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难中正念正行脱险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2月11日】得法前我是一个什么也不相信的人。1996年一个朋友给了一本《转法轮》,告诉我这是一本宝书,让我无论如何也要看一看,如能接受,这本书就送给你。书在家放了好几天也没看,我爱人说人家好心送你书,你应该好好看看。就这样我开始看书,身体马上也得到了净化。我才知道自己得到的是无价之宝,是自己人生真正要找的。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路,并在正法路上一直走到今天,其间也经历了一些魔难,总结了一些经验和教训。

2002年我在某地挂横幅,当时雾很大,十米之处看不清人。我骑着自行车从街里一直挂到郊区,桥上有根电缆,从桥下穿过,我把横幅挂在了电缆上。就在我起身的时候,两个警察骑着摩托车停在了离我五米远的地方,我起身拍了拍手上的土,心里非常平静,没有一丝怕心,也没想到发正念,这怎么能制约邪恶呢?我突然悟到,在我心里很平静的没有怕心的时候,正念已经出来了。

由于一名学员没守心性供出了我,同修及时通知了我,我开始了流离失所。因为情没有放下,我在明知电话被窃听的情况下给家里打电话,暴露了行踪。夜里十点多钟警车开到我亲属家院里,车灯把屋里照的雪亮,开始我有点慌,很快就镇静下来了。我发正念让他们快点离开,用心去念一个“灭”字,好象这个“灭”字就立在门口,它们和村干部叫了一会门,也就几分钟,他们把车开到房后去了。我立即从屋里出来,天很黑,农村都是柴禾垛。这时村里有几个人从我亲属家门口过,我离他们50多米远,跟在他们后面出了村。我走了很长时间在一个村外的柴禾垛里休息了一会,十一月的天气我没穿棉衣,天亮前我赶到同修家吃了点饭,就这样我闯了出来。

从同修家出来,我到了城里的亲属家,她也是炼功人,她说这几天片警和单位领导来过好几次了。我住了一段时间准备回家拿几件衣服。晚上七点多钟进的村,离我家门口五十来米时发现门口有人,我转向别处走。这时有人从我家门口追来,离我两步远处跟在后面,我很平静的往前走。有一个单元门开着,我顺便进了单元门,恶人没跟进来,过了几分钟没动静,也没有人进来。我准备找个地方住下再说,当我走过一条街时,发现树影里有人在黑处跟着我,走到村外一片草地上时,发现有两人在我前后,离我几十米远。我走了几步,在一片没有草的雪地里坐下了,就听着他们在草里找。我侧身躺着看着天空的月亮,我心里在发正念,心里想着如果天黑就好了,师父啊,把月亮给挡住吧。真的有云把月亮挡住了,天发暗,我忘记了恶人在找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时他们离我只有50公分,差点踩着我,从我身边走过去了。我眼泪流出来了:师父啊,是您在保护着弟子!

我无法用语言说出我内心的感激,我一定要做好我该做的一切。这天晚上我在一片树林里过了一夜,夜里两点多钟我就醒了,我靠在一棵树上眼前好像有烂鬼的影子动,又好像是脑子里想出来的。这时就听到树林里有女人说话的声音,我意识到是烂鬼,马上立掌清除,瞬间就没有任何动静了,这样我闯出了恶人的跟踪和烂鬼的吓唬。

后来我到了一个朋友家,是一个很大的院,有一对夫妻给他们干活。我给他们讲真象,女主人说也要炼,我把《转法轮》给她看。我告诉她你好好看书,过两天教你动作。有一天她丈夫跟我说,这几天有个生人总在这里转,我意识到是它们又跟上了。到了下午两点来钟,一辆警车开到门口,我在屋里打坐,他们在街上用石子打了一下我住的房子。我刚要开窗帘往外看,就听到旁边叫门声,干活的夫妻开门晚了一点,被一个警察踢了一脚,问有没有一个60来岁炼法轮功的,他们说没有。恶警指着我住的房子说把这个门打开。我在屋里发正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我没有错,我们是被迫害的。干活的夫妻说开不开,恶警说拿镐来。当时我在屋里非常镇静。恶警不一会就走了,房前房后它们都有人看守,警车在公路上。到了夜里十一点钟,他们又来叫门,并说把干活的男主人带走,当时我已经离开了这间房子。警车围着院子转,一直到天亮,狗总是对着后墙叫,我知道他们前后都有人。第二天下午四点多钟我准备走,干活的夫妻说不能走,他们还在外面看着呢。我顺口就说我要走,它们就得给我让开。他们夫妻出去看了看回来说,警车开到公路上去了,人也在向公路那边走。天黑后,我离开了此地到了某县,那时我没有身份证,但在出市区时桥查站竟给我开了一个证明!

就这样我顺利地闯了出来,以后我在草原上睡过,在柴禾垛里睡过;三月份的天气我并没觉的苦。师父说:“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师父在2003年的新年问候中说:“你们从魔难中、在救度世人中、在更加清醒与成熟中又走过了一年。剩下的路,用神的正念正行圆满你们的史前大愿吧!”愿我们真修弟子在师父安排的神的路上、救度众生的路上勇往直前。

以上是我闯关的一点体会,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