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恶警恶行:钳子夹鼻子 辣椒油擦眼鼻


【明慧网2004年2月1日】我于1999年12月底去北京天安门请愿,12月31日傍晚被天安门派出所抓捕,被十几个恶警拳打脚踢,整个人被举起来往墙角里扔,用铁椅子抡起来打。为了逼我说出地址,从晚饭后至半夜12点,我被强制背铐,背铐并强制90度弯腰、遭棒打,打我的科长将我交武汉驻京办事处。在武汉驻京办,我因坚持炼功被多次拳打脚踢,铐在暖气上两次,每次一天一夜。几天后我被新洲凤凰派出所带回,于2000年1月4日被送到新洲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5天后释放。

2000年5月23日,我又去天安门请愿,被天安门派出所恶警抓捕后,转到武汉公安局驻京办事处,恶警看到我炼功,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乱撞。5月29日,我被本区派出所押回新洲区;6月16日,我被送到刘集洗脑班,在洗脑班遭受迫害两个多月。

2000年11月底,我再一次去北京天安门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因我拒绝说出地址,被安门派出所恶警送至海淀区看守所,恶警支使犯人给我架飞机,长时间洗冷水澡,用铁刷子刷身和污辱打骂。我绝食抗议,他们就强制灌食并打我。半月后,我走脱,又去了天安门;之后,我被送至大兴县看守所关押,被当地派出所恶警反铐,并把铐子紧到底用东西顶住,还用脚踩,威逼了一夜后又送去大兴县看守所,所里的犯人用鞋子打我,不让我睡觉。我在被转到天津河东分局后,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绝食7天后被强迫灌食,恶警用钳子夹鼻子,灌食管子长时间来回抽,使人恶心发呕。在这寒冷的冬季,恶警们往我身上泼冷水,用辣子油擦在鼻眼处,使我痛苦不堪。它们还把我推到外面吹冷风,把冰块放我身上。打我的是河东分局刑警大队长姓杨,另一个打我的恶警姓宋,二人是直接打人凶手。日夜连审了3天后又糟押,之后,我被非法关押在麻城第二看守所内。从2001年1月1日至2002年1月7日其中六月份被判劳教,7月11日我被送到武昌狮子山劳教所,因全身长疥,劳教所拒收,被押回麻城关押在第二看守所内。关押期间在恶警支使下,外劳刑事犯人故意扣减我的饭菜,我在长期饥饿的情况下,被强行逼迫参加体力劳动,还被强迫看“自焚”等江××一伙一手导制的丑剧,以及恶意攻击大法的材料。

在长期遭受身体、精神上残酷迫害的同时,我还多次被强行勒索,少则几十元,多则几千元。酷刑加身,为的却是逼我放弃对“真善忍”的向往;这一切强加于我的非人遭遇,却是因为我愿意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