲真象。平时在家我还利用买菜购物等机会随时见人就讲讲真象、发真象材料,并委托他们把真象告诉家人亲友,我给一时见不到但知道地址姓名的人寄真象资料,效果都不错。以前我忽视了一些社会活动,后来我认识到这些社会活动我同样可以通过与人交谈讲真象,于是我积极参加这些活动了。包括陪家人旅游,我们同样做我们应该做的事(只是别忘了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身份)。比如我借出国探亲的机会向海外大法弟子学习,与他们一起学法炼功发真象材料,我有时一个人去中国驻外使馆发正念。总之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去做“三件事”会有更有利于我们救度更多世人,家人亲友会更理解并支持。我在正法修炼中是有深刻体会的。

总之,在当前的情况下,身处大陆的我比不上许多同修做的好,距师父的要求相差甚远。但我深知救度世人的紧迫和肩负责任的重大。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一定努力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洪吟(二)“正神”)

最后一点建议:根据师父告诉我们的“遍地开花”的讲真象和大陆地大人众的情况,以及城市大法弟子多,农村特别是偏远农村大法弟子少的特点,有条件的同修以“旅游”的方式到农村去讲真象救世人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