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被迫害的经历揭露中共江氏集团的邪恶本质(三)


【明慧网2004年2月10日】(接上文)没有到过这里的人,确实想象不出,在一个全世界各国都越来越注重尊重人权、法制健全的社会,特别是江××在全世界媒体面前宣称中国正处于“人权最好时期”的今天,还有把人当奴隶一般对待的黑暗邪恶场所。

而且,包括后来我在团河等各劳教所,警察们从来不给被劳教的人员看有关劳教方面的法律、法规,被劳教的人员根本无法清楚了解、掌握自己的人身权利应该受到尊重和保护的方方面面的规定。即使有人想了解这些规定,也会被警察以各种借口威胁拒绝。就算被迫害的人出劳教所后,其家属也不敢跟警察讲理。全国的警察和劳教所都是同样的情形。

有一天在新来的被劳教人员列队喊问答词时,我为了抗议,就喊我是被非法劳教的。警察们冲上来根本不给我任何讲理的机会,把我强行拖到办公室,摁在地上用四五根强力电棍电我的全身。我的脸、脖子、手脚等裸露的地方都被电得起泡;心脏因承受剧烈电流的猛击而蹦蹦狂跳,几乎都要爆破,使我短暂失去知觉而差点昏死过去。我本能地拼命大口喘气以免供不上呼吸而窒息死亡。到最后警察也没有对他们的野蛮行为作出任何解释。后来我依法给全国人大和北京市法院写了一份上诉材料,控诉对我的非法劳教迫害,直到现在也没有回音,不知道警察是否将此材料扣押。

(四)被非法关押到北京市团河劳动教养所

*团河劳教所的种种残暴罪行*

2001年3月1日,我被送进北京市团河劳动教养所二大队三班。一进团河劳教所,我立刻就被非法剥夺睡眠;烈日下长时间罚站不准动;超强体力劳动;用犯人来毒打等等逼迫我放弃“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思想,强迫我改变我自己的思想信仰,强迫我写出骂我师父、骂大法的一整套书面材料,并逼我承认这些对我的非法迫害都是正确的,不得提出任何意见和上诉。我坚持宪法赋予我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我的正当人身权利,不予妥协。二大队几个受警察唆使的打手曾欲对我施暴。他们是曹晖(时任三班班长)、郭建新、贾启树、马跃辉等人。我警告他们我保留正当防卫的权利,他们一时没敢动手。

实际上,仅我刚到团河的前后这一个月内,这里就发生过多起法轮功学员被残忍施暴的罪行。

1、二大队学员鲁长军,被劳教人员张文龙、车重逢、张青山等人用宽透明胶带捆紧,把头摁在膝盖上捆紧后塞到木板床床铺底下的狭小空间内,然后床面上坐上好几个人使劲压床板,最后把鲁的脊椎压断,导致鲁高位截瘫。后来鲁的家属去法院上诉,法院只把张文龙判了三年徒刑,但真正指使这帮打手打人的幕后凶手是团河劳教所二大队的责任干警刘心成、正副大队长蒋文来、倪振雄乃至整个团河劳教所。因为,如果没有这些警察的授意、唆使、纵容,这些同为劳教人员的打手是不敢这么放肆迫害人的。施暴所用的透明胶带是违禁品,警察不提供的话劳教人员不可能拿到这个东西。鲁长军等人被折磨时的惨叫整个楼筒都听得一清二楚,甚至楼下(二大队在二楼)别的队都听见了,在底下喊叫:“楼上在干吗?!”警察办公室跟被劳教人员所在的班组宿舍只有几米远,只隔着一个楼梯口,班组里的打骂之声决不可能听不见,况且每天每时都有值班警察坐在楼梯口值勤。但那么多法轮功学员被打骂、甚至鲁长军被打腰折了警察也未制止这些暴行。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团河恶警因此被处分过。

2、法轮功学员陈刚被二十多人疯狂围殴后又被捆紧塞到床板底下用塑料鞋底狂砍头部、双脚,整个人被迫害得肿胀变形、数天不能行走,几近瘫痪。后来陈刚多次向所里和劳教局的人反映被打之事,不仅没人理睬,反而被劳教所找借口延期关押了半年。

3、魏如潭、段沛臣、崔湘君等多人被郭建新等打手使劲用针在手脚上扎出洞来捅捻;被郭等人用开水往头上身上泼烫;被捆后塞入床板底下用鞋帮狂砍头和脚,后来段沛臣为抗议头撞暖气片倒在血泊。张久海被群殴、捆紧塞入床板下被重踩双腿、上老虎凳后又被绑压着挨班游行、又遭群骂群殴,才30来岁的人头发就大部花白脱落。年轻的在校大学生被抹布塞嘴、被捆紧塞进床板底下后被猛踩双膝、手指被并紧塞入牙刷把猛烈旋拧(这种酷刑名曰“钥匙开锁”),以至食指中指皮肉撕裂、指骨外露,鲜血直流,惨叫声传出很远。

4、三大队杨树强被庞昱等劳教人员在厕所暴打迫害至耳膜穿孔流血流脓、腰部腿部严重受损几乎折断,数天无法行走,无人理睬。江拥军被劳教人员莫海涛、晋浩又、庞昱等肆意打骂踢、捆在床板上、灌冷水而大小便失禁、被逼疯;被逼疯后又被三大队恶警岳清金等人带到所谓的“帮教转化团”里到社会上四处宣传污蔑江拥军是练法轮功练疯的来欺骗不明真象的世人等等等等。至于被熬夜,遭电击、体罚、殴打的人更多。学员龚成喜刚来即被一群疯狂的打手围在筒道里拽着头发把脑袋往墙上死磕,嘴角被抽得流血。

上述案件只是团河劳教所恶警罪行的冰山一角。二大队100多人中至少50%的人曾经受过头贴着膝盖被捆紧、然后坐到脸盆里被硬塞进矮床板底下用塑料鞋底疯狂扇、砍脸部的劳教所酷刑。

所有这一切血案,凡是被打、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可以作证,这一切都是在警察们的授意下而为。否则,从1999年底法轮功学员被劳教开始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不会长时间在劳教所这一个地方一直持续地发生着这类严重的犯法事件。(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