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大法弟子文秀英、陈淑芬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2月16日】

大庆市大法弟子文秀英遭迫害经历

文秀英,女,现年63岁,大庆市创业射孔弹厂家属。94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炼功前全身是病,经常头痛、心口痛,关节炎,腰疼、胳膊、腿关节痛,不能洗冷水,身体非常瘦弱。从炼法轮大法后啥病都好了,身体非常健康。从不吃药,从不感冒,这是法轮大法和师父给我的幸福。感谢师父和大法。所以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决心一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2000年5月1我进京上访回到家后,弹厂二公司和九厂派出所非法给我办洗脑班一个星期,让我写所谓的保证书。我抵制他们,没写,结果被非法罚款500元。

我进京上访后,不法人员从2000年一直到现在把我的退休金全扣掉,单位分文不发,共有1万多元。我没有生活来源,全是靠我残废的大儿子养活我,和儿女们给点维持生活。

2004年1月31日

大庆市大法弟子陈淑芬被迫害经历

我是97年1月份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陈淑芬,今年55岁,原住在大庆红岗区红四村西巷。得法后,我按着“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做道德高尚、高境界中更好的人。法轮大法的神奇功效使我原来患有的腰间盘突出、颈椎等多种疾病都好了。

99年7.20邪恶之首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发泄私愤,肆意歪曲事实,造谣诬陷、恶毒攻击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在独裁者江氏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白打、打死算自杀”的邪恶密令指使下,在中国恐怖降临大地,独裁小人动用一切国家机器血腥镇压上亿法轮功群众,殃及千千万万家庭,毒害了全中国的人,它把毒爪还伸向海外……

99年10月19日为向国家有关部门澄清事实、讲清真象,我和2名同修进京上访。在大庆火车站被恶警劫持到红岗派出所,恶警把我关进满地是脏水、墙上留有血迹、透着冷风的留置室拘留48小时。回家后街道、单位(大庆钻井一公司农工商)派人24小时进行长期监视不准自由出入。

2000年7月25日中午我到同修刘荣香家串门,被上门骚扰的红岗派出所片警林佰成看到,恶警林佰成在屋里东翻西翻的,还恶狠狠地把门插上不让我们走,以我们聚会为名乱抓人。他还急忙给原红岗派出所所长李敬安打电话。李敬安带十几名警察来。当场抓走刘荣香夫妇,和在场同修王秀萍。后来恶警又用毒计抓走刘荣香的女儿吕凤娥。因为我当时走脱,恶警们又疯狂地以500元悬赏上网在全大庆通缉我。8月20日在女儿家,恶警林佰成、黄明海、张坤使用奸计强行把我绑架到红岗派出所,非法审讯后送进大庆看守所关押20多天,又被非法判劳教2年送往哈尔滨戒毒所。因身心遭受迫害,患有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戒毒所拒收后,又被送入红岗拘留所关押十几天。

红岗公安分局局长张连生不怀好意地怀疑我的病情,逼迫我在大庆油田总医院复检,让我自己付近200元体检费。释放时恶警林佰成威逼我写悔过书。丈夫在可怜我有病的情况下被迫无奈违心地代我写悔过书才获释放。给大法和师父抹黑,我的身体得到自由,我们的心灵与精神又被戴上了枷锁。极大的伤痛与耻辱的折磨伴随着我悔恨的泪……师父的洪大慈悲使我从新走上了救度众生的正法行列中。

我奉劝所有被江氏利用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们赶快悬崖勒马,不要成为历史罪人和江氏的牺牲品,善恶有报是天理。

2004年2月11日