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恶警酷刑凌虐农村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2月10日】柳燕(化名)是我市一个普通的大法弟子,她三十多岁,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她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性格开朗乐观,总是笑眯眯的。

2000年10月她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抓。因为柳燕抵制关押迫害,也不愿当地政府受株连,所以不说姓名和住址。恶警抡起手掌就打柳燕的脸,边打边骂脏话,另一个恶警拿着电棍就电,见没反应,抓着头发又把柳燕的头往墙上连撞几次,直到头部出血才住手。柳燕以修炼者的大善大忍对待着这一切,她镇静地对恶警说:“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没有错,我炼功可以祛病健身有什么不对?对法轮功的迫害,这是天大的冤案!定真、善、忍是‘邪的’,难道假、恶、斗是正的吗?我向政府反映自己亲身知道的一切,这是来自最基层的百姓对政府的最大信赖。为什么不让人说话、又打又骂施酷刑?”

恶警打断柳燕的话说:“我们不管这些!你就回答什么,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柳燕还是不说。几个恶警对柳燕又采用了更残忍的刑罚,把柳燕的双臂分开,分别绑在两把椅子上,由两个粗壮的恶警使劲地往两边拉椅子,就象传说中的“五马分尸”一样残酷。一个弱小的农村妇女,一个大法修炼者,真的表现了大法修炼者的能忍难忍之忍。她没有喊叫一声,但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剧痛使她昏死过去了。等她醒来后,又是一番审问,柳燕还是不说。恶警们气急败坏地说:“我就不信治不了你!叫你再‘真、善、忍’!”柳燕不动声色地说:“一个放下生死的人还能怕什么呢?”恶警说:“把衣服脱下来!”柳燕不解其意,自己脱掉了外衣。它们又说:“继续脱!”柳燕表示反抗不再脱。几个人围上来强行撕剥柳燕的衣服,柳燕忍无可忍地喊道:“你们是流氓!”其中一个人说:“我们是警察,不是流氓,我们是在执行任务,冻死你!”直到把柳燕的内裤撕烂剥下来,又把她连推带拉地弄到院子中心。这时已是寒冬,刮着刺骨的北风,风中夹杂着尖刀一样的雪粒。一个农村少妇披散着头发赤裸裸地光着身子紧缩在雪地里。这时她那刚毅的脸上挂满了被羞辱的泪花。风和雪粒也在助纣为虐,肆虐地袭向她那赤裸裸的身躯。同胞们!你们看过古今中外的小说,听说过各种折磨人体的酷刑。你们可曾见闻过如此下流卑鄙地残害女性的刑罚?!这就是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2000年10月2日的事情。是邪恶坏人在江××的指使下残酷地迫害法轮功女弟子的写实画面。这是对中华民族的羞辱,是对五千年文明的背叛!

柳燕心想:我就这样被羞辱着冻死在这里吗?不!我是大法弟子,对我的羞辱就是对大法的羞辱!我只要有一口气,也要维护大法、证实大法!她站起身来,用双手遮盖着那最怕羞辱的地方,要去跟恶警讲理。恶警们在屋里看着雪地里的大法弟子转过身来,以为她要求饶。恶警在屋里象魔鬼一样地狂笑,还大声喊着:“你不是‘真善忍’吗?你不是放下了生死吗?忍不住了吧,怕死了吧!”柳燕看着那人性全无的恶警,又转过身去。她仰望苍天,风卷雪花使劲地扭舞。柳燕泪流满面,深深地在心中呼唤了一声“师父!”这时,只感觉一股暖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全身。柳燕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不怕冷,我知道师父和我同在,在保护着我,我没有感到寒冷。我只是无法忍受这种羞辱!请师父谅解。”就在这时,一个新来的民警走到柳燕的背后,将柳燕的外衣披在她身上,然后说:“回屋去吧!”柳燕回到屋里穿好衣服。新来的民警叫柳燕坐下,那几个恶警不好意思面对柳燕,就背过脸去闲聊。这位民警说:“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只是在执行命令,你不说出你的姓名和地址,我们怎么向上面交差?不说姓名地址的,都要送到北京二十公里以外的大山里去,进去就永无出头之日。再说啦,这么多人都放进去怎么能行呢?你就说了吧!我们好通知你们所在地的人把你接回去。”

柳燕被我市押回来就送进监狱。这时监狱和拘留所里关押着一百多名大法弟子。我市接到“上面”指示,判刑人数定为若干名,刑期三年,押送省监狱劳动教养。柳燕也被圈在这个数字中。她在省女子监狱,一言不发,不吃不喝,卧铺昏睡不起,以此抗议对她的无理关押和一切的不公平。在狱中,一方面她要承受警方的各种刑罚,另一方面还要承受洗脑的精神折磨。她在无言的抗争中熬过了2000年又到了2001年,她被折磨地奄奄一息,直到2001年的3月份,已绝食抗议5个月。省女子监狱怕她死在监狱中,下令当地把她送回来。

当地监狱怕她死在狱中担责任,又把她押送拘留所。在拘留所里也关押着几十名大法弟子,在拘留所里又住了一星期,拘留所又把她押送到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里也没有使她吃进任何东西。住了两星期,经医院诊断她真的就要死了。这才经过层层研究决定,通知她的家属把人接回去办理丧事。她出来了,她真的从磨难中走出来了。

一直到现在她仍然在坚定地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向世人讲真相的事。师父说:“什么是大法弟子?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生命,(热烈鼓掌)是坚如磐石、金刚不破的。”(《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